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8日 星期二

0718 2017 二




18日晚上,發現2本近日買的書(北京商務與北京中華)都有嚴重的瑕疵,不過,我不知道台灣的書店如何退換書,決定讀/用完書再丟。
這些肯定反映中國出書的"印刷質量" 。

YY買麵包。
有人來電要問阿ㄎㄧㄤˉ
給Hans電話。
!陰錯陽差:下午賣完四日談--真的,20年後還有人買書。去忙一下700元的交易,又晚餐、看電視。

兩位感人的中共暴政的任俠、揭露者。
Foreign experts in various intelligence organizations are trying to assess the growing strength of China, politically, economically, and militarily. The Chinese leaders are most likely to have a clear view of their own power. If so, why are they so scared of a frail and powerless poet and essayist, locked away in jail, cut off from all human contacts? Why did the mere sight of his empty chair at the other end of the Eurasian continent plunge them into such a panic?

圖vs 文:只有日文版Wiki說各種裙的約略長度。
BBC News Some are calling for her arrest for breaking the conservative Muslim country's strict dress code. ...
HCENGESE.BLOGSPOT.TW


2012年的某篇
劉曉波先生在電話中向余杰先生說:「你引用了一句鄧小平的話,鄧小平說,中國最大的失敗是教育,這句話引用不當,你知道鄧小平是在什麼情況下說的嗎?是在89年,他說教育的失誤是指沒有加強思想政治教育,他嫌當局對於大學生的洗腦不夠,你連背景都不清楚就在電視上亂說……。」(余杰《我無罪:劉曉波傳》台北版,2012,約頁261)兩本《劉曉波傳》
貝嶺《犧牲自由 - 劉曉波傳》德语版.....
No Enemies, No Hatred Selected Essays and Poems Liu Xiaobo Edited by Perry Link Tienchi…
HCBOOKS.BLOGSPOT.TW

The Art of Cy Twombly (1928-2011);"1994 Untitled (Say Goodbye, Catullus, to the Shores of Asia Minor),"
Idleness is a troublesome thing for you, Catullus:
In idleness you revel and delight too much:
Idleness has destroyed both kings and⋯⋯
更多
The Paris Review Can you be in love with a building? Catherine Lacey…
HCCART.BLOGSPOT.T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fGfK4-0wXM

更多的世界劉曉波漫畫,請在Google 的圖image用"cartoon liu xiaobo"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上週病逝。當局迅速將其遺體火化海葬,稱該做法「尊重家人意願」。目前他的遺孀劉霞仍處於政府嚴密監視下。
CN.NYTIMES.COM

胡適跟周策縱說過:「魯迅是我們的。 」信其然也,我們的"迅翁"起碼老實可愛。
"魯迅在《隨便翻翻》中說過:「幼小時候,我知道中國在’盤古氏開闢天地’之後,有三皇五帝….. 宋朝,元朝,明朝,’我大清’。到二十歲,又聽說’我們’的成吉思汗征服歐洲,是我們最闊氣的時代。到二十五歲,才知道所謂這’我們最闊氣的時代’,其實是蒙古人征服了中國,我們做了奴才。直到今年(指1934年-引者)八月裡,因為要查一點故事,翻了三部蒙古史,這才明白蒙古人的征服’斡羅思’,侵入匈、奧,還在征服全中國之前,那時的成吉思還不是我們的汗,倒是俄人被奴的資格比我們老,應該他們說’ 我們的成吉思汗征服中國,是我們最闊氣的時代’的。 」"
He swept all before him and subjugated much of the known world. But now, almost 800 years after his death, Genghis Kahn is embroiled in another war as China attempts to adopt the Mongol king as its…
TELEGRAPH.CO.UK
值得拜讀。上個月,阿邦送我兩本李零的書,我又去買多本。發現,買不勝買,可能近20本。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李零(1948年6月-),山西武鄉人,1982年畢業於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考古系,獲歷史學碩士學位。1985年至今擔任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主要從事先秦考古與古漢語研究。主要有《孫子古本研究》和《李零自選集》等許多著作。2016年當選美國文理科學院院士[1],他成為1949年以後,來自於中國大陸文科領域的首位美國文理科學院院士。
李零,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2016年當選為美國藝術與科學院院士,是當代中國最具有思想深度和寬度的學者、思想家之一。在古文字、考古和古文獻領域造詣精深,於方術、兵法以及上古經典研究方面卓有建樹,尤以思想深刻、語言犀利而廣受矚目。
MP.WEIXIN.QQ.COM

2017年7月17日 星期一

0717 2017 一


中午發現昨天雞隻退冰忘記收起來......
唐山晨周末人在香港書展。

1989 在北京的台灣學生組織台灣同學會聲援車從廣場開過。
塵封28年的「六四」照片
2017 苦行,直到生命盡頭 ~ 中國留台學生悼劉曉波


丁子霖、蔣培坤 、劉曉波、劉霞;胡適、丁文江
"捧出心肝待朋友,如此風流一代無。"
"曉波尤其欣賞鐫刻在我們家大廳裡的丁文江和胡適那兩手唱和詩,胡適的一首是在丁文江謝世後在悲痛中改訂的。其中最後兩句:"捧出心肝待朋友,如此風流一代無。"
我們與曉波夫婦的相知和相交,日漸日深,久而久之,他對我們的愛護和關照,真像這兩句詩描述的。"
--丁子霖、蔣培坤 《我們與曉波的相知、相識和相交》(2010)
案:丁子霖是"天安門的母親"、叫丁文江伯父;夫蔣培坤是劉曉波的博士論文答辯委員會委員 (丁、蔣在2006~2007間,在《觀察》上發表17篇關於丁文江的文章)。劉曉波說1988年到他家拜訪"是偶然和禮節.....讀過丁、蔣兩位老師的死亡見證之後,....請接受一個甚至沒有資格做你們學生的學生的尊敬--一種靈魂被震撼的謙卑和敬畏。"
他們兩對夫婦一起到過太湖的三山島 (丁、蔣託付曉波:預定灑骨灰於此;曉波在4月1日跳"忠字舞"為劉霞慶生) 和"丁家花園" (龐大的建築群,多改成"黃橋戰役紀念館")。

「我覺得丁在君之死 ,對胡先生影響很大。也可能是他不再談文學的一個心理因素。 胡先生在紐約的書齋不大,但掛著一個獨有的小像,很奇怪的鬍子。我問這誰 ,他說你猜是誰,我說這難道就是丁先生嗎 ? 他以提高的笑聲,壓下自己心中的寂寞,與對朋友的癡情 。」 ── 陳...
HUSHIHHC.BLOGSPOT.TW


錦坤兄告訴我:狄培理(William Theodore de Bary, 1919-2017)(舊譯:狄百瑞)過世了。
(NIVISON, David and Arthur Wright, eds. Confucianism in Action.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59)
《儒家思想的實踐》孫隆基譯,中山學術文化基金董事會編譯/台灣商務印書館發行,1980
第二篇狄培理(William Theodore de Bary, 1919-2017)〈理學家中的一些共同趨勢 (或譯:儒家思想之一些共同傾向)〉(Wm. Theodore De Bary, “Some Common Tendencies in Neo-Confucianism.”)中,修身與平天下間的兩極。
".......在王安石敵對者的眼中,王是對其下屬的道德修持毫不關心的,想光憑機關來完成社會的目標。況且,他的目標並不是儒家的"平天下",而是法家的"富強"。......"

阿邦贈書:張建安《為了美好的中國:民國志士的探索與分析》北京商務,2013,頁239:
中原誰是濟川才,垂老雄心苦不灰;
倘使鼎中不全沸,好分片席築書台。
---蔣百里 (1882-1938。1931年12月,遭蔣介石監禁12個月)
(清 顧炎武 《贈黃職方師正》詩: “ 黃君濟川才, 大器晚成就。” )

Yiwu Liao和艾未未鬧翻了。
我只對廖亦武的用詞感興趣,不管他倆的私怨。
"自由進出中國"是昔日周恩來等對海外人士的統戰用語。譬如說,中國透過英國的陳西瑩遊說胡適之先生回中國,不定居,起碼可"自由進出中國"。
陳轉告胡。胡適當然一笑置之。
"......艾未未-艾神,親自去中國駐柏林大使館,接受中國大使的接見,中國大使親自發給艾神一本新的中國護照,並且說:老艾,你可以自由進出中國,沒一點問題。......"

Health and Human Rights Journal (免費網路學刊) / OUP/Suhrkamp Verlag
Litigating the Right to Health: What Can We Learn from a Comparative Law and Health Care Systems Approach?
on SEPTEMBER 25, 2014 · in VOLUME 16, NUMBER 2
We do see that if governments take progressive measures to, for example, introduce a universal mandate for health insurance (as has happened in Taiwan and the US), then the courts will (even if only just) uphold governmental policy. However, they are much more reluctant to overturn governmental policy that is retrogressive.
----
中國:Mechanisms of Accountability for the Realization of the Right to Health in China
on APRIL 27, 2017 · in VOLUME 19, NUMBER 1
Compulsory drug detention centers in China, Cambodia, Vietnam, and Laos: Health and human rights abuses
on DECEMBER 5, 2013 · in VOLUME 15, NUMBER 2
Lead poisoning in China: A health and human rights crisis
on AUGUST 14, 2013 · in VOLUME 14, NUMBER 2
Associations between human rights environments and healthy longevity: The case of older persons in China
on AUGUST 14, 2013 · in VOLUME 14, NUMBER 2
China’s mandate to hospitals reveals persistent discrimination against HIV/AIDS patients
on JANUARY 8, 2013 · in BLOG
Police crackdowns in China: The health and human rights of sex workers
on MARCH 28, 2012 · in BLOG


這種殘酷,反人道主義的待遇表明,中國是一個不可靠,不可預測,不文明的政權。
"This cruel, anti-humanitarian treatment shows that China is an unreliable, unpredictable, uncivilized regime."

2017年7月16日 星期日

草7.16

'If we master a bit of drawing, everything else is possible' - Alberto Giacometti
Alberto Giacometti The Dog 1951 Kunsthaus Zürich, Alberto Giacometti Stiftung (inv. GS47) © Alberto Giacometti estate / ACS+DACS in the UK, 2017

Australia on Sunday called for China to lift curbs on the widow of Nobel Peace Prize-winning dissident Liu Xiaobo, who died of liver cancer in custody last week.

一早見識兩個國家機械的的作品。
伊朗政府採用昔日數學天才 Maryam Mirzakhani (1977-2017)的"裝扮"照片,殊不知道她早已拿掉頭巾。
中共找出有點像小混混的劉曉波哥哥主持惡劣低級的"新聞會"。

......標題為"中國顯露出真面目"(China zeigt sein wahres Gesicht)的文章接著指出,西方正在犯一個大錯誤:"這些國家只將中國看作是重要的經濟夥伴,這個國家出口廉價貨物,並且進口比如來自德國的貨物。西方將強大的中國看作是一個新的朋友,可以與其共同應對氣候變化等一些全球性的挑戰。而今,美國顯然要在這個問題上退出。德國甚至表示與中國是'廣泛戰略合作夥伴'的關係。
不過西方不願提及的是:它依舊是那個專制的中國,維持共產黨的權力對北京高層來說是唯一的動力:"通過劉曉波的經歷與死亡,這個中國展示了它的真面目。"因為懼怕劉的主張和著作,而多次將其打入監獄。如此懼怕他的言辭,以至於在他生命中最後的日子也不讓其出國。
還有劉曉波遺孀劉霞的悲慘命運,自2010年她遭到軟禁。劉曉波去世後,劉霞也失聯,朋友都找不到她。文章寫道:"西方國家現在至少應該做的是要求讓劉霞出國。"
作者在文章末尾寫道:"展現出勇敢的是台灣總統蔡英文,她寫道:'落實民主,讓每個中國人都有自由與尊嚴,才是值得驕傲的真正大國。'劉曉波應該也會說類似的話,不過更加優美。"
刘晓波逝世依旧是德媒关注的话题。《每日镜报》指出,西方正在犯一个大错…
DW.COM


NPR
"Will any of the American universities that have opened profitable outposts in China speak up against censorship, and in defense of those, including students, who are imprisoned for free speech?" asks Scott Simon.
NPR's Scott Simon remembers Liu Xiaobo and the principles he stood for in…
NPR.ORG
As Liu Xiaobo said in the Nobel speech he was not permitted to deliver in person, "Freedom of expression is the foundation of human rights, the source of humanity, and the mother of truth."
Hanching Chung
昨天 21:50
VOA 美學者:劉曉波之死對台灣人民發出警訊;RFI 華語 美國國會擬研討並授權美台軍艦互供軍港
烈士刘晓波由中国制造 (CNN);China bears 'heavy responsibility' for Liu Xiaobo's death: Nobel committee; 諾貝爾主席想追悼劉曉波被拒簽;瀋陽政府:符合死亡3天內火化風俗 指劉霞現在自由 須「不被打擾」


"領導學"漫談 2017-06-16 鍾漢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QjDN7TC6g8&t=33s
The New TSAR; 完美的獨裁:二十一世紀的中國;
⋯⋯


Herbert Read 書中的圖如下。
由於翻譯者不知道它的實際位置 (下一連結),Herbert的說法當然不清楚。
ICON & IDEA, 1954/1962, p. 72



1989 在北京的台灣學生組織台灣同學會聲援車從廣場開過。
塵封28年的「六四」照片
2017 苦行,直到生命盡頭 ~ 中國留台學生悼劉曉波


苦行,直到生命盡頭 ~ 中國留台學生悼劉曉波


文 / 陸永波
在6月26日,驚聞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身患肝癌的消息。而在已經7月13日晚,劉曉波去世的消息,在自由世界,人們不斷悼念,當晚#Liu Xiaobo的標籤在推特的趨勢排名第一。

而在中國大陸,在社交軟體嚴密的封殺機制下,仍然有不少人表達悼念之意,連平時隻字不提政治之人也隱晦表達,微博上被刪除得很快,而微信上也出現圖片不可見的狀況。之前聽朋友說,2010年時劉曉波獲得諾獎,也是如此的熱度,但那時的氣氛充滿快樂與希望。7年後的今日,我們面對的卻是如此的噩耗,痛心疾首。

天安門紀錄片中說話結巴的學者

我對劉曉波所知不多,最初看到他是在紀錄片「天安門」當中,僅知道他是「天安門四君子」之一,一個說話有些結巴的學者。當時這位聲名鵲起引發爭議的文壇黑馬,從美國飛回北京參與學運。在六月四日凌晨時,他出面與戒嚴部隊談判,讓學生撤出廣場。在歷史洪流中,他的人生就此轉折。

這些歷史,對年輕人總是斷裂和碎片化的,直到最近才開始聽聞他當年之事。1989年9月他上央視「認罪」,是因為父親在遊說他時對他下跪。他後來回憶時說自己當場就崩潰了。或許正是因為這件事情所積累下來的愧疚,使得他走上一條孤獨的自我救贖道路。

之後的歲月中,他在嚴密的監控下,堅持寫作,起草聯署,並不為社會主流所知曉。瀏覽網路上的照片,他衣着簡樸,幾乎都面帶笑容,面對這樣的清苦生活與高壓環境,仍然樂觀面對。他也曾是勞動教養制度的受害者(1996年10月被處以勞教三年),直到9年前聚集自由派知識分子聯署的「08憲章」,將他再次投入監獄之中,直至去世也沒有獲得自由。

劉曉波與90後年輕人無關?

絕大多數90後的年輕人成長之中,或許不會看到「劉曉波」這個遙遠的名字,但他真的和我們無關嗎?這位異議知識分子,是一位影片裡的諾獎得主,或是遙遠且老舊的網頁上政治評論的作者,或是歌頌愛和自由的詩人。看不到,並不代表不存在。他的努力,如同挪威諾貝爾獎委員會主席所說,是與薩哈羅夫、馬丁路德金一樣,都是在掙扎中捍衛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

近日年輕人喜愛的A站和B站大量影片被下架,VPN被封停,北京電影學院性侵案受害者的發聲被打壓,李銀河老師呼籲取消言論審查制度的文章被刪除,一系列集中的事件在最近的網路上爆發。或許正是這樣的氛圍已與前幾年有差異,週圍總有朋友表達著自己的失望與無奈。

但劉曉波,特別是他的後半生,所展現給世人的,是無比堅定的決心。我幾乎沒有看過他的文章,但特地找到他的博士論文來閱讀之後,卻被震驚到,在結束語中「始於悲劇,終於悲劇」的第二小節「即便徒勞,也要抗爭」中所寫:

正視生命的悲愴並不等於逃避人生,悲觀主義並不等於厭世主義。恰恰相反,真正的悲觀主義是主動與命運之神抗爭者,視苦難為生命的動力和意義之所在……既然悲劇是註定的,那麼不該逃避,也不該在虛幻中尋找自我安慰,而應該沉下底層,去體驗人生的真諦,做一個傷痕累累、痛苦萬般的超人……人是註定要死亡的,肯定如此。但是即便毀滅,也要在與死亡的抗拒之中毀滅。

不愧文如其人,要經歷怎樣的人生,才能體悟這些?年輕、迷惘且又懦弱的我,自認做不到如此超然,面對如此的文字,只有羞愧萬分。

他一直苦行著,直到生命盡頭。昨日,他已魂歸大海,沒有墓碑。想起臧克家紀念魯迅的那句:

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


  • 本文作者為留台中國學生,陸永波為筆名。
  • 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