2014年2月14日 星期五

0215 2014 六

游常山轉文很可以;與沈金標 (高鐵一路)、江燦騰等人討論
中午新聞多罐裝。
TVBS 56台報導強姦累犯竟然將錄影帶放了部分
台北某十字路口的廣告放某日-瑞混血的清涼影片


北島
   挽歌

寡婦用細碎的淚水供奉著
偶像,等待哺乳的
是那群剛出生的餓狼
它們從生死線上一個個逃離
山峰聳動著,也傳遞了我的嚎叫
我們一起圍困農場

你來自炊煙繚繞的農場
野菊花環迎風飄散
走向我,挺起小小而結實的乳房
我們相逢在麥地
小麥在花崗岩上瘋狂地生長
你就是那寡婦,失去的

是我,是一生美好的願望
我們躺在一起,汗水涔涔
床漂流在早晨的河上




PPT 選
議題: 我看東海大學的校園
時間: 本周日2月16日,下午1點至4點
地點: 工學院後方 (陳其寬先生設計的老建築,40年前原建築系館) 。洪堯勳主任說: 教室號碼為IEII104,位於工工系舊實習工廠,現為工工系會議室。
會在門口立牌子以利尋找,單槍與電腦會先準備。
方式: 陳永松建議大家採取聊天方式。鍾漢清建議有人志願當會議記錄者。簡介本小組的緣起和目的,待辦事項,輪流發言。每人報告,以不超過20分鐘…..很可能全程錄影,或將上傳YouTube
期待成果(一年後): 校園 (blog名,近日可啟用;請建議);白皮書 (這項要有志工小組負責,討論事項);書籍 (本項目前由鍾漢清負責,一本建築物史;一本是校友寫校園環境的文集,以許達然為主……)

校園環境之過去、現在、與未來
"Place is important, not me.“ ( Explore Northlandz at http://www.Separate-----Together.com/ )
“The past is always tense, the future perfect.” ― Zadie Smith
'We can't determine the right thing to do now solely on the basis that someone did the wrong thing done in the past. Putting those past wrongs right is rarely as simple, or as cheap, as reversing the original act'

開始的20-30分鐘,大家相互認識一下 (也請各位說一下:你期望的會議成果)。
接著, 我想請建築系的沈金標先生或彭康健先生 , 簡介校整體校園,20分鐘- -(彭兄沒連絡上,就請沈兄介紹,他在15日北上高鐵中說O.K.)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多,我們輪流簡短談你的看法;
最後談一些專門的議題。

營造永續校園;提供”顧客”優良服務。
原先之志是要做一公開的資料庫,含東海建築物的故事。 《東海校園建築步道》陳其寬序;

寫東海環境的人
許達然的“谷”、“相思樹”……等等, 寫東海環境者,以他最好。
相關文章的集子,與建築物互補。
----好論文
《大學校園建築外部空間之品質》,參考《趙建中建築師紀念集》,頁212-14

趙建中老師2012年的《大度山林:七十年代大學校園回憶錄》, 是關心東海大學校園發展史,以及相關人物之點滴的佳作。
它為東海之友所寫的,也是關心東海的朋友必讀的。「後記」有許多建言,包括設「校園建築師」,以控制校園品質日益低下;「遷教授宿舍區」;「新教舍的空間分配原則」…..都自成一家之言,可作為開會討論之用。

校園設計與決策;模式和歷史 (1954~2014)
除了創校時貝-張-陳的團隊有總體計畫。16-17年之後,漸轉型成約1.7萬師生的新型大學。
之後,每位新校長,隨可用資源來添增…..piecemeal /muddling through方式。
幾位建築系的老師提出過一些構想和草圖。漢-詹….等老師有”作品” 。

校園區塊:信哉智者能創物
曾約農(路1970s):1955年-1958年(A/B教師宿舍……)
吳德耀 (路1990s):1958年-1971年(工學院1958;教堂1963…….)
謝明山:1972年-1978年(實習農牧場 1973:茂榜廳;建築系館)

梅可望:1978年-1992年(新圖書館/中正;)
阮大年:1992年-1995年(相思林)
王亢沛:1995年-2004年(2005第二教學區動工 )
程海東:2004年-2012年7月(第七任) 湯銘哲:2013年2月-今 (第八任)

隱憂
缺長期規畫
市場機制與衝突
人數/科系飽和或縮編
宿舍/校舍制度之包袱
建築品質/文化




 劉玉燕:  在台中嗎?
 Sent at 9:11 PM on Saturday
 me:  台北。烏魚子放冰箱了.....
 劉玉燕:  漢忠知不知道我請他買海報之事?得請他看email,他才知道那一張
烏魚子不是原本就放在冰箱嗎?
 me:  烤好了。
 劉玉燕:  咦?你還在台北?
什麼?
ME 烏魚仔烤好吃1/10,9/10放回冰箱。


 (2014.2.15, 沈金標夫婦來訪。 我跟大嫂說, 不好意思, 一直談東海的事。沈兄說, 沒關係, 她也是東海的。我們交換許多情報,包括下任董事長的內幕……沈兄很有創意,最近有新產品要上市,特別恭賀他….. 寫這篇紀念與1971年的室友重逢之樂趣。)

1979-80年,我在飛利蒲竹北廠區 (Plant, 有四個工廠), 我們非正式的校友約有10多人, 文、理、工學院的畢業生都有,以工學院最多 (化工和工工)。大家都海珍惜校友。 我負責接待東海和清華的師生 (實習),而那時候,大家都沒想到捐錢給東海。

1982-83年,我與陳碧灣學長是工研院電子所 (ERSO)的經理,有一次年終聚會,所長酒後失言,先說交大畢業的起來乾一杯,7成的經理站起來。我們兩位佔高比率, 絕對是名列前茅,沒漏東海的氣。

不知道現在還有那些公司/工廠, 內部有校友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