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7日 星期一

0508 2012 二晴

昨天 雪山隧道的死亡災難 我看管理當局的說法有掩飾安全措施/設備的問題 的嫌疑
Taipei, May 8 — At least two people have died and 22 injured, seven of them seriously, in an accident which involved two buses and a car in a tunnel in Taiwan. The three vehicles collided Monday afternoon while dodging a stationary van in the tunnel.
半夜將紀贇的心經論文翻過一次 有一處明顯的排版位移

800起來 上網給FANNY "末學"的說明 她真的應該保重身體*

去福利社沒東西 買米粉回去  某台大老師跟我打招呼他已省來多時
....


小燕傳來的趙老師的BLOG   我現在想不起你們其他人的EMAILs
不過你們應該將東海現代舞蹈社的歷史推前到1972/1973
你們第一次在銘賢堂的表演 現在還印象深刻


查資料的順序  Dangerous Liaisons,  Christopher Hampton, Lancing College, Lancing
燕說晚上阿丁請她客

692 4
翻讀《福嚴佛學研究》第七期 錦坤兄和其新加坡朋友的文章
似懂非懂 不過學幾個字詞: 贇,坐實,末學,乙正

YY給我們趙建中先生的東海回憶錄中的現代舞蹈社的回億
我給老康阿擘 他們大概不願意談當年之狂飆

"東海沒有工友 我們親自整理我們的校園 呂惠美幫助東海工作營

東海還有一向心力強的社團叫聖樂團.....
這是Wilma 說  "梁思成認為在清華學校讀六年太不緊湊 可以減少"不然
因為生命的學味不局限在課堂與書本

讀林獻堂遊英國  查倫敦地圖 他有他的幽默 如父子三人到扒手街頭的失物 大英博物館去2次只逛一半只能記下

A.Steven文論   舉Willian James給Bergson說  讀其著作如讀完MADAME BOVARY  有音樂焉

胡適blog 作的是葛森  1960年代中廣是有活力新人的組織
美國歷任總統那五位最偉大? 王大空 、 葛森
看到生態節目 杜甫成都草堂攤販賣小馬鈴薯 我竟不知道此味
林徽因文集 此 很感人尤其是悼志摩紀念志摩去世四週年 兩文
 林徽因給他女兒寶寶(梁再冰 她多次出現在梁思成與林徽因 的電視節目之訪談    因她11歲在雲南等地都有日記)的信( 附兩張手繪地圖) 最好


*隨函附上作曲家:普契尼,在歌劇「蝴蝶夫人」裡著名的詠嘆調,曲名:最美好的一天,由我最欣賞的女高音:卡拉絲所演唱,她演唱版本被公認為最好,呈現女性最溫柔婉約的一面,郵件最後附上歌詞中文翻譯供您參考

誠摯祝福您  每日皆是最美好的一天

末學文妃(慈廉)恭敬合十
2012-5-8



最美好的一天   歌詞

美好的一天,
你我將會相見
一縷清煙自大海的邊際升起
之後船隻出現海面白色的船駛入港口
以驚人的禮砲,向眾人示意
你看見了嗎?他回來了﹗
我不該下樓與他相見,我不該
我只佇立在山丘翹首以盼
漫長的守候我也無怨無悔無倦怠~
如渺小的黑點向山丘走來
是誰?是誰?會是誰?
他何時會來? 他會說些什麼?
我將躲起來噤聲不語
半為戲弄他,半為不讓自己
在重逢的剎那因喜悅而死去
然後稍顯緊張的他將對我說︰
啊﹗我那被馬鞭草香環繞的美麗妻子﹗”
他每次都這樣呼喚我。
我向你發願﹗這些都將美夢成真﹗
恐懼你自己留著
我會秉持堅定的信念,引領期盼。






 晚餐台大75 無意間聽何懷碩談他的台的自我完成




本校100學年度第2學期通識教育論壇「我的學思歷程」~何懷碩教授主講 2012-04-23 
(一)演 講 者:何懷碩教授 (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及研究所)

(二)主 持 人:羅清華副校長

(三)時  間:101年5月8日(星期二)晚上7:00至9:00

(四)地 點:本校文學院演講廳

(五)主辦單位:本校共同教育中心


說世代
說 自我完成
 說台灣藝術界之黑暗
 說民族主義


 一九四一年生於廣東潮安 學歷: 武昌湖北藝術學院附中 湖北藝術學院美術系 臺灣蘆州橋大先修班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 美國紐約聖約翰大學藝術碩士 中外知名水墨畫家與書法家 經歷: 任教中國文化學院美術系 任教於世界新聞專科學校電影科 國立藝術學院副教授 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碩博士及研究所教授   國內外展覽紀錄: 歐美、中港臺展出多次 獲獎: 畢業系展第一名教育部長獎 第17屆十大傑出青年 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 當選國際青商會十大傑出青年

著作: 《孤獨的滋味》 《創造的狂狷》 《何懷碩畫集》,
1973 《苦澀的美感》,1973 《十年燈》,
1974 《藝術、文學、人生》,
1979 《風格的誕生》,
1981 《懷碩造境》,1981 《何懷碩畫》,
1984 《煮石集》,
1986 《藝術與關懷》,1986 《大師的心靈》 《給未來的藝術家》 《懷碩三論》 《繪畫獨白》,
1987 《變》,

 澄社,成立於1989年4月17日台灣自由主義學者論政社團。成立之初,希望在中國國民黨民主進步黨兩黨競爭的態勢間,發出「第三種聲音」。在組織章程中訂立「論政而不參政」的標準。

澄社成立之前,1960年代末期,許多標諸自由主義學者留學返回台灣,參與《思與言》、《大學雜誌》等刊物編務、撰文。1970年代後,又相繼於《聯合報》、《中國時報》、《自立早報》撰文評論時政,於1980年代達於高峰,面對台灣解嚴的政治局勢,希冀藉由輿論推動政治改革,因而逐漸聚集。於是由胡佛楊國樞文崇一李鴻禧韋政通何懷碩張忠棟等七人為創社發起人,邀集李永熾林正弘徐正光張清溪張存武張曉春張春興陳師孟黃光國黃武雄黃榮村葉啟政蔡墩銘蕭新煌瞿海源共十六位學者參與,正式創社,推選楊國樞為第一任社長。
成立後,由楊國樞發表創社聲明〈我們為什麼要組織澄社〉,聲明中對當時國民黨主政下的政治、社會局勢提出批判,要求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實踐《中華民國憲法》、回歸憲政;而對特權壟斷、資源獨占、族群衝突問題也有所訴求。創社成員討論聲明內容時,已經隱約浮現臺灣統獨議題

1990 《何懷碩庚午畫集》,1990 《何懷碩四季山水長卷》,1990   編《近代中國美術論集》(六冊),
1991   校訂《傅抱石畫論》,1991 《何懷碩文集》,
1993 《人生論:孤獨的滋味》、《藝術論:創造的狂狷》、 《藝術論:苦澀的美感》、《畫家論:大師的心靈》,合輯出版,
1998 《何懷碩己卯畫集》,
1999 《域外郵稿》 《給未來的藝術家》等近二十部

評審經歷: 臺北國際婦女會繪畫比賽評委 巴西聖保羅第十二屆國際雙年展審選委員 國家文藝獎、全國美展、全省美展評審委員 典藏: 中外美術館、博物館與著名現代藝術收藏家所收藏

擅長山水、書法,也是知名評論家和文學家,著作甚多。曾獲得十大傑出青年。 何懷碩認為美是一種心物交融,企圖以苦澀的美感表現崇高淡雅的氣質。

  《懷碩三論》是藝術家、評論家何懷碩先生30多年來所寫的文字精華大整合。包括他過去出版十本書中最重要文章的精選、修訂以及近十年來所寫未出版的新著。
三 論是《人生論》、《藝術論(上、下卷)》、《畫家論》共四冊。分別為《孤獨的滋味》、《創造的狂狷》、《苦澀的美感》、《大師的心靈》,涵蓋了他人生、思 想、心靈活動的全領域。《人生論》是他在人生行旅中種種品味、發見、感想與思索的文章。《藝術論》是他藝術思想截至目前為止最重要的觀念性論述文字。《畫 家論》則是他對近代一個半世紀以來中國最傑出畫家的評論。懷碩先生的另一隻筆則是他的繪畫創作,繪畫與文字創作對他來說是行者的兩足、飛鳥的雙翼,兩者他 都有同樣豐碩的成果,在畫壇上是少見的異數。《懷碩三論》四書之出版可以說是他三十年心路歷程之告白,也意味著他另一生命階段的再出發。而對於與他神交的 讀者朋友以及後來者,《懷碩三論》的編輯出版也隱含了他對他們的感激與期待。

作者:何懷碩,1941年生,台灣國立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美國紐約聖約翰大學藝術碩士。先後任教於國立師範大學、清華大學。現任國立藝術學院教授。出版著作《苦澀的美感》等共十冊,繪畫創作出版有《何懷碩畫集》等五冊。

序:人生論:孤獨的滋味生而為人,若對人生沒有感想與議論,是很遺憾的事。
這 本《人生論:孤獨的滋味》就是我30年來對人生世界的吟味、思索與感想的文集。收入本書最末的一篇叫「游思艸」,其實那是我20出頭所發表最早的散文。雖 然現在已修削過,但仍不掩其少作之幼稚。幼稚誠可紀念。沒有想到後來我寫那麼多量的論評文字。不過,從「游思艸」起,我斷斷續續也寫了不少這一類文章。立 緒出版社今年出版我三種書(四冊),並為此書署「人生論」的副題。在人生的行旅中發感想,確是我最愉快的心智習練。這本書精選了我的《煮石集》(1985 年「聯副」煮石集專欄;1986年圓神出版社出版)中的一部分及在它前後所寫的同類文章。尤以1991年至95年應香港明報月刊之邀所寫的專欄(同時在台 北中國時報「人間」副刊發表)為最多。每篇末尾附有寫作年月,但略去發表處所,也不按時間次序。所謂精選,大體上以能超越時空局限,有普遍、永續的意義者 才入選。雖不敢「與永恆拔河」,但時過景遷的文字都嚴予淘汰。此次並做了一番修訂。
思辨與抒感是這些文章的兩個特色。將我所深信的理念與心中真
誠的感受通達地寫出來;不在「作文」或「炫巧」。這是我寫文章的信念。本來想寫一篇長序,忽然覺得沒有必要。也來不及請師友寫序。謹附錄梁實秋先生1986年為《煮石集》所寫的序留作永遠的紀念。-----何懷碩??998年4月24夜於台年8月於台北







文/余光中
何怀硕 月照大荒 75X99.5cm 2000年作
何怀硕 月照大荒 75×99.5cm 2000年作


 何懷碩月照大荒75×99.5cm 2000年作

    
何懷碩手中的那枝健筆,不但能畫,而且能文。他的書法也很俊逸:三十年前為我所寫的黃庭堅水仙詩,一直高懸我客廳的顯處。何懷碩當然是卓越的名畫家,也是犀利的評論家,筆鋒所至,廣闊的題材如生命與社會,專業的領域如中西畫史與畫家專論,無不雄辯滔滔,趣談娓娓,動人清聽

    
到1998年為止,他的著作已有十三冊,但其中有部分重疊,而《懷碩三論》 百花文藝出版社,即《孤獨的滋味》(人生論)、《苦澀的美感》(藝術論)、《大師的心靈》(畫家論),當為他一生評論的核心。加上2003年新出的經驗之談《給未來的藝術家》,評論家何懷碩的成就相當可觀。

    
《給未來的藝術家》令我驚喜,因為所附的插圖令人大開眼界,不但有中西現代畫的名作,還有當代日本與中國的佳作,大多為我生平初見。而尤其令我興奮的,是其中還包括何懷碩的最新作品《夢幻金秋》(2000)與《觀音山》三幅(2003)。另一新作《川端康成》(2003)肖像,繼以前的《吳昌碩》、《齊白石》、《黃賓虹》、《杜甫》之後,說明了何懷碩的人像畫另有勝境,不容他當行本色的山水畫完全遮掩。

    
《孤獨的滋味》是何懷碩的人生論,是他從在台港報刊所寫的專欄中選出的六十六篇文章,題材自宗教到文化,美容到嗜好,自由到自卑,悲觀的快樂,有的形而上,有的塵世間,有的說理,有的抒情,顯示作者興趣之廣,學養之富。大致說來,作者的態度是嚴肅的,卻不時透出幽默,甚至冷嘲熱諷,有時更正話反說,大做翻案文章。例如《說減法》一篇,就指出現代人物慾太重,凡事貪多,反為所累,所以若求心安理得,就應舍無厭的加法而行有守的減法。又如《說自由》一篇,開端就跟盧梭抬槓,迳說“人乃生而不自由”,因為時代、地區、家庭、體質、相貌等等都已先天注定,不由自主。又說人之一生,孩時固然不能自主,老來又何曾能得自由;中間的青年與中年更是難關重重,淪為虛榮與貪念之奴,所以自拯之道只有在精神上超越這種種束縛。

    
何懷碩的文筆大致流暢自然,不時有警策之句;說理的時候不淪於單調,故有理趣,而抒情的時候則更見生動,富於情趣。他不僅是人生世態的評論家,更是相當出色的散文家,甚至頗具抒情散文家的潛能。其實中國藝術的傳統本來就有“畫中有詩”之說,非但畫境有詩,抑且畫上常常題詩,所以凡有中國文化修養的畫家,本質上都是詩人,而會寫抒情散文原很自然。所以在《繪畫與文學》的長文中何懷碩就說:

    
詩為“精神理念”與“感性形式”之中庸,為客觀藝術與主觀藝術兩端之和諧的結合。所以,我以為詩為一切藝術之靈魂。但這樣說,似乎說一切藝術只是一具軀殼,我不是這個意思。換一句話來說,其他藝術與詩在最高精神上是殊途同歸。

    
我曾有《繆思的左右手》一文,比較詩與散文的關係,結論是:“詩是一切文體之花,意象與音調之美能賦一切文體以氣音:它是音樂、繪畫、舞蹈、雕塑等等藝術達到高潮時呼之欲出的那種感覺。散文,是一切作家的身份證。詩,是一切藝術的入場券。”此意與懷碩之說當可互相印證。

    
懷碩的藝術論,體大思精,是他專業評論的扛鼎力作。其中的四十多篇文章裡,有些地方會相互重複,但是不論研討的是藝術的本質,藝術與其他領域的關係,中外藝術史觀,或是個別藝術家的評價,何懷碩的論述都“吾道一以貫之”,基本的信念謹守不渝,那便是:一位藝術家努力的方向,應該是在民族性的本位上發揮自己的俱性;如果越過民族性而要追求所謂的世界性,則不但民族性會被架空,而且會發現,所謂世界性實際上只是文化帝國主義泛西化的幻覺而已。但是在另一方面,中國繪畫的傳統累積既久,陳陳相因,對現代畫家的壓力太大,無論在題材或技法上都必須突破,所以向西方借石攻錯亦為生機。不過,取法西方只是一種手段,不能誤為目的,否則就會喪失自己的民族性。同時也不必趕著西方的潮流一路追踪步武,成為西化之奴。中國繪畫需要現代化,但西化不等於現代化;西而不化,就不能為現代化帶來生機。美容,畢竟不是變化體質的健美之道。正如何懷碩在《說美容》一文中所說:“過度'美容'的後遺症就是'毀容'。”他更指出,改善中國繪畫之道,也不盡在向西方取經。例如沿習日久的文人畫,養成了以簡馭繁,以逸代勞,以不畫為畫,以留白為含蓄,以文人名士遺世忘俗自高,甚至淪繪畫為文學雅趣之附庸。於是豪傑之士力圖自拔,而有吳昌碩與​​黃賓虹向金石的鐵畫銀鉤去求古拙,任伯年與齊白石向民俗的江湖市井去求天真。

    
何懷碩的結論是:傳統藝術要現代化,外來藝術要本土化。這信念與我在文學上一貫的主張完全相同。

    
《大師的心靈》一書是何懷碩的畫家論。此書使我得益匪淺,不但可以認識中國現代畫個別的大師,更可進而窺探百年來中國畫史的演變。何懷碩在近百年來的畫壇名家之中,嚴格選出了八位大師,依次為任伯年、吳昌碩、齊白石、黃賓虹、徐悲鴻、林風眠、傅抱石、李可染。

    
《大師的心靈》一書由一流的名家來細說他的前輩,誠然高明,而所附的插圖也選得很豐富,可以大開讀者的視野。例如傅抱石的那幅《湘夫人》,印證的詩境是“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那帝子綽約的豐姿,那漫天降落的楓葉,襯著洞庭層層迢遞的風濤,那種神秘的清淡高雅,雖然沒有波提且利的《維納斯之誕生》那麼富麗,性感,但其微妙的魅力卻不遜色。連屈原見了,怕也會驚艷不已吧。好在楓葉沒用艷紅著色,否則就墮入商業氣息的陋俗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