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0日 星期三

0531 2012 四陰

旺兄

  這是我們在電話中談的事情

  你可直接跟吳董連絡

吳董

  呂連旺兄當初在杜邦負責光連接器的產品與製程  您也可跟他聯絡

  0989-834-xxx

  Best rgds
  David Hsu




Hanching ,你有 41 個交友邀請
自從你上次登入 Facebook 之後,發生了好多事情。這些是你錯過了的部分朋友的通知。



晚搬麥片又差點忘了時間
9點多才上班
昨晚臨睡前讀的


' I like a flutter myself, could you give me a tip, I wonder, for Brighton on Saturday?'
'Black Boy,' Hale said,'in the four o'clock.'
'He's twenty to one.'
Hale looked at her with respect. 'Take it or leave it.'
---Brighton Rock  by Graham Greene

tony chen
 十一點半到  簡餐  一點半去福華報到

感謝David Hsu 推薦老同事呂先生給KJ Wu...
Hanching ,你有 41 個交友邀請
自從你上次登入 Facebook 之後,發生了好多事情。這些是你錯過了的部分朋友的通知。

昨晚臨睡前讀的.有些字眼只母語的人能用: tip,  flutter
' I like a flutter myself, could you give me a tip, I wonder, for Brighton on Saturday?'
'Black Boy,' Hale said,'in the four o'clock.'
'He's twenty to one.'
Hale looked at her with respect. 'Take it or leave it.'
---Brighton Rock  by Graham Greene

19611210 (星期日)
 上回任春華*留下的一千美元支票,今天照官價換成臺幣,準備這次住院的費用。
因而談起銀行的存款手續。先生說: 〔我過去在一個銀行裏有一個一千元的透支戶,都是買書的款。有了透支戶,買書就方便了。〕

 *待查
胡頌平說他們守法換美金因而可能少換一成以上的台幣----最高有2成5呢: “那年頭,黑市美金,還是五十塊台幣換一塊美金呢!1959-60
胡適開的戶專為交易用,通常無息而可有一定的透支 (OVERDRAFT):  


電鍋革命及懷舊

電飯鍋開啟“定制革命”——告別“廠商口味”,我的嘴巴我做主!
日本電飯鍋的“內膽競爭”日持久。炭鍋、銅鍋、嵌鐵鍋、
遠紅外金剛石塗層銀鍋、砂鍋——2011年各種電飯鍋紛紛上市,甚至還出現了鑄鐵式樣的南部鐵鍋“羽釜”,除了其形狀外,超過2kg的重量也引發了話題……

大同電鍋真的是必備品嗎?---校友經驗分享邀請:2009英國留學行前說明會

 2008 換大同電鍋新衣

會堂 開會堂
雷馬克 《西線無戰事》《生命的光輝》...


 錦坤兄重拾2010年的"納涼" 話題: 納涼, 乘涼  真是溫故知新

我看趙友培自選集  寫兩note :會堂 開會堂   雷馬克 《西線無戰事》《生命的光輝》...  其實收獲最大的是"青年節"史--我十幾年前才知道五四是中國的青年節. 我 認為這比三二九高明  其實五四國民政府1939.5--1943 的青年節  當時必有大辯論

昔日那位女青年   1974年中學老師的月薪是4000台幣  她當時因三民主義教材改版. 有機會到補習班上課整天也賺一月薪 /   她很聰明 找到一所沒有升學壓力的學校  譬如說南港高工  享受生活去也 /  她十幾年前就領月退/  單 身  不過她們的玩伴自成一國.  世界不知繞過幾圈   "再不玩 可要像我的一些朋友都掛了 "(其實她六十初頭)  /她很疼姪兒 出國時不忘將速食店的儲值卡給他們 /  弟弟開的書店如果沒賺錢 她會相助  / 這些年我們吃過她用日本麵包機做的蛋糕  最近它故障  我才知道那不是Panasonic排的是Seiko牌的 (在Sogo買的她說要向日本原廠complain)


 尹仲容先生1949.7.17致沈怡:" .......在檢討之中  知人私其所私之風氣瀰漫中國  蓋知對人無  Cooperation對事無 Coordination   非虛言也.......最近閱Vogt 的The Road to Survival 雖屬於悲觀 然係確有見地之書......" (《尹仲容先生年譜初稿》頁100 已更正作者及書名)
沈怡是尹仲容的摯友沈雲龍編著《尹仲容先生年譜初稿》收他的"跋" 
文末引蕭伯納的:"
他忙碌得不想到死  他為生活的目的而欣賞
      生活不是殘燭 而是光亮的火炬
把握著這一煞那
       要使它盡量發光傳遞給後一代!"*
* 翻譯有點改動原文可能是
I want to be thoroughly used up when I die, for the harder I work, the more I live. I rejoice in life for its own sake.
Life is no ‘brief candle’ to me. It is sort of a splendid torch which I have a hold of for the moment, and I want to make it burn as brightly as possible before handing it over to future generations”.

0530 2012 三晴


 陳老師 周五晨我有日文課   11點半才下課    所以你那時再來
台大校園內很熱鬧---到處建築物拉皮中  本周的社團展是蛋糕咖啡兩社  所以飯後點心有著落
又圖書館內有第三屆的東京大學行動博物館  我很喜歡其中近十副的象牙海岸木製面具.......
---
發行第一天 我就可讀他對挴新-北市酒巴 ....京都....的詩
高行健《遊神與玄思:詩集》《靈山》《一個人的聖經》 (高行健)《另一種美學》
 今天讀David Piper 寫的Kenneth Clark 簡傳.....台大圖書館還有些或可令你驚豔的東西
Kenneth Clark / Ruskin Today (edited and annotate...

---
讀古書 武林舊事  找到:車的「閃試」法(宋)
張忠謀先生今天在臺大演講"學而優則創" 我或許已免"役"的人.....
1730 陣雨.
---
Ken Su 寄來胡適給覺月的跋  讓我補充些三手資料.
KJ Wu和Fanny都有分享的資訊



現在15:08 今天做了什麼
弄餐點
yy要12點前午餐 他要上課. 7元水餃  給客委會開社大促進會的百萬元
或許7百多擊0 .35/ 747 沒趣

In a review of Jim Manzi’s excellent new book Uncontrolled, Arnold Kling offers the following aside:



ken su 的mail 讓我update 前貼文多一位吳先生

車的「閃試」法(宋)

  又以車五乘,壓之以鐵,多至萬斤,與輅輕重適等,以觀疾徐傾側之勢。至前一月進呈,謂之「閃試」。及駕出前一日,縛大彩屋於太廟前,置輅其中,許都人觀瞻。先自前一月以來,次第按試習儀,殆無虛日。
 武林舊事
卷一
周密

2012年5月27日 星期日

0528 2012 一雨陰


胡適晚年的嘆息
1961.6.17
接著談起《永憲錄》來,先生說「雍正的《大義覺迷錄》在當時一定要人民讀的一部書;到了他兒子乾隆就位之後,列為禁書,不許民間留有這部書了。這是兩個大案子:先是呂留良(晚春) 的案子,他人已死了,雍正把他戮尸的。次是曾靜的案子。曾靜看了呂留良案子才起排滿的思想。這兩個案子,在我的《 戴東原的哲學》裏(56-57)很簡單的提到。《永憲錄》和《大義覺迷錄》印在一塊,看起來方便些。這位魔王比起希特勒的屠殺六百萬的猶太人,同共產黨的大屠殺,那又瞠乎其後了。所以我說:『人類的愚蠢是無盡的。』



我60歲2012 才讀王鼎鈞 1989寫的《 隨緣破解 》1997才出版 很暢銷  他在中說: "如果你買了這本書 別讓你的老闆知道"

書是他的人生之道德體驗之結晶 很值得讀: 譬如說 首篇" 四個國王的故事"中的一則 可能是他在中廣時   同事王大空先生拒絕讀"蔣公訓詞"時說的看法......

書中第三個國王故事說.....奮鬥時"不茍一格" (出格) 成功之後再"入格" ....
我想起《史記‧遊俠列傳》

郭解人也,字翁伯;善相人者許負外孫也。父以任俠,孝文時誅死。為人短小精悍,不飲酒。少時陰賊,慨不快意,身所殺甚眾。以軀借交報仇,藏命作姦,剽攻不休,乃鑄錢掘冢,固不可勝數。適有天幸,窘急,常得脫若遇赦。  及年長,更折節為儉;以德報怨,厚施而薄望。然其自喜為俠益甚。既已振人之命,不矜其功。其陰賊著於心,卒發於睚如故云。而少年慕其行,亦輒為報仇,不使知也。......太史公曰:「吾視郭解,狀貌不及中人,言語不足采者。然天下無賢與不肖,知與不知,皆慕其聲;言俠者皆引以為名。諺曰:『人貌榮名,豈有既乎!』於戲惜哉!」



與kj談 介紹david 轉呂
抓到liang chat 他不知道此功能
原來丁丁到g+

早上讀傳覺得應多寫Dora....


本文 "羅素夫婦"指:
Bertrand Arthur Russell (1872-1970)羅素
Dora Winifred Russell (1894-1986)羅素夫人 (婚姻1921-1932 生一男一女 正式離婚1935)
注意他倆年齡差近一代
他們(未婚)一起造訪中國 1920.9?-1921.6?  
  羅素的中國問題一書在1922年出版
夫婦1927一起 創校 Beacon Hill School (Telegraph House) 1932年之後由Dora 負責1943結束(多次遷校)  1932 Dora 出版 Defense of Children  我讀此校經驗似乎在 羅素的論教育一書
徐志摩後來訪問他們於Cornwall (1962年Dora 回去此地)

***
Hans 從台中來台北幫忙電腦 順便看電話問題 原來是接線壞了.....
他裝的logitech 待試用
現在的科技有時候會有意外的訪客  有位內湖的朋友向我買十幾年前翻譯的書...


***徒步頌
昨天讀Oxford 的 建築: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內有一圖 英國的某農舍  說明它的主人多不靠耕作附近的土地為生 所以 農舍其實是都市的一份子  今天讀 The Economist 的這種書評 第一段 劍橋都還有還有曠野  或許兩者都有道理:The Old Ways: A Journey on Foot. By Robert Macfarlane. Hamish Hamilton; 433 pages; 
READERS of Robert Macfarlane’s previous books will not be surprised at how this one begins. Distracted on a snowy evening, unable to write, he leaves his house in Cambridge with a flask of whisky in his pocket, follows a field path, climbs a hill, finds a deer trail, tracks it through a hedge, comes upon rabbit prints, sees where they lead, and ends up lying on his back in deep snow, gazing up at the stars.



今天換電腦系統。一個月用ASUS的筆記電腦,還相當不錯。
Perry Hsu買《管理三部曲》,我將”許”當成”徐”
KJ Wu還是經常跑日本度假,最近新潟和四國,我笑說交流協會應該頒獎給他。在公的方面,我請David Hsu幫他們公司物色自動化人才。
---
很久沒和寶成的陳先生聊天:
Chen: sir最近好嗎? 現在很頭痛人員的問題 台灣是年輕人留不住,大陸更慘,是根本找不到人
 me: 這是經營的根本問題了
Chen: 對阿,沒人還談什麼策略
 me: 所以你們要有整體的人力策略
 Chen: 我也年輕過,知道什麼叫做有夢最美,但我著實很懷疑有些人離職去遊學回來之後能找到同樣pay的工作嗎?   還有人要出國讀書要申請留職停薪的呢.    對我而言這實在不合邏輯.拿了個學位卻回來作一樣的事領一樣的新水,那幹嘛去拿學位呢?
 me: 這些人的條件都太好了 所以你們可能要找三十歲以上的人 看開這些虛榮
 Chen: 其實不是這些人條件好,是他們的父母條件好    真的是要看開點  發黴事件我大戰到上周呢   我現在真的成了鞋業的發黴專家
        我現在可以用中英文討論發黴的原因與防治辦法了  還設計查檢表什麼的
 me: 這樣反而好 我以前interview 都會給stress testing
 Chen: 願聞其詳什麼叫stress test
 me: stress testing 可讓你知道人在壓力下是否耐操  
這要你自己想他的價值觀和察言觀色其反應
 Chen: 這真是一門學問.要來學學曾國藩,他都看面相決定用人呢
 me: 我不知道面相 Morris Chang picked up the wrong president for TSMC
Chen: 我不是太訝異即便連張忠謀也會犯上這種錯,但台積電有得是人才,即便他們犯了錯也比較容易修補吧? 那個wrong president您是指xyz
 me: YES  Mr Tsai's business now must be in big trouble.
 Chen: 他後來好像負責薄膜太陽能的事業, 那是一個很艱鉅的行業.所以是蔡的問題,還是那個行業的問題?
 me: Dear Weilly, I need to leave internet soon. Mr Tsai forced many senior people leaved TSMC and the technology was lagging behind…
Chen: ok. see you then. very pleased to hear your points.
--
我在Gmail 碰到永安兄 他說丁丁今年加入G+ 所以 BLOG停擺….



《史記‧遊俠列傳》
  韓子曰:「儒以文亂法,而俠以武犯禁。」二者皆譏,而學士多稱於世云。至如以術取宰相、卿、大夫,輔翼其世主,功名俱著於春秋,固無可言者。及若季次原憲,閭巷人也,讀書,懷獨行君子之德,義不苟合當世,當世亦笑之。故季次原憲終身空室蓬戶,褐衣疏食不厭;死而已四百餘年,而弟子志之不倦。今遊俠,其行雖不軌於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阨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蓋亦有足多者焉。
  且緩急,人之所時有也。太史公曰:昔者虞舜窘於井廩,伊尹負於鼎俎,傅說匿於傅險呂尚困於棘津夷吾桎梏,百里飯牛,仲尼,菜色:此皆學士所謂有道仁人也,猶然遭此菑,況以中材而涉亂世之末流乎?其遇害何可勝道哉!
  鄙人有言曰:「何知仁義,已饗其利者為有德。」故伯夷,餓死首陽山,而不以其故貶王。暴戾,其徒誦義無窮。由此觀之,「竊者誅,竊國者侯,侯之門仁義存」,非虛言也。
  今拘學或抱咫尺之義,久孤於世,豈若卑論儕俗,與世沈浮而取榮名哉!而布衣之徒,設取予然諾,千里誦義,為死不顧世,此亦有所長,非苟而已也。故士窮窘而得委命,此豈非人之所謂賢豪間者邪?誠使鄉曲之俠與季次原憲比權量力,效功於當世,不同日而論矣。要以功見言信,俠客之義又曷可少哉!
  古布衣之俠,靡得而聞已。近世延陵孟嘗春申平原信陵之徒,皆因王者親屬,藉於有土、卿相之富厚,招天下賢者,顯名諸侯,不可謂不賢者矣;比如順風而呼,聲非加疾,其勢激也。至如閭巷之俠,脩行砥名,聲施於天下,莫不稱賢,是為難耳。然儒﹑墨皆排擯不載。自以前,匹夫之俠,湮滅不見,余甚恨之!以余所聞,興有朱家田仲王公劇孟郭解之徒,雖時扞當世之文罔,然其私義廉絜退讓,有足稱者。名不虛立,士不虛附。至如朋黨宗彊,比周設財役貧,豪暴侵淩孤弱,恣欲自快,遊俠亦醜之。余悲世俗不察其意,而猥以朱家郭解等令與暴豪之徒同類而共笑之也。
   朱家者,與高祖同時。人皆以儒教,而朱家用俠聞。所藏活豪士以百數,其餘庸人不可勝言。然終不伐其能、歆其德,諸所嘗施,唯恐見之。振人不贍,先從貧賤始。家無餘財,衣不完采:食不重味,乘不過軥牛。專趨人之急,甚己之私。既陰脫季布將軍之阨,及尊貴,終身不見也。自以東,莫不延頸願交焉。
   田仲以俠聞,喜劍,父事朱家,自以為行弗及。
  田仲已死,而雒陽劇孟人以商賈為資,而劇孟以任俠顯諸侯。 反時,條侯為太尉,乘傳車,將至河南,得劇孟,喜曰:「 舉大事而不求,吾知其無能為已矣。」天下騷動,宰相得之若得一敵國云。劇孟行大類朱家,而好博,多少年之戲。然劇孟母死,自遠方送喪蓋千乘。及劇孟死,家無餘十金之財。
  而符離王孟亦以俠稱之間。
  是時濟南 氏﹑ 周庸亦以豪聞,景帝聞之,使使盡誅此屬。
  其後 韓無辟陽翟 薛況 韓孺紛紛復出焉。
  郭解人也,字翁伯;善相人者許負外孫也。父以任俠,孝文時誅死。為人短小精悍,不飲酒。少時陰賊,慨不快意,身所殺甚眾。以軀借交報仇,藏命作姦,剽攻不休,乃鑄錢掘冢,固不可勝數。適有天幸,窘急,常得脫若遇赦。
  及年長,更折節為儉;以德報怨,厚施而薄望。然其自喜為俠益甚。既已振人之命,不矜其功。其陰賊著於心,卒發於睚如故云。而少年慕其行,亦輒為報仇,不使知也。
  姊子負之勢,與人飲,使之嚼。非其任,彊必灌之。人怒,拔刀刺殺姊子,亡去。姊怒曰:「以翁伯之義,人殺吾子,賊不得。」棄其屍於道,弗葬;欲以辱使人微知賊處。賊窘,自歸,具以實告曰:「公殺之固當,吾兒不直。」遂去其賊,罪其姊子,乃收而葬之。諸公聞之,皆多之義,益附焉。
  出入,人皆避之。有一人獨箕倨視之,遣人問其名姓。客欲殺之。曰:「居邑屋至不見敬,是吾德不脩也,彼何罪!」乃陰屬尉史曰:「是人,吾所急也,至踐更時脫之。」每至踐更,數過,吏弗求。怪之;問其故,乃使脫之。箕踞者乃肉袒謝罪。少年聞之,愈益慕之行。
  雒陽人有相仇者,邑中賢豪居間者以十數,終不聽。客乃見郭解夜見仇家,仇家曲聽乃謂仇家曰:「吾聞雒陽諸公在此間,多不聽者。今子幸而聽奈何乃從他縣奪人邑中賢大夫權乎!」乃夜去,不使人知,曰:「且無用待我!待我去,令雒陽豪居其間,乃聽之。」
  執恭敬,不敢乘車入其縣廷。之旁郡國,為人請求事,事可出,出之;不可者,各厭其意,然後乃敢嘗酒食。諸公以故嚴重之,爭為用。邑中少年及旁近縣賢豪,夜半過門常十餘車,請得客舍養之。
  及徙豪富茂陵也,家貧,不中訾。吏恐,不敢不徙。將軍為言郭解家貧,不中徙。上曰:「布衣權至使將軍為言,此其家不貧。」家遂徙。諸公送者出千餘萬。
  楊季主子為縣掾,舉徙兄子斷掾頭。由此楊氏郭氏為仇。
  ,關中賢豪知與不知,聞其聲爭交驩
  為人短小,不飲酒,出未嘗有騎。
  已又殺楊季主楊季主家上書,人又殺之闕下。上聞,乃下吏捕亡,置其母家室夏陽,身至臨晉臨晉 籍少公素不知冒,因求出關。籍少公已出轉入太原,所過輒告主人家。吏逐之,跡至籍少公少公自殺,口絕。久之,乃得。窮治所犯,為所殺皆在赦前。有儒生侍使者坐,客譽郭解,生曰:「郭解專以姦犯公法,何謂賢!」客聞,殺此生,斷其舌。吏以此責實不知殺者;殺者亦竟絕,莫知為誰。吏奏無罪。御史大夫公孫弘議曰:「布衣為任俠,行權,以睚殺人,雖弗知,此罪甚於殺之。當大逆無道。」遂族郭解 翁伯
  自是之後,為俠者極眾,敖而無足數者。然關中 長安 樊仲子槐里 趙王孫長陵 高公子西河 郭公仲太原 鹵公孺臨淮 兒長卿東陽 君孺:雖為俠而逡逡有退讓君子之風。至若北道姚氏、西道諸、南道仇景、東道趙他羽公子南陽 趙調之徒,此盜跖居民間者耳,曷足道哉!此乃鄉者朱家之羞也。
  太史公曰:「吾視郭解,狀貌不及中人,言語不足采者。然天下無賢與不肖,知與不知,皆慕其聲;言俠者皆引以為名。諺曰:『人貌榮名,豈有既乎!』於戲惜哉!」

錄自周振甫、張中行《古文名著串講評析》 胡友鳴評析
  「俠以武犯禁」,韓非子的話從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俠與統治者的矛盾,漢代揚雄在《法言·淵騫篇》中稱遊俠為「竊國靈」,荀悅在《漢紀》中也認為遊俠是「德之賊」之一。這說明遊俠在士大夫眼中是不利於統治的一類人。司馬遷卻不僅給予這些人以極高的評價和極大的同情,而且專門列傳記載他們的品格和事跡。《史記》的許多作法,曾引來班固的非議:「是非頗謬於聖人」(《漢書·司馬遷傳贊》)。而為遊俠列傳,是其非議的論據之一。然而這恰恰正是司馬遷的偉大之處。
  在本篇中,司馬遷提出遊俠值得稱道的論點,闡明為遊俠作傳的本旨,給遊俠的品質與行為進行了高度評價。《太史公自序》中的有關文字正可與本篇互相參照:「救人與厄,振人不贍,仁者有採;不既信,不倍()言,義者有取焉,作《遊俠列傳》。」為了說明自己的論點,司馬遷在本篇中還舉出社會上幾種人物與遊俠比較:其一為以儒術「取宰相卿大夫」的偽君子;其二,結黨營私、恃強凌弱、肆意妄為的貴官豪強。司馬遷在文中對這兩類人表示了極大的蔑視和憎惡,尤其是後一種人,司馬遷說:「遊俠亦醜之」。這些人是社會的敗類,但社會卻能容忍他們為所欲為,遊俠扶危濟困,「時杆當世之文網」大約就是因為向這些人挑戰。還有兩類人,其一為以季次、原憲為代表的甘守貧賤、潔身自好的儒生;其二為像延陵以及戰國四公子那樣招賢納士的闊公子。前者在社會上遭遇不幸,雖值得尊敬,但在他們窮困窘迫時,這些人還要求得遊俠保護。而後者雖賢名遠播,但這是因為後者有其地位和財富為依託。而遊俠雖修養品行,鍛煉操守以提高名譽,但由於他們沒有地位和財產,秦以前的布衣之俠的事跡都已湮沒不聞。通過這樣幾個層次的比較,更襯托出遊俠之值得稱道。
  篇中反映了明顯的寫作態度和傾向性,可以看出司馬遷對當時社會現實有很多不滿,在對遊俠的看法上與統治階級正好相悖。顯示了不同尋常的見解和膽識。不囿於傳統觀念,不以統治階級的好惡為標準,正是《史記》成為不朽名著的一個重要原因。



2012年5月26日 星期六

0527 2012 日 陰晴

昨夜有小雨


 傍晚賴校長問大樓法人化之優點

 青木正儿《中國近世戲曲史》《中华名物考》
 王古魯 青木正兒 王古魯東瀛攝書影

英國 給Apple公司的設計師爵位:  Sir Jonathan Ive,
這也許是許多學子之Aspiration


胡適為英國著名的東方學者Arthur David Waley (19 August 1889 – 27 June 1966) 翻譯的英美版Monkey: Folk Novel of China寫序
我1978年在英國仍可以買到   不過當時沒想到要看胡適的序言
 (我英文老師說他喜歡這本薄薄的英譯本  他的表情令我印象深刻)
 中研院紀念胡適的論文集 Arthur Waley 有貢獻一篇

 他懂五六種語言以上 中文和日文完成自學 選譯的源氏物語 在西方是影響一代的人以上
他的翻譯 英國人認為很不錯  錢鍾書先生則嫌他有點"隔" (這是我的用語.....)
Rendition 譯叢 有研究他的譯筆論文

1970 朋友紀念Arthur David Waley的文集和其作品選集
出版  書名 Madly Singing in the Mountains: An Anthology of Arthur Waley
取自他翻譯的 白居易「山中獨吟」--一來他有白居易專書 
二來 他不到遠東 喜歡到高山滑雪 喜歡"獨來獨往"

書名出處
 「山中獨吟」白居易人各有一癖,我癖在章句。萬緣皆已消,此病獨未去。每逢美風景,或對好親故。高聲詠一篇,恍若與神遇。自為江上客,半在山中住。有時新詩成,獨上東岩路。身倚白石崖,手攀青桂樹。狂吟驚林壑,猿鳥皆窺覷。恐為世所嗤,故就無人處。

Arthur David Waley/ Madly Singing in the Mountains...


 《武林舊事》中的臨安已渺  
有位好朋友在杭州某大公司任職 可惜他託秘書轉的影片都是Microsoft的系統

 《鵲華秋色》是周密的三山齊魯家鄉
(1970年代在東海校長辦公室看到齊魯大學的校徽時
不知道它是中國第一老的大學好像186?成立的)


世故,下課,蒼涼,春寒料峭 ,檀欒,愾我寤歎,年運
無意中到丁丁的blog
才發現它今年停了  真可惜 (有些朋友的blog停擺 是21世紀初的憾事)
林世煜.胡慧玲的寫給台灣的情書 提的「瑠公圳」
最能讓人思念昔日的新店美景---近十年前陪同岳母家人
將岳父的骨灰放到他老家山間的祖墳 最能看出山水之秀麗.....
如今他老家也將被拆遷
我想起KJ Wu的修家墓
二弟告訴我家在竹南的畸零地  只宜憑弔

英國 給Apple公司的設計師爵位:  Sir Jonathan Ive,
這也許是許多學子之Aspiration

胡適為英國著名的東方學者Arthur David Waley (19 August 1889 – 27 June 1966) 翻譯的英美版寫序:Monkey, 1942 和The Adventures of Monkey
這是節譯本Amazon.com: Monkey: Folk Novel of China (9780802130860): Wu Ch'eng ... - [ 翻譯此頁 ]Wu Ch'eng-en (Author), Arthur Waley (Translator), Hu Shih (Introduction) ..
我1978年在英國仍可以買到   不過當時沒想到要看胡適的序言
 (我英文老師說他喜歡這本薄薄的英譯本  他的表情令我印象深刻)
 中研院紀念胡適的論文集 Arthur Waley 有貢獻一篇

 他懂五六種語言以上 中文和日文完成自學 選譯的源氏物語 在西方是影響一代的人以上
他的翻譯 英國人認為很不錯  錢鍾書先生則嫌他有點"隔" (這是我的用語.....)
Rendition 譯叢 有研究他的譯筆論文

1970 朋友紀念Arthur David Waley的文集和其作品選集
出版  書名 Madly Singing in the Mountains
取自他翻譯的 白居易「山中獨吟」--一來他有白居易專書 
二來 他不到遠東 喜歡到高山滑雪 喜歡"獨來獨往"


Madly Singing in the Mountains: An Anthology of Arthur Waley


 「山中獨吟」白居易人各有一癖,我癖在章句。萬緣皆已消,此病獨未去。每逢美風景,或對好親故。高聲詠一篇,恍若與神遇。自為江上客,半在山中住。有時新詩成,獨上東岩路。身倚白石崖,手攀青桂樹。狂吟驚林壑,猿鳥皆窺覷。恐為世所嗤,故就無人處。
MADLY SINGING IN THE MOUNTAINS 
There is no one among men that has not a special failing- : 
And my failing consists in writing verses. 
I have broken away from the thousand ties of life : 
But this infirmity still remains behind. 
Each time that I look at a fine landscape. 
Each time that I meet a loved friend, 
I raise my voice and recite a stanza of poetry 
And am glad as though a God had crossed my path. 
Ever since the day I was banished to Hsün-yang 
Half my time I have lived among the hills. 
And often, when I have finished a new poem, 
Alone I climb the road to the Eastern Rock. 
I lean my body on the banks of white stone : 
I pull down with my hands a green cassia branch. 
My mad singing startles the valleys and hills: 
The apes and birds all come to peep. 
Fearing to become a laughing-stock to the world, 
I choose a place that is unfrequented by men. 



Arthur David Waley/ Madly Singing in the Mountains...

 《武林舊事》中的臨安已渺  
有位好朋友在杭州某大公司任職 可惜他託秘書轉的影片都是Microsoft的系統
 《鵲華秋色》是周密的三山齊魯家鄉
(1970年代在東海校長辦公室看到齊魯大學的校徽時
不知道它是中國第一老的大學好像186?成立的)

2012年5月25日 星期五

0526 2012 六晴



Fanny 來一篇 讓我可以讀三呆在2010年的介紹信 
中原的"傑出校友": 上帝的忍者學校與小雀鳥/張文亮:從教室逃走
其實這篇不如三呆在他信說的故事
最早是十幾年前他簡單介紹法拉第
中文傳記太不發達.....
---
今天90元買150人:Brief lives : twentieth-century pen portraits from the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1945-1990 150位當代英國名人寫剛過世的熟人(著名的英國國家傳記辭典第一次選刊)  我第一看的是BBC的創辦人Reith  參考:BBC - The BBC Story - John Reith  (8篇) The life of Lord Reith, first Director-General of the BBC.
還花約520元兩本英文傳記 各約650頁 美國文豪S. Bellow傳Grant 總統回憶錄
---
Ken Su 今天曬曬書房   其實這本書我根本看不懂:
還有 HC 贈送的《原版《玉篇》殘卷》,這是中國中華書局影印民國初年購自日本的唐朝寫本。
我傍晚也經過所謂"紀州庵" 他無法跟台南的臺灣文學館比
不過翻看一本文藝獎得主的怪書 我從中得知志文的老闆還是張清吉先生
書名, 鵪鶉在鸚鵡頭上唱歌: 是傳記也是傳奇/    李幼鸚鵡鵪鶉作. 臺北市: 志文, 2010.
書中還有一本皇冠出版社為張愛玲女士憶胡適之 的單印本 還有Joe用貓臉畫胡適之先生....


昨天補一篇胡適的東西 我們深入了解這篇
可以知道胡適年青時背熟 "禮記王制" 以及後來的日記  反芻之 可溫故知新 包括 四十自述
引17歲作品而不查書的問題
容忍與自由(1959)文章與“《自由中國》十週年紀念會”談話

***
讀了Ken 轉載的一本篇介紹許地山的藏書等 有感而發:
JG Frazer's The Golden Bough.金枝
民國第一博學家非周作人莫屬
介紹 Frazer夫人的摘記《金枝上的葉子》
竟然也翻譯一段Harrison的回憶錄:
《古代藝術與儀式》《古希臘宗教的社會起源》 E. H. Gombrich, Review of Do...

*** 我們的好朋友們

附記:

天氣還未最最大熱,這時候,請大家欣賞冬之,還不算不合適吧?

一年四季,MoonMoon小姐都是我家之光。這一篇裡我家大哥哥拍的照片,可為明證。



午間在書林買三本廉價書Brief lives : twentieth-century pen portraits from...

Brief lives : twentieth-century pen portraits from the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1945-1990 150位當代英國名人寫剛過世的熟人(著名的英國國家傳記辭典第一次選刊)

最先讀的是Reithˋ

 其他兩本本是S. Bellow的傳記和 Ulysses S. Grant Personal Memoirs




70年代末 我在英國買本Golden Bough 一直都沒讀 直到去年才寫一篇開頭的一段之簡介:JG Frazer's The Golden Bough.金枝

今天讀你轉貼的書山有路:許地山的藏書及其宗教研究---李焯然
寫些notes 給貴寶地:
Ken 這篇文章很有意思  不過有些地方說得不夠清楚 我在網路上找些資料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許地山先生藏書有這本
Psyche’s Task: A Discourse Concerning the Influence of Superstition on the Growth of Institutions
此書十餘年前讀晚年的海耶克作品說: 恨不得大量全文引進此書來…..
臺灣大學圖書館有此書


 Golden Bough In Virgil's Aeneid, book 6, Aeneas is told by the Cumaean Sibyl that he must find and pluck a ‘golden bough’ for Proserpine before he can enter the Underworld. This idea seems to be an invention of Virgil's own; Servius, the fourth-century commentator on Virgil, associated it with the cult of the goddess Diana at Aricia, where there was a sacred tree from which a branch had first to be broken off by the runaway slave who wished to kill the priest and take his place. This legend of ritual killing can be paralleled in other societies, and from this starting-point Sir James Frazer developed his great work on the evolution of religious beliefs and institutions, the Golden Bough (1890–1915).

 (1930 年代) Golden Bough 12部中一部有漢譯:
交感巫術的心理學》弗蘭柔原著、李安宅譯述、許地山校訂,中華民國二十年五月初版。首頁「交感巫術底兩個原理:相似律與接觸律」以後版本(19342) 可能改為《交感巫術1988年上海文藝出版社有影印本
周作人所有的只是一卷的節本,他自己也說這十二冊的大書我卻終於沒有《金枝上的葉子》1935

下文比較有出處說明
http://forum.book.sina.com.cn/thread-1898708-1-1.html
在中國現代學人中最早提起植物繁衍與人間性關係之間聯繫的的人乃是周作人,他先前在《狗抓地毯》一文中率先引用著名人類學家茀來則博士之名著《金枝》的觀點說:野蠻人覺得植物的生育的手續,與人類的相同,所以相信用了性行為的儀式,可以促進 稻麥果實的繁衍(《語絲》第3期,1924121,後收入《雨天的書》)。周作人十分欣賞《金枝》一書,稍後又介紹說:這部比較宗教的大著在 1890年出版,當初只有兩本,二十年後增廣至八卷二十冊,其影響之大確如《泰晤士報》所說,當超過十九世紀的任何書,只有達爾文斯賓塞二人可以除外(《夜讀抄;金枝上的葉子;》)。
到晚年周作人還說:於我最有影響的還是那《金枝》的有名的著者茀來則博士 J·G·Frazer)。社會人類學是專研究禮教習俗這一類的學問,據他說研究有兩方面,其一是野蠻人的風俗思想,其二是文明國的民俗,蓋現代文明國的 民俗大都即是古代蠻風之遺留,也即是現今野蠻風俗的變相……有些我們平常不可解的神聖或猥褻的事項,經那麼一說明,神秘的面幕倏爾落下,我們懂得了時候不 禁微笑……”(《知堂回想錄·拾遺》)。



0525 2012 五晴



跟老利只能一一短簡甚奇怪



早上弄出:




鍾老師,您好,
感謝您, 不僅享受一頓豐盛的晚餐,胡思二手書店及舊香居對我都是一種驚艷的經驗, 享受這美好的一晚; 感謝上蒼及您給的這片刻的無限享受.
Kevin Lin

HC: Leicester Square 亮麗再現

YY當然會提Tokyo Sky Tree lights up for holiday nights晴空塔 開業式...

***
張華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愛麗絲鏡中棋緣......挖開兔子洞:深入解讀愛麗絲漫遊奇境
)
其實這篇我以前在德勒茲論文學等書看過  臺灣可能也有出版
第三章 劉易斯·卡羅爾 Critique et clinique 批評與臨床 作者: 【法】吉爾·德勒茲

 3部等你翻譯Sylvie and Bruno - Wikipedia,

·  ルイス・キャロル著/柳瀬尚紀訳 『シルヴィーとブルーノ』 筑摩書房刊 ISBN 4-480-02139-6
日本竟然已有翻譯 
  由上可知至少有法文日文翻譯 你可當中文第一   加油 Good Night

張兄的悲觀看法:
Howard: 這本可能沒人要看
  還有Sylvie and Bruno concluded
日本人對Lewis Carroll比較keen.
  他們還有Lewis Carroll協會

***
這本書的結尾  引下述演講詞 HOLMES' 1884 MEMORIAL DAY SPEECH 黑體字部分


But, nevertheless, the generation that carried on the war has been set apart by its experience. Through our great good fortune, in our youth our hearts were touched with fire. It was given to us to learn at the outset that life is a profound and passionate thing. While we are permitted to scorn nothing but indifference, and do not pretend to undervalue the worldly rewards of ambition, we have seen wih our own eyes, beyond and above the gold fields, the snowy heights of honor, and it is for us to bear the report to those who come after us. But, above all, we have learned that whether a man accepts from Fortune her spade, and will look downward and dig, or from Aspiration her axe and cord, and will scale the ice, the one and only success which it is his to command is to bring to his work a mighty heart.
思果先生的翻譯是:
"不管一個人是從幸運女神那兒接受了他的鏟子低下頭去挖土 或是希女神那兒接受了他斧頭和繩往冰上爬 唯一屬於他的成功在於做事要有一顆剛毅的心。"


 我對翻譯的一些看法: .....Fortune 和Aspiration
 上日文課  咖啡  污地板休息時間用喜手間之紙差擦拭之.
課文日本時代的語言政策該翻譯出來
老師談鹿港  他有今晚法國藝術歌曲票8張 我嫌國家劇院太遠.....主要是法文完全不懂
RUDI 打掃
YY1230來  因為基金會的事  幼稚園有兩班因為腸病毒停課1周很麻煩 對家長造成困擾
烈日下裝頂樓紗網YY在小蜂窩旁
買4本100元

  《齊魯四年》載《笨鳥再飛》1982/1984 九版  頁119-31

下面這兩篇 ˇ都不如 王大空的《齊魯四年》  因為王大空是過來人 不過也可參考

我找"四川大學的華西校區"圖片 拼湊王大空
在文中說的  臺大東海校園等都比不上那兒   我只能尊重王先生啦

740人造訪BLOGS

準備胡適的自由與容稔
YY很忙公務
大話新聞鄭弘儀

容忍與自由

胡適

    
十七、八年前,我最後一次會見我的母校康耐兒大學的史學大師布爾先生(George Lincoln Burr)。我們談到英國史學大師阿克頓(Lord Acton)一生準備要著作一部《自由之史》,沒有寫成他就死了。布爾先生那天談話很多,有一句話我至今沒有忘記。他說,「我年紀越大,越感覺到容忍(tolerance)比自由更重要」。


    
布爾先生死了十多年了,他這句話我越想越覺得是一句不可磨滅的格言。我自己也有「年紀越大,越覺得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的感想。有時我竟覺得容忍是一切自由的根本:沒有容忍,就沒有自由。


    
我十七歲的時候(1908)曾在《競業旬報》上發表幾條《無鬼叢話》,其中有一條是痛駡小說《西遊記》和《封神榜》的,我說:

      
《王制》有之:「假()於鬼神時日卜筮以疑眾,殺。」吾獨怪夫數千年來之掌治權者,之以濟世明道自期者,乃懵然不之注意,惑世誣民之學說得以大行,遂舉我神州民族投諸極黑暗之世界!

這是一個小孩子很不容忍的「衛道」態度。我在那時候已是一個無鬼論者、無神論者,所以發出那種摧除迷信的狂論,要實行《王制》(《禮記》的一篇=
禮記王制)的「假於鬼神時日卜筮以疑眾,殺」的一條經典!

    
我在那時候當然沒有夢想到說這話的小孩子在十五年後(1923)會很熱心的給《西遊記》作兩萬字的考證!我在那時候當然更沒有想到那個小孩子在二、三十年後 還時時留心搜求可以考證《封神榜》的作者的材料!我在那時候也完全沒有想想《王制》那句話的歷史意義。那一段《王制》的全文是這樣的:

        
析言破律,亂名改作,執左道以亂政,殺。作淫聲異服奇技奇器以疑眾,殺。行偽而堅,言偽而辯,學非而博,順非而澤以疑眾,殺。假於鬼神時日卜筮以疑眾,殺。此四誅者,不以聽。

    
我在五十年前,完全沒有懂得這一段話的「誅」正是中國專制政體之下禁止新思想、新學術、新信仰、新藝術的經典的根據。我在那時候抱著「破除迷信」的熱心,所以擁護那「四誅」之中的第四誅:「假於鬼神時日卜筮以疑眾,殺。」我當時完全沒有夢到第四誅的「假於鬼神……以疑眾」和第一誅的「執左道以亂政」的兩條罪名都可以用來摧殘宗教信仰的自由。我當時也完全沒有注意到鄭玄注裏用了公輸般作「奇技異器」的例子;更沒有注意到孔穎達《正義》裏舉了「孔子司寇七日而誅少正卯」的例子來解釋「行偽而堅,言偽而辯,學非而博,順非而澤以疑眾,殺」。故第二誅可以用來禁絕藝術創作的自由,也可以用來「殺」許多發明「奇技異器」的科學家。故第三誅可以用來摧殘思想的自由,言論的自由,著作出版的自由。

    
我在五十年前引用《王制》第四誅,要「殺」 《西遊記》《封神榜》的作者。那時候我當然沒有想到十年之後我在北京大學教書時就有一些同樣「衛道」的正人君子也想引用《王制》的第三誅,要「殺」我和我的朋友們。當年我要「殺」人,後來人要「殺」我,動機是一樣的:都只因為動了一點正義的火氣,就都失掉容忍的度量了。

    
我自己敍述五十年前主張「假於鬼神時日卜筮以疑眾,殺」的故事,為的是要說明我年紀越大,越覺得「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

    
我到今天還是一個無神論者,我不信有一個有意志的神,我也不信靈魂不朽的說法。但我的無神論與共產黨的無神論有一點根本的不同。我能夠容忍一切信仰有神的宗 教,也能夠容忍一切誠心信仰宗教的人。共產黨自己主張無神論,就要消滅一切有神的信仰,要禁絕一切信仰有神的宗教,——這就是我五十年前幼稚而又狂妄的不容忍的態度了。

    
我自己總覺得,這個國家,這個社會,這個世界,絕大多數人是信神的,居然能有這雅量,能容忍我的無神論,能容忍我這個不信神也不信靈魂不滅的人,能容忍我在國內和國外自由發表我的無神論的思想,從沒有人因此用石頭擲我,把我關在監獄裏,或把我捆在柴堆上用火燒死。 我在這個世界裏居然享受了四十多年的容忍與自由。我覺得這個國家,這個社會,這個世界對我的容忍度量是可愛的,是可以感激的。

    
所以我自己總覺得我應該用容忍的態度來報答社會對我的容忍。所以我自己不信神,但我能誠心的諒解一切信神的人,也能誠心的容忍並且敬重-切信仰有神的宗教。

    
我要用容忍的態度來報答社會對我的容忍,因為我年紀越大,我越覺得容忍的重要意義。若社會沒有這點容忍的氣度,我決不能享受四十多年大膽懷疑的自由,公開主張無神論的自由。



    
在宗教自由史上,在思想自由史上,在政治自由史上,我們都可以看見容忍的態度是最難得,最稀有的態度。人類的習慣總是喜同而惡異的,總不喜歡和自己不同的信仰、思想、行為。這就是不容忍的根源。不容忍只是不能容忍和我自己不同的新思想和新信仰。一個宗教團體總相信自己的宗教信仰是對的,是不會錯的,所以它總相信那些和自己不同的宗教信仰必定是錯的,必定是異端,邪教。一個政治團體總相信自己的政治主張是對的,是不會錯的,所以它總相信那些和自己不同的政治見 解必定是錯的,必定是敵人。

    
一切對異端的迫害,一切對「異己」的摧殘,一切宗教自由的禁止,一切思想言論的被壓迫,都由於這一點深信自己是不會錯的心理。因為深信自己是不會錯的,所以不能容忍任何和自己不同的思想信仰了。

    
試看歐洲的宗教革新運動的歷史。馬丁
路德(Martin Luther)約翰高爾文(John Calvin)等人起來革新宗教,本來是因為他們不滿意於羅馬舊教的種種不容忍,種種不自由。但是新教中歐北歐勝利之後,新教的領袖們又都漸漸走上了不容忍的路上去,也不容許別人起來批評他們的新教條了。高爾文日內瓦掌握了宗教大權,居然會把一個敢獨立思想,敢批評高爾文的教條的學者塞維圖斯 (Servetus)定了「異端邪說」的罪名,把他用鐵鏈鎖在木樁上,堆起柴來,慢慢的活燒死。這是15531023日的事。

    
這個殉道者塞維圖斯的慘史,最值得人們的追念和反省。宗教革新運動原來的目標是要爭取「基督教的人的自由」和「良心的自由」。何以高爾文和他的信徒們居然會把一位獨立思想的新教徒用慢慢的火燒死呢?何以高爾文的門徒(後來繼任高爾文日內瓦的宗教獨裁者)柏時(de Beze) 竟會宣言「良心的自由是魔鬼的教條」呢?

    
基本的原因還是那一點深信我自己是「不會錯的」的心理。像高爾文那樣虔誠的宗教改革家,他自己深信他的良心確是代表上帝的命令,他的口和他的筆確是代表上帝的意志,那末他的意見還會錯嗎?他還有錯誤的可能嗎?在塞維圖斯被燒死之後,高爾文曾受到不少人的批評。1554年,高爾文發表一篇文字為他自己辯護,他毫不遲疑的說:「嚴厲懲治邪說者的權威是無可疑的,因為這就是上帝自己說話。…… 這工作是為上帝的光榮戰鬥。」

  
上帝自己說話,還會錯嗎?為上帝的光榮作戰,還會錯嗎?這一點「我不會錯」的心理,就是一切不容忍的根苗。深信我自己的信念沒有錯誤的可能(infallible),我的意見就是「正義」,反對我的人當然都是「邪說」了。我的意見代表上帝的意旨,反對我的人的意見當然都是「魔鬼的教條」了。



    
這是宗教自由史給我們的教訓:容忍是一切自由的根本;沒有容忍「異己」的雅量,就不會承認「異己」的宗教信仰可以享受自由。但因為不容忍的態度是基於「我的信念不會錯」的心理習慣,所以容忍「異己」是最難得,最不容易養成的雅量。

    
在政治思想上,在社會問題的討論上,我們同樣的感覺到不容忍是常見的,而容忍總是很稀有的。我試舉一個死了的老朋友的故事作例子。四十多年前,我們在《新青年》雜誌上開始提倡白話文學的運動,我曾從美國寄信給陳獨秀,我說:

        
此事之是非,非一朝一夕所能定,亦非一二人所能定。甚願國中人士能平心靜氣與吾輩同力研究此問題。討論既熟,是非自明。吾輩已張革命之旗,雖不容退縮,然亦決不敢以吾輩所主張為必是而不容他人之匡正也。

獨秀在《新青年》上答我道:

         
鄙意容納異議,自由討論,固為學術發達之原則,獨於改良中國文學當以白話為正宗之說,其是非甚明,必不容反對者有討論之餘地;必以吾輩所主張者為絕對之是,而不容他人之匡正也。

我當時看了就覺得這是很武斷的態度。現在在四十多年之後,我還忘不了獨秀這一句話,我還覺得這種「必以吾輩所主張者為絕對之是」的態度是很不容忍的態度,是最容易引起別人的惡感,是最容易引起反對的。

    
我曾說過,我應該用容忍的態度來報答社會對我的容忍。我現在常常想我們還得戒律自己:我們著想別人容忍諒解我們的見解,我們必須先養成能夠容忍諒解別人的見解的度量。至少我們應該戒約自己決不可「以吾輩所主張者為絕對之是」。我們受過實驗主義的訓練的人,本來就不承認有「絕對之是」,更不可以「以吾輩 所主張者為絕對之是」 。

                            
四八、三、十二晨  1959.3.12

(原載1959316
《自由中國》第二十卷第六期    收入李敖(劉紹唐)主編:《胡適選集雜文》227-233頁,臺北:文星(傳記文學社)印行,,1963/70版等等各種選集)

2012年5月23日 星期三

0524 2012 四 晴





"改變j外食計畫! 康志峰送兩盒油子飯來  所以回家吃飯盒"

志峰 是1998年為我們設計網站www.deming.com.tw 的台大畢業生
我看過他在椰林大道上用杜鵑花寫給在美國留學的情書
他弟弟剛退伍時 倆人常找我聊天
他結婚時剛好某大會計公司買一批書我就轉包給他們--
新人在中泰賓館還演奏一下鋼琴
他們來過這兒接受些新書
今天他來電我就猜一定有喜事果然.
祝賀你們


 對了 志峰 我以前都用他 Jeff 叫他. 他應該是與允晨的主編同名不同姓
他是峰高科技的 總經理
公司 網站 www.oriontech.com.tw
.
***
樹齢300年の木で茶摘み 藤枝市の茶農家で100歳の平口猛志さん
我1987年在藤枝市藤枝市 住過約一個月呢
去年整理日記發現那樣遙遠
静岡伊勢丹/鉄舟寺/龍華寺/草薙神社

***
張華  其實這篇我以前在德勒茲論文學等書看過  臺灣可能也有出版
第三章 劉易斯·卡羅爾
Critique et clinique 批評與臨床
 批評與臨床原作名: Critique et clinique作者: 【法】吉爾·德勒茲譯者: 劉云虹 / 曹丹紅出版社: 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年: 2012



***世煜夫婦的奇緣
諸君,

這裡絕對不會搞重劃或都更,因為底下是排水的圳溝,
不可能填起來蓋大樓。
幸好還留著一咪咪大佬和大亨都無法染指的綠地給下町的住民喘口氣

http://blog.roodo.com/michaelcarolina/archives/19531292.html

Enjoy Reading

封建 殖民

  殖民拉丁文 colōnus, 原意 (hc案settler)與古代中國 的封建(封建親戚,以蕃屏周。)相近--


李宗侗及《希臘羅馬古代社會史》《李宗侗自傳》等
漏 或許有意

從敘事角度以及作品總體思想內涵看《牡丹亭》的後半部

主講:王靖宇先生(

 近8點
今日世界出版社的天生英哲Yankee from Olympus, 1944, 香港1962年初版--採用讀者文摘的摘要版 , 1975年八版



這本書的結尾  引下述演講詞 HOLMES' 1884 MEMORIAL DAY SPEECH 黑體字部分


But, nevertheless, the generation that carried on the war has been set apart by its experience. Through our great good fortune, in our youth our hearts were touched with fire. It was given to us to learn at the outset that life is a profound and passionate thing. While we are permitted to scorn nothing but indifference, and do not pretend to undervalue the worldly rewards of ambition, we have seen wih our own eyes, beyond and above the gold fields, the snowy heights of honor, and it is for us to bear the report to those who come after us. But, above all, we have learned that whether a man accepts from Fortune her spade, and will look downward and dig, or from Aspiration her axe and cord, and will scale the ice, the one and only success which it is his to command is to bring to his work a mighty heart.
思果先生的翻譯是:
"不管一個人是從幸運女神那兒接受了他的鏟子低下頭去挖土 或是希女神那兒接受了他斧頭和繩往冰上爬 唯一屬於他的成功在於做事要有一顆剛毅的心。"


 我對翻譯的一些看法: 這牽涉到神話"希望女神"的翻譯可商榷。Aspiration是與"幸運"對比 或許是"努力女神"。"努力" (自力奮鬥)即 action of desiring and striving for something"....
我根據Shorter O.E.D  "aspiration"詞句 的一句 B. Bainbridge的 "His entire life, with its small triumphs and disasters, its boundless hopes and aspirations for the future."
 其中hopes 和 aspirations是 對比
 末句"唯一屬於他的" 或許可改成"唯一他能控制的,就是成功在於做事要有一顆剛毅的心。"..



胡適與女記者宣中文/ 漢代太學 (公孫弘)/ 晏同叔的詞點斷


 
1959122 星期三

下午《公論報》記者宣中文和常生君等來訪論音,談談中古思想史和中研院的狀況。


 最後談起" 拿筆桿寫文章的人也是有權有勢的;不過文章要寫得好,也可以不朽我們發表思想要注意的兩點: (一)自己的信心;必須有值得講的話,才寫。(二)正如毛子水引!古人說的"情欲言,辭欲巧",所謂巧,就是說出的話要人聽得進----所謂"順耳"-----,更須善用你的權力 我說的"善用你的權力",不是說有了群眾便可以隨便說話,拿勢力來壓人用勢力來壓人不是容忍的態度 我們要相信我們的話也許會錯的這是言論家應有的態度 。"《公論報》1959.12.6


2012年5月22日 星期二

0523 2012 三晴


Kevin LIN 來訪 送杉林溪的茶葉
我們在易牙居  主要是近十年他多次來訪附近的餐廳多已體驗過
他近幾年花許多力氣在雷虎公司的新事業部:牙醫用的手機  這產品因為日本去年的震災讓他們有美國市場的突破口......他多年前在國際大製造商Emerson (該公司十幾年是中國的前五大投資商) 服務過 這幾年服務於很不一樣的 本土廠商 產業生態和公司做法和想法都相當不同
所以我們 可以談許多.......飯後帶他去對面的胡思二手書店 這檔次臺中市比較少 我買一本
今日世界出版社的天生英哲Yankee from Olympus, 1944, 香港1962年初版--採用讀者文摘的摘要版 , 1975年八版
天生英哲Justice Oliver Wendell Holmes: Law and the Inn...
(Kevin 不知道今日世界出版社的書可見我們差一世代 他說他的藏書中唯有金庸全集為兒子所利用 其他如陳之藩的或物理學家費曼的都乏人問津....)

回來我帶他去隔壁的舊香居 他取得一套開幕印刷品 它們幾月來一直在添書 我很有興趣的多近五千元/本不過第一次注意到臺北帝國大學圖書館的藏書票 老闆說日治時代的書多有它而我則是初見.....

我們也談到企業世和我現在"閒閒美代子" ---每天花幾個小時搬資料blogging ---美其名留給世界一些遺產--但願如此現在每日六七百不知名的朋友  讀些但願有些營養的東西


(為什麼我對聖人看法稍不同  在90年代初 許多洋公司節省 連總經理搭香港-台灣班機都規定要搭經濟昌艙   有一次我搭商務 到行李臺發現我是第二名 在中國做慈善的王建煊已登先 我很佩服這些"退休"公務員......)



賺錢再捐錢何樂不為 享受權力春藥

監察院長王建煊表示,他自認是監察院的「肥貓」,有車有秘書,但自省付出與領到的薪水不等值,對不起納稅人及國家社會;決定捐出院長6年的薪水2000萬 ...蘋論:煎茶院

早上可能看1/2~2/3部 雪鄉
NHK 四十二歲成年式  同期昭和四六會大樹   1971級  250人65人參加大曲  梵天唄
 他們一起到森林拜樹伐木回去做奉鈉的"道具"  完成之後 一一到各同學家去 祈福(防厄) --- 日本是家人站在門外受福答唄 同學們在屋外梵天唄
然後他們決定到一些地方企業去祈福.....
最後將道具等"攻回"神社...
可能歷時近月

FlipBooth - 大曲駅での梵天唄 - Free Pinoy 24 TV

www.flipbooth.com/yt/o3eh0-8KiBg/ - 頁庫存檔 - 翻譯這個網頁
展示用の梵天が完成して大曲駅に展示となりました。参加してくれた皆さんでの梵天唄

陳寬仁老師到彰化演講: (他今早給我們的)
(位於彰化縣的建國科技大學,最早是建國工專,歷史很久。彰化、
台中一帶中小型工廠,中級幹部校友很多。我當年在羽田時,左右手都是他們校友。
夏太長原是空軍官校畢業,眼病不能飛。當年我在國防部服務時,國防部與淡江大學合作開管理科學研究所。我是兼任副教授。教過夏太長,並且指導他的碩士論文。吳天鑫同班。夏後來考交通大學博士班,我替他寫了推荐函。讀完博士在經國號工廠工作,至退伍。進入建國任教已十三年。去年底昇任管理學院院長。是虔誠的天主教友。難得他一直記得我。)

感謝!感謝!有機會讓我動一動!給我這個機會再來到彰化。
一口氣講了二個半小時,很順暢,自己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注意聽的幾個學生很專心,我看見他們點頭,也做筆記。有一位皮膚黑黑臉圓圓的像貌不錯,我叫他不必抄。叫他找你。你也不妨打聽一下,反應如何?有個胖子會打嗑睡。最後排二個女生在忙別的事情。二個大陸留學生很用心聽,事後我與他們聊了一會。總而言之,我想學生一般反應會不錯。
  回到養生村近十點,收拾睡覺。今早睡到八點多才醒,錯過了樓下早餐時間。正好有你贈送的「土鳳梨酥」可吃。好吃!很道地!餡子真正是鳳梨!
  這次、可惜吳天鑫沒來見一見面。幾十年啦!有機會、你叫他直接到我村裡來!      最大希望在你院長任內,我能再來建國一次!
你要寫我,是否可以想出些當年的小故事?或是簡立如何如何;周福星如何如何等等。或是同學間趣事。增加一點可讀的趣味性。總主筆鍾漢清以後會與你聯繫。
願 天主降福

 世煜兄和卡洛是先行者. 他們昨晨:


今早散步路線是穿過台大校園到永福橋下的河濱公園,
過客家文化園區的陸橋
走到紀州庵
然後到汀州街的康樂意吃早餐
再走到南門市場
原本老爺要買菜,問了菜價,暗幹幾聲
嫌貴
悻悻然離去
搭204公車回
全程3.5小時
我11點半出發烈日當空1310回來: 只走他們的內一圈  將從懷恩堂走到臺大水源校取區底研
沿水源路--即堤防外側---此地為師大以南的一大地下水道處理處 

後方即客家文化中心--外面因有許多"就地保護的樹木
所以庭園還可以 內部因為剛開張 (2011年10月) 內容幾乎可說貧乏 (3樓電梯前的檳榔汁還未清理 )
不過我在不怎麼豐富的書中立著翻閱新竹縣文化局的三本北埔書: 民居/寫真集/事件百年紀念 還有一本南天印30年代羅香林客家研究導論 (建議他們多買些書     一直在回憶我10歲時大甲的巫永棋先生約我到他家玩是道地的客家.......)

回程在泰皇餐廳商業午餐99元 他們兼賣水果  妙的是有位女士進來買一根巴蕉8元拿千元鈔老闆說下回再給錢 她就坐下來慢慢品嚐

回來接到詩人親筆函一封:「經由一顆溫柔心」詩的信使:《美麗島詩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