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0日 星期五

0331 2012 六 雨


落花

 謝謝
Justing 中國質量協會 2012(170期) : 此資訊太好玩 很有趣
Tony 寄1970等年的東海聘書 校長是吳德耀  我1971年入學 她已經走人 謝謝她的校長公館 讓我們有美麗的新鮮人


整理 1987年 一位很親近的日本友人之照片 現在卻已經沒印象  存書壓力

 翻讀Edo 時代繪畫等Japanese Art of the Edo Period (Everyman Art Library)
C Guth (Author)
 The Edo period saw the growth of an urban culture of extraordinary richness, sophistication and cultural diversity, and an unprecendented flowering of the arts, in painting, woodblock prints, ceramics, laquer and textiles. This text offers an overview of the arts of the Edo period as they developed in Kyoto, Edo, Osaka and Nagasaki, illustrated with the work of artists such as Korin, Utamaro and Hokusai, as well as with lesser-known artists of the time. By examining the cultural relationships arising from the movement of artists between cities and between country and city, as well as the growing influence of Chinese and Western art, this book offers an analysis of, and insight into, the artistic developments of this most dynamic period in Japanses history.
  • : 176 pages
  • Publisher: Cassell (March 11, 1996)
  • Language: English

週六(31)上午10:33火車和媽北上, 參加晚上板橋阿姨孫女(阿國女兒)的喜宴, 晚上會在你那兒過

840圖書館

讀  梁任公先生年譜長編初稿梁任公先生年譜長編初稿


Hans 理論多
約2點 帶媽媽去多多麵店
比較新奇的是他在牆上廣告採用Virgin橄欖油
約4時 路上碰到戴久永老師夫婦





讀 梁任公先生年譜長編初稿  這本1958年的書 必須加以大整修
我先讀它的歐遊一年 寫得太簡略  他十萬元 出遊 帶一隊菁英 在法國德國督受到官方接待 在法國避暑勝地天寒地凍中苦學英文....


漢清

你如果有存書壓力,要不要捐一些給高雄市第一社區大學我想來設置一個圖書室。

阿擘



我最好的會送台大和貴校
開店賣的是另外一批
又  我隔壁的舊香居要開張 走真正的絕版書  我猜首批是于右任故居的東西  前幾天看到些字畫和諸如 1945年的燕京學報 (司徒雷登60歲特刊....)



謝謝kj回來 轉寄的一些東西 



2012年3月29日 星期四

0330 2012 五 晴

 YY 開會 電梯前 2100 總幹事辭 晚上續關心


布拉姆斯:給法國號、小提琴與鋼琴的三重奏 鋼琴與長笛的對話


買書
上日文課  建議老師將他門中廣六人合唱團的故事說起來

1230-1400144文學院音樂會布拉姆斯  給法國號 小提琴 鋼琴的三重奏

晚上 懷恩堂音樂會

 看馬英九將建商們請進總統府  振興經濟  讓你北市的建築物飆漲
郝龍斌 假各種名目 放寬容積率 圖利建商
現在 所謂依法行事  假法律之名 政府團隊與建商雙重唱

文林 都更 士林憤痛,民怨彌重


周三 YY在捷運車站看到被遣送到市府和政大的學生回流......

看馬英九建商們請進總統府  振興經濟  讓你北市的建築物飆漲
郝龍斌 假各種名目 放寬容積率 圖利建商
現在 所謂依法行事  假法律之名 政府團隊與建商雙重唱
文林 都更 士林憤痛,民怨彌重
---
在英文出版業  牛津大學等地 高手如雲

不過漢文還有許多空間
唐香燕的 第七天 倫敦十日談

http://mylightning.blogspot.com/2011/12/2011_01.html
這首詩打動了所有的讀者,後來成為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最有名的一首詩。戰爭結束以後,英王喬治五世提議國人在每年的十一月佩帶虞美人花紀念終戰。終戰,何 曾終戰?其後英國人更以佩花擴大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戰。所以,花心上的小字POPPY APPEAL,意思應該是:虞美人花的控訴。

我前幾天跟Ken說  Great War 等戰爭 讓英國菁英大量折損 多少造成英國勢大衰
----
前天跟趙老師談話 她說兩位同學 年少都不賤
一位是名統計史家 家學淵博 改行弄 Stephen M. Stigler. The History of Statistics: The Measurement of Uncertainty Before 1900..... (他的同事 Gerge E. Box 總喜歡說 他Stephen愛說 妳最近的論文 幾百年前的某某似乎說過...... )
The taming of chance by Ian Hacking 我跟趙老師說Ian 來台灣談的是科學哲學

另一位是王"教授" 名小說家 高一起就只專攻英文 (這為我比較不佩服 看台大外文系取消入學的數學要求 可知  見仁見智.....)

2012年3月28日 星期三

0329 2012 四 晴

 昨晨讀 Levi-Strauss 或許應該寫短文 他的日本學
昨天晚上讀楊聯陞1944-46年給胡適的信


湯恩比作品


謝謝
蘇錦坤Ken先生的郊遊嚮導和後勤支援
民國101年03月28日星期三 搭乘列車從<臺北>前往<侯硐>houtong? 是平埔族語
我們夫婦與趙民德老師夫婦一起出發 他們這一輩子都沒搭過那樣長的區間車 (瑞芳站許多航空業的老外 他們(紅毛國女性如巨人 他們要去平溪 很喜歡台灣人情  這是玉燕和趙太太跟她交談的....)
Ken 懂得許多歷史文物和典故 譬如說 三貂嶺原來名叫聖地牙哥
趙老師給博物館中談昔日礦工生活的白話文史詩  因為他們真正為生活而賣命.....
Ken 一直念念不忘要跟隨吳念真的腳步 從侯硐走到九份去看電影
不過我們去走金字碑 去山頂看咸豐元年的碑已漫散
晚餐的鯊魚煙等都是趙老師請客



Ken知到我要寫品質史 先跟我講Acer Group 當初為ITT代工PC的學習故事  磁碟機重修/更換為日商的種種問題 多層PCB的規格變更問題 (華通電腦)
他也講代表某公司欲併購中國某廠商的品質領域的稽查 (譬如說SMT區防靜電的三層次追問....) 一句話 他們不確食
當然他也會談幾篇3-5萬字的論文的校改
以及 佛經校勘學的寫作  安世高的研究
我想起應該將過去在software engineering方面的種種inspection方式 與一千六百年-二千年前的方式比較


***
陳老師寄"養生村一瞥"
我昨天與他筆談
"您的日記很精采  ....每天激動下去
對了  清潔的頻率問題
我記得英國讀書時 被單更換和打掃是每周或者每2周一次
當然質量兼備"

他答

這裡是每月免費打掃房間一次  被單更換是自己的事


 這些notes 要謝謝趙家酒店的趙民德先生

昨天跟趙老師請教許多  他是抽樣理論專家
問他網路抽樣的問題 他說抽樣的基本是要了解每一事件的概率
所以盛行的作法無道理

養生村外的高壓電線似乎沒問題?

又跟他說起前天時代週刊的貓從19樓跳下 safe!  他說看過某研究 從9樓吊下來就翹掉 (yy說起花園新城的個案)  可能是翻身觸地時身體的方向.....

跟他談他的回憶錄 他說做一件事或工作譬如說台大畢業的中研院數學所 月薪800元..... 都認真做 離開那職位 就完全忘記 所以只能位朋友的回憶錄寫序 自己的呢 不可能寫的 ( 未結集的 多在他的網站中.....) 他父親的文集也類似....

談起現在大學太多 (我說 胡適在50年代末就說日本有四百家大學 質當然降低 不過女性受教育的機會大增.....) 他還說   以後統計所的所長職都可能請不到台籍的回來當......我跟他談起他家的朋友劉廣定教授引用的台大內部刊物 我都找部到  他說台大還未認為自己是一流的大學

2007/2008 有他的少作文集
趙家酒店:滕六,雪神名。飄著細雪的下午

戴明新經濟圈藏有約10個 趙先生

這是2010年的剪貼文
我請趙民德老師推薦人物 他說 心在南方
2002/12/18訪客人數
這是個讓大家各抒己懷,想什麼寫什麼的地方。文以載道、千錘百鍊,都不須是寫作時的顧慮。不論你有倚馬可待之才,或一向字字得嘔心瀝血,也不論任何文體、 任何題材,只要認為可與朋友分享的,皆歡迎你敲下鍵盤。你可以把這裡當作“傷心咖啡店”,也可以當作“我心深處”,對店裡的裝潢可有不同的品評,但在這裡 你可以自由傾訴,只要真心,就有知音。

2012年3月27日 星期二

0328 2012 三 晴

How Japan's Sharp Lost Its Edge/ Hon Hai coming to the rescue



早上
已後電趙老大 邀他參加

昨晚讀
『矢内原忠雄伝』(矢内原伊作)台灣部分  他是台灣之友

Tony Chen
二天日記
26 日  忽然手機接到胡永組來話,說高銓自美國回台,要約我同去聚聚。
我說已遷入養生村,不如請他二人來村參觀。他二人是品質學會最早一輩會員。胡曾擔任學會的幹事。高是台糖退休已經九十歲,胡小他一點。他們原來尚有宋文襄、何少川共四個老會員,每年四老聚會一次。多年前邀我參加,乃有五老年會,我只是小老弟。其中何少川較好客,也喜歡做東。宋於前年逝世,何在今年初病故,明天我們是三老年會。
27日  早餐前測血糖104,護士說最好低於90。上午,每月一次清潔工來打掃。她們共有四人。每人上午做三間下午做三間。看她年紀並不大,已有二個孩子大學畢業了,一個尚唸高中云。中午開飯音樂響起不久,高銓自林口來電話。於是去樓下交誼廳等候不久,他與胡永組乘接駁車到。逕領他倆到餐廳吃養生餐,飯後導遊一圈,來到室內,泡了一杯龍井招待。聊到三點,下樓乘接駁車離去。健康狀況:高仍然聲音洪亮,胡有點駝背了。高是極虔誠的天主教友,幾十年前就認識聖家堂的陳寬薇修女,今天送我一個聖本篤聖牌。晚上,我把聖牌掛在房門上。下樓買水餃上來吃。我發明一種吃法─以檸檬汁代醋。夠酸也養生。配菜是貝多芬第五號鋼琴奏鳴曲,皇帝!真過癮!



謝謝
蘇錦坤Ken先生的郊遊嚮導和後勤支援
民國101年03月28日星期三 搭乘列車從<臺北>前往<侯硐>houtong? 是平埔族語
我們夫婦與趙民德老師夫婦一起出發 他們這一輩子都沒搭過那樣長的區間車 (瑞芳站許多航空業的老外 他們(紅毛國女性如巨人 他們要去平溪 很喜歡台灣人情  這是玉燕和趙太太跟她交談的....)
Ken 懂得許多歷史文物和典故 譬如說 三貂嶺原來名叫聖地牙哥
趙老師給博物館中談昔日礦工生活的白話文史詩  因為他們真正為生活而賣命.....
Ken 一直念念不忘要跟隨吳念真的腳步 從侯硐走到九份去看電影
不過我們去走金字碑 去山頂看咸豐元年的碑已漫散
晚餐的鯊魚煙等都是趙老師請客



Ken知到我要寫品質史 先跟我講Acer Group 當初為ITT代工PC的學習故事  磁碟機重修/更換為日商的種種問題 多層PCB的規格變更問題 (華通電腦)
他也講代表某公司欲併購中國某廠商的品質領域的稽查 (譬如說SMT區防靜電的三層次追問....) 一句話 他們不確食
當然他也會談幾篇3-5萬字的論文的校改
以及 佛經校勘學的寫作  安世高的研究
我想起應該將過去在software engineering方面的種種inspection方式 與一千六百年-二千年前的方式比較


***
陳老師寄"養生村一瞥"
我昨天與他筆談
"您的日記很精采  ....每天激動下去
對了  清潔的頻率問題
我記得英國讀書時 被單更換和打掃是每周或者每2周一次
當然質量兼備"

他答

這裡是每月免費打掃房間一次  被單更換是自己的事

2012年3月26日 星期一

0327 2012 二 晴


昨天弄幾段中國產品品質史
有意編"世界壯遊叢書"
『矢内原忠雄伝』(矢内原伊作) 
"留學"英德等  內容不夠充實
醉月湖樹前有香味


 陳寬仁教授 寄書/養生記

hc說:「或許該寫:《品質史卮言。Lean Six Sigma篇》
(【卮言】 注音一式 ㄓ |ㄢˊ解釋 :無頭無尾、支離破碎的言辭。莊子˙天下:以卮言為曼衍,以重言為真,以寓言為廣。後亦作為對自己作品的謙詞。教育部國語辭典) 」--Quality Times No.152, June 8, 07;品質時報 第152期:07年6月8日(週五 )


 昨天開始弄點"品質史" 整理一下中國的   思考一下 "樣品少要如何推論"
Claude Levi-Strauss等人都不知道德國納粹會發動大戰 (即使是高人 判斷時代的能力還是很有限"
但是範圍限定點 還有可能 雖然是絕無僅有  譬如說他寫1940年代的紐約 ---
---

因為卡洛等人都還有壯志 所以我有意編"世界壯遊叢書"
我要問問大家有沒有讀過令你感動的壯舉 ---必須一年以上 數國 內容/體驗/資料充實者
Yes : 胡適1926-27 王雲五1930  Le Corbusier東 遊記.....等等

No :  『矢内原忠雄伝』(矢内原伊作)"留學"英德等  內容不夠充實  不過講台灣的一節 很感人 
---
  (阿尾的落地窗)*應許之地雖然落空 * 這一晚讀書累了,隨性地在書堆裡掃描,找出曾野綾子的「晚年的美學」翻一翻,.....

今天路上想寫  應該開始寫晚年日記.....也要練習用筆書寫 線再的水準可能是小學一年級

我將陳老師的平安報告弄進
陳寬仁教授 寄書/養生記

***卡洛的近況  哈哈不斷
......友人支援家務助手阿新來幫忙
匆匆八個月過去了



幾天前,阿新說想要合照,當紀念
於是拜託林曉欽
星期天晚上來拍照
附檔一張是合照,另一張是水晶三樓

昨天中午阿新離開,要回印尼,結束我們倆的老佛爺歲月
她走前相辭,噙著淚跟我說:阿姨,
以後麻煩妳照顧叔叔了~
哈哈
她看穿我的憊懶


昨晚賢夫對我說,心悶悶的,家裡少了重要一份子
他彎腰整理書桌,隨即腹肌小痙攣,哈哈哈



今早我六點洗衣,七點做早餐,七點半晾衣,八點讀書,十點寫稿
新生活的開始
很振奮很自立自強


陳老師有這種好學生 真好


尊敬的老師


看到老師寫的養生滿月

很為老師身體復原康健如此的神速感到高興

感謝天主

相信不多時日

老師一定又像以前一樣生龍活虎

請問老師五月份那一週的星期五下午有空

邀請老師來建國科大講演

敬祝

平安

學生夏太長敬上
建國科技大學工業工程與管理系

tony 日記

二天日記
26 日  忽然手機接到胡永組來話,說高銓自美國回台,要約我同去聚聚。
我說已遷入養生村,不如請他二人來村參觀。他二人是品質學會最早一輩會員。胡曾擔任學會的幹事。高是台糖退休已經九十歲,胡小他一點。他們原來尚有宋文襄、何少川共四個老會員,每年四老聚會一次。多年前邀我參加,乃有五老年會,我只是小老弟。其中何少川較好客,也喜歡做東。宋於前年逝世,何在今年初病故,明天我們是三老年會。
27日  早餐前測血糖104,護士說最好低於90。上午,每月一次清潔工來打掃。她們共有四人。每人上午做三間下午做三間。看她年紀並不大,已有二個孩子大學畢業了,一個尚唸高中云。中午開飯音樂響起不久,高銓自林口來電話。於是去樓下交誼廳等候不久,他與胡永組乘接駁車到。逕領他倆到餐廳吃養生餐,飯後導遊一圈,來到室內,泡了一杯龍井招待。聊到三點,下樓乘接駁車離去。健康狀況:高仍然聲音洪亮,胡有點駝背了。高是極虔誠的天主教友,幾十年前就認識聖家堂的陳寬薇修女,今天送我一個聖本篤聖牌。晚上,我把聖牌掛在房門上。下樓買水餃上來吃。我發明一種吃法─以檸檬汁代醋。夠酸也養生。配菜是貝多芬第五號鋼琴奏鳴曲,皇帝!真過癮!

--好朋友更好
Justing
Dear 鍾老師,

抱歉,因為回程高鐵車票已買,今日去台大材料研究所稽核並與他們開會討論熱處理.
想說去台大,一定要過去探望您.守衛先生說您剛出去台大走走.
就留下85'C請您品嘗.

justing
--
愛貓者放心

Cat Glides Like Squirrel, Survives 19-Story Fall

By Erin Skarda
They say cats have the ability to always land on their feet, and Sugar is proof.



***
收到 東海人季刊
不知道要如何通知她們 我門只需一份如果能EMAIL 更好
時代變化很大  現在台灣大學幾份學生刊物都比它好得多(編排/印刷)
還不用"向校長輸誠  歌功頌德一番"



2012年3月25日 星期日

0326 2012 一 晴


春天 陽光風 很好的天氣


昨天下午 很感謝林公孚先生特別帶Books Birdviews 書海微瀾: 劉源張《感恩錄的質量生涯
給我參考 此書人名索引約270人 台灣近5人

給我參考 此書人名索引約270人 台灣近5人  司馬賀是其一 參家1990年8月西安的一次會議
他連續好幾年 暑價都是在中國研究


我想起約1998年Simon老師電 信告訴我他的回憶錄在大陸出版....


作者的身世有點可以效法 上海的生與死之喜劇版
我的感謝方式是打算到QKC作一場中國-台灣的近一甲子的品質與生產力的報告
刘源张. 男,1925年1月出生,山东省籍。 现为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所 ... 刘源张院士长期致力于质量工程和管理的研究与应用,是我国全面质量管理领域的 ...
at night do some notes for it.


舊書攤搶救:杭之《一葦集》《一葦集-續篇》允晨出版
《憂鬱的熱帶》/ Claude Levi-Strauss/王志明/New York in 1941
紐約的續傳 因為英文版題目缺1977年的"預示與回眸" 讓Anazom的某書評搞混了.....




下午臺灣語典
周三有"埋"字探討 原來有約
登錄DEMING ELECTRONIC NETWORK 並放棄 可能沒空讀它


朱子語類學歸
冯青著
出 版 社: 江西人民出版社
刘源张:有容德乃大 无求品自高
 2012-01-03 09:34:52 http://www.gmw.cn 来源:中国科学报
在院士群体中,刘源张的经历不同寻常。留学日美15年,进过日本宪兵队长崎监狱,在“四人帮”的监狱里被关了近9年,被誉为“中国质量管理之父”,是中国第一位国际质量科学院院士。
“有容德乃大,无求品自高”是刘源张最喜欢的一句话。
质量缘
刘源张本来对机械工程感兴趣,但1949年在东京大学学习经济学时,了解到了质量控制的概念。于是他又于1950年进入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研究院,开始攻读运筹学(其中一个分支是质量控制和可靠性)。
1956年,应时任中科院力学所所长钱学森之邀,刘源张回国,并在中科院力学所运筹学研究室建立了中国第一个质量管理研究组。
此后10年,刘源张开始介绍、研究、应用和推广这一新的管理理论和方法。并在纺织、机械、冶金、电子、通信行业的许多工厂里从事质量管理的试点工作。他认为,这种质量管理是一种能够提高和保障产品质量的新兴科学技术。
可是,正值事业如日中天之时,刘源张却赶上了“文革”带给他长达9年的牢狱之灾。出狱后,刘源张仍戴着“特嫌”帽子,很不容易才得到机会在清河毛纺厂工作。
也正是在此期间,刘源张开始将他的全面质量管理理论应用到实践中。他的理论先后在北京内燃机总厂、东风电视机厂、第二汽车制造厂等企业得到应用,并经国务院采纳,在全国企业推广,产生重大影响。
1979年,他提出的“三全”和“三保”理论获中国科学院重大科研成果奖一等奖,他参与指导的“可靠性理论应用到建筑结构设计统一标准”获1986年国家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1989年起,刘源张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第一个管理科学重大项目《我国工业生产率理论的方法研究》,从管理学上开创劳动生产率的新研究,被评为管理科学研究的成功案例。2001年,他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如今虽然退休在家,夫人很希望和他一起去在国外的女儿身边颐养天年,可刘源张总舍不得离开。他放不下国内这摊子事。这一生,刘源张注定要和质量结缘。
坚持学习
一位年届87岁的老人,手捧iPad,从中翻阅资料。这是一个颇有意味的场景,刘源张就是其中的主角。
刘源张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他买了iPad,正在不断学习使用方法,并常用其拍照储存一些资料,“很是方便”。
在他看来,乔布斯的“苹果”实现了质量管理的最高境界。
“符合标准的是最低层次的产品,往上一个层次就是产品对客户有没有魅力,而最高层次的质量就是超越客户的想象,在客户想到之前把产品做出来。”刘源张希望,现在的年轻人一定要坚持学习、懂学习,“这样才能有创新,才能做出好的产品”。
刘源张理解的学习有几层意思,首先是要大胆学习、不要不懂装懂。在参加国际会议时,他总是以身作则,坚持用英语交流。
其次,要学习中国的传统文化,这对良好社会风气的营造很有意义。
“另外还要学会提升观察力、分析力、判断力。”谈及此处,刘源张笑了,补充说:“这对每个行业都很重要,特别是你们记者。”
“我们国家现在的质量管理体系与国外还存在一定差距,缺乏创新意识和创新手段。很多企业为了利益可以忘记或者忽略质量的存在和价值。”刘源张感慨道,“还是要提倡学习的风气,提倡建立学习型企业。”
“老小孩”心态
和刘源张接触过的人,都会被他那孩童般的笑容感染。这位历经坎坷、年届九旬的老人,却能保持着如此豁达、清晰的精神状态。
问及秘诀,刘源张说了3个字:马大哈。
他解释说:“一个人遭受的挫折越多,就越能学会调节心态、珍爱生活。”
不出差的时候,刘源张会自己在家下厨做早饭和午饭,并坚持看报纸和写日记,仍习惯于工作到深夜。
如今,他有了个新习惯——唱歌,专为老伴而唱。“听说唱歌能让人保持好心情。年轻的时候工作忙,陪老伴的时间很少,我现在尽量多陪陪她,弥补以前的欠缺。”
最近,“费根堡终身荣誉奖”的获得,是他最为高兴的事。费根堡终身荣誉奖由亚太质量组织设立,以全面质量管理的创始人费根堡的名字命名。这一奖项旨在表彰为全球质量作出卓越贡献的专家。
刘源张还曾担任亚太质量组织主席,1995年当选为国际质量科学院院士,亚太质量组织授予他“哈灵顿—石川”奖。这是中国质量界获得的最高个人荣誉奖。
在刘源张看来,费根堡终身荣誉奖的意义在于,中国质量领域的工作得到了国际承认。(黄明明)


讀書會通知
Levi's讀書會訂在
四月八日(星期天)
1200-1400 新生南路三段88號2樓

在 民國101年03月28日星期三 搭乘列車從<臺北>前往<侯硐>


台北
瑞芳
候硐
自強號 228
13:20
13:56
區間車4728
14:07
14:12
區間車 4188
13:35
14:21
14:27




2012年3月24日 星期六

0325 2012 日 晴

  昨晚讀
 
中國某本博士論文領導發展等 差勁

 可能還有老鼠

可能是台大地62屆全校運動會

La Tour Eiffel 埃菲爾鐵塔 Sade, Fourier, Loyola

 『矢内原忠雄伝』(矢内原伊作)



 法文版章名很妙還加上prefigurement和postfigurement



 
   



Chapter 21, New York in 1941, 是續傳.     



The View from Afar
 
 






2012年3月23日 星期五

0324 2012 六 微雨


近幾天 流蘇花/數開了
週末下午校園幾處大興土木
杜鵑花叢的排字近尾聲


讀書會通知
李維史陀:實驗室裡的詩人 Claude Levi-Strauss: The Poet in the ...
Levi's讀書會請訂在四月八日(星期天)1200-1400 新生南路三段88號2樓

讀書天



在 民國101年03月28日星期三 搭乘列車從<臺北>前往<侯硐>


台北
瑞芳
候硐
自強號 228
13:20
13:56
區間車4728
14:07
14:12
區間車 4188
13:35
14:21
14:27

我們可搭13:20這班,萬一沒趕上還有13:35的機會
再晚就回家睡大覺了
集合地點再議

玉燕



高居翰 James Cahill
80年代讀他的中國美術史
90年代初初在哈佛買到他的Norton演講集
談過一些

幾年前 再台灣大學聽過他一場演講

----

中國美術史家 高居翰的400 本書
http://jamescahill.info/the-writings-of-james-cahill/books-read
電影筆記
http://jamescahill.info/the-writings-of-james-cahill/movie-notes

---這幾年將它們當禮物送給謝立沛老師

從2009年起 三聯出版他的5本著作  有的台灣有更美麗的版本



根據中央氣象局
今日3/24的日落時間是 6:07
春分3/20才剛過

翻了三本書

2012年3月22日 星期四

0323 2012 五

上日文課 第一天 竟然近20名
想Kawase的70慶


補讀手上資料 譬如說昔日舊友中的
獨行者手記:魯奧的藝術與生活, Sur l'art et sur la vie
 精采無比的飲食日本 妙不可言  譬如說與愛貓共享清酒(有品格的) 40年前作者就感嘆海鮮越來越貴....
---

遠足去牛津大學。2011倫敦十日談----第六天
懷念沒去過的牛津 1977年我的老師和同學 都出自牛津
他們說 牛津跟劍橋差不多  所以去過依處就可以啦  其實 大錯.....

 您的倫敦第六日我4小時前看過 現在網站找不到 可能您還在加工
 沒錯!因為函谿都要我發出去,他看了就幫我大刪照片,
我再改放回草稿修文字。

這道功夫很麻煩,不過他說我放太多照片了,非得刪!

感謝收看!
 ---
您誠摯的卡洛玲子春分的艷色
  謝謝
Tony Chen來幾張光緒26年起的 " 你沒見過的畢業證書"
  ***
同人志好玩
 我前天與kAWASE先生談 東京大學 的新學期想法----獨立將新學年從4月改成9月
他想這太困難了
為何東大會有這種想法呢?
因為留學生幾乎都從中國去
洋人越來越少


 昨天小亨利來電談每月還付款事

  下午風起
1830時17度

沒西班牙電影了

小人物叫NOBODY

<臺北>前往<侯硐>
莒光
604 -樹林->臺東14:4015:2700小時47分

目录  · · · · · ·

中文版序:江户美食
巢与食
菜单日记
母亲的最爱
寿司
料理与服务态度
太鼓烧
京都街坊料理
电影中的餐桌
旅行食?
梅雨中的豆腐汤
从京都到伊势
长歌与芋头烧酒
鳗鱼
忆儿时
家常料理
从大阪到京都
茄汁鸡肉饭
炸猪排与猪排炸
东海道·丸子
东海道·兴津
祗园祭
四万六千日
鹄沼之夏
近江·八日市
咖喱饭
小鹿物语
近朱者……
人在横滨
荞麦

芋头火锅
从奈良到柳生
从柳生到伊贺上野
伊贺上野
势州·桑名
多度鲤鱼料理
青花鱼

2012年3月21日 星期三

0322 2012 四




蒲葵道的杜鵑花盛開

獨行者手記:魯奧的藝術與生活  買錦繡畫冊


KEN還
稍讀一下 當事者的文章或可能表達不清楚
大談安世高的論文寫作
郊遊很難安排 因為WEEKDAYS多有節目

3樓之二整修 聲音真的慘

晚上經過醉月湖有蛙鳴
 您的倫敦第六日我4小時前看過 現在網站找不到 可能您還在加工

 Dear HC,

   How about March 28th, next Wednesday?

   Let's go to 侯硐.

  To experience how people in Taipei visit I-lan in the period of 1998.

                Ken Su


yy 3/28(三)上午我要到輔大演講

2012年3月20日 星期二

0321 2012 三 微雨風


八點多出發 過台大宿舍 一花落水泥地 一驚喜

午前 讀史陀The New York Public Library: The Architecture and ...




莎士比亞筆下和愛與友誼
(馬克思)自白/詩集
 司湯達 
 獨行者手記:魯奧的藝術與生活 
 日本漫畫為什么有趣——表現和“文法”

  周三 YY放假忙當主委 為住戶抓漏 晚上聽停水通知

原本要去米蘭 (原來 Sizzling) 火鍋店味道太強 轉溫州街的清真雲南菜   加上酸辣湯和檸檬魚 580元  散步回去 圖書館

 

  看了12位首相中的幾個年輕的在拍手起立 Diamond Jubilee: Queen rededicates herself to UK

周老師
謝謝答覆
我今天打電話跟他敲定時間
我"撿"到的 其實是賽德克巴萊足的訪問稿小書 不是提包 (這10年 文學院丟出來的書/期刊 我撿到一些)
 祝   教安
 周老師
我與他聯絡 選4月1日周日 下午2點
地點可以是您辦公室 或我家樓下的西雅圖咖啡館 (北市新生南路三段86號1樓) 由您選
教安


 海遺叢稿》二篇/我和八十年代



此奇人 讀過 E. H. Gombrich 譯述的故事的末章的人都知道一些
實際上  Gombrich 還為了他1986年的百歲展 (Tate )

寫目錄 Oskar Kokoschka , the Late Work 1953-1980 (1990年出版)
也演講 (五人之一) Oskar Kokoschka in His Time  (1986) 有漢譯

台灣錦繡出版社 約1993年有其畫集


 晚上 wm allen white 胡適


 Anthropology and Myth: Lectures 1951-1982 憂鬱的熱帶Cla...
周日講的是這本
你的書翻譯很好很用心
可惜沒索引 又 對於我們 還需法國地圖
其實每本傳記都應該附一世界地圖  交代其行蹤
Picasso的諸地點 他聯想起來 人牛神也

前幾章之引言似乎有一多兩字

cargo cult之註解的末頭吃我意外
此玩意我10多年前即查過

configuration 今天與Gestalt合作一字

英文翻譯之爭的故事應該post再討論翻譯的  我同情英譯者
學生都要提醒它沙漠與甜點 可見他的英文只能算馬馬虎虎....

2012年3月19日 星期一

0320 2012 二 陰


 我昨天與kAWASE先生談 東京大學 的新學期想法----獨立將新學年從4月改成9月
他想這太困難了
為何東大會有這種想法呢?
因為留學生幾乎都從中國去
洋人越來越少




讀科學知識評論 史陀末章.....
forward yy資料

周老師
您好

我們夫父兩年前在Mike病房遇見你們夫婦
還燒為聊一下
(我去年知道您先生當院長 最想問他人文大樓的建設 之status......
對了 前月拾得你的南島研究的小冊子 馬上被新竹的朋友劫走......)

我有一日本朋友 叫川瀨 Kawase
 他以前弄東洋思想 近20年弄台灣電影史
他去年在電影圖書館的一篇文章引用你約1990年在歷史月刊談 Sharon 之鐘的
Kawase先生昨天託我 希望那天有空 他想過去拜訪你一下
 4月1日-3日都可以 (不然他下季再來台灣再安排)

很冒昧寫此信

敬祝
教安




趕來圖書館 發現寫給台灣的情詩有

野地裡的花

Our lightning 改版 

MoonMoon小姐不屑的說,有些貓講的話根本不能聽,所以我懶得聽!
我注意到永恆的剎那

我昨天的日記內容還不錯 可惜沒空去整理


昨天Kawase 拿雜誌來 我敬陪譯者席 名目上是2011年夏季號 卻是晚出版一季  要與周教授談
他與中研院改5次稿卻無真改的溝通困難
記一下Kawase先生 他在奈良是每天2小時運動 
其餘都在整理台灣的電影史料(台灣是會客時間 昨天他更正我說 日本人長壽 可是健康情況也不好.....)

 我就請問梁先生
有空可否幫忙查香港是否有類似電影圖書館
Kawase先生現在在研究"台灣1949年前放映過的洋片"  我猜或可利用香港的


去問津堂 買書6本
讀牟潤孫《海遺叢稿》二篇  北京中華 2009
第幾次買李維史陀的最後一本.....等等


昨天Kawase 拿雜誌來 我敬陪譯者席 明目是2011年夏季號 卻是晚出版一季
他與中研院改5次稿卻無真改的溝通
要與周教授談
有空可否幫忙查香港是否有類似電影圖書館
Kawase先生現在在研究"台灣1949年前放映過的洋片"  我猜或可利用香港的


去問津堂 買書6本
讀牟潤孫《海遺叢稿》二篇  北京中華 2009
牟潤孫"我對胡適的新認識"


根據牟潤孫的研究,主要歸納為惠棟、曹雪芹、戴震與錢大昕四個不同的類型,其中有共通性,也有相異的觀點。表面上看來牟潤孫似乎不再談論經世問題,但實際上,其關注焦點仍不脫儒家學者對於「倫理德行」的終極關懷,以及探討知識份子不再以經世為治學目的後,改以「修身」等儒家道德對統治者進行批判。最後的附錄為牟潤孫的年譜,此年譜以1990年的《海遺雜著》與2009年《注史齋叢稿》中由李學銘所整理的〈牟潤孫教授編年事略〉為基礎,增加牟潤孫歷年的出版著作,及其他相關資料,進行重新整理,欲以編年方式呈現牟潤孫的生平與著作發表概況。


the new blogger only show first five blogs so that I need to click for other ones.
It takes more clicks for me now. Not efficient

2012年3月18日 星期日

0319 2012 一 風大


 120316zakuro.jpg

這個字 pomegranate 是10月18日值得一記的單字
故事是中餐的沙拉美不勝收  WWS夫婦難得拿出相機照一張
餐中並盤點其內容 作記 列出材料單 BILL OF MATERIAL
列到第12/13項  有一晶瑩剔透的子他們無法說出 稱為 神秘之子
問主人  知道是"石榴子"
她又說出一英文  因為石榴garnet 是她的收藏品

我知道它的英文是P開頭  莎士比亞的作品引用過
然後David 用手機查出是pomegranate和 garnet
現在WWS夫婦終於知道所有的食材了 2008/11/3

這不是我想到的sonnet   不過還沒找到 回家再查文本
The last word on pomegranates belongs, as did the first, to William Shakespeare:
Wilt thou be gone? it is not yet near day.
It was the nightingale, and not the lark,
That pierced the fearful hollow of thine ear.
Nightly she sings on yon pomegranate-tree.
Believe me, love, it was the nightingale.
Romeo and Juliet, III, 5
Law: Go to, sir; you were beaten in Italy for picking a kernel out of a pomegranate.
You are a vagabond and no true traveler.

All's Well That Ends Well, II, 3

Pomegranates




打電話給林公 鼓勵他多貢獻  他說王治瀚不是將軍 我還搞不清楚 "改文職"的意思
午餐 建議YY 大樓聚餐採參與式 即補助踴躍帶菜者
下午 風停小雨 我讀人生箴言(陳慧劍編譯) 末頁的宮澤賢治的話 真是感慨
此書也是日本文化的抽樣 可惜現在網路找不到資料 人生箴言(陳慧劍編譯) 《弘一大師傳》

讀一章 博士論文之興衰  人際關係好 因是紐約參辦  可布給他的尊重原來室內裝璜的建議....:李維史陀:實驗室裡的詩人 Claude Levi-Strauss: The Poet in the ... 

"我晚上與Kawase吃飯"
 賢伉儷:

多謝HC時時來信增我見聞



突然想到
3/20是賢夫膀胱根除和重建手術兩周年
暨發現罹癌27個月


剛才我請賢夫發表手術兩周年感言
他支支吾吾

後來勉強只說謝謝妳
非常沒創意

我打蛇隨棍上,說,倘若表達謝意,那麼,3月底阿新離開之後,我做早餐,你負責做晚餐,好不好?
他莫可奈何曰:可


回首這兩年多來
是我半百人生當中,最戲劇化的時期
也充滿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驚和喜
謝謝一路相伴

立新志:人生的花季才要開始—從克難環遊世界做起


卡洛
 卡洛 謝謝你們啦
通信就是最好的禮物
我最佩服妳在人生半百還能立此新志 真是很了不起的
(你大概知道我的姪女夫婦現在在環球 半年 預算50萬 他們約30歲....blog 可向玉燕要)
祝福


昨晚今晨 弄Leadership Checklist

The American President is a 1995 romantic comedy film directed by Rob Reiner and written by Aaron Sorkin. It stars Michael Douglas, Annette Bening, Martin Sheen, Michael J. Fox and Richard Dreyfuss. In the film, President Andrew Shepherd (Douglas) is a widower who pursues a relationship with attractive environmental lobbyist Sydney Ellen Wade (Bening) – who has just moved to Washington, D.C. – while at the same time attempting to win passage of a crime control bill.

2012年3月16日 星期五

0317-0318 2012 六Sunday 大晴風起微雨




 弄點leadership 作為一隱喻




YY參加賴同學父親的告別式
她父親是 建築師 生前編一本台語辭典
YY說老人的朋友來致詞 講一口極漂亮好聽的台語
生前沒去與他認識 或許是大憾事

午後1300-1530 謝老師夫婦來訪 逛台大校園一大圈 他們差點再去貓纜
(此次專程來訪有一累積的省籍問題 台獨看法 藍綠看法   // 校園˙內又被 蚊子叮一大包)

晚上電話
媽 問候 有控北上  不過不要待太多東西

陳寬仁 書緣:錢石英《果姑話飄泊---側寫中國百年》 中他的作品很精采 寫一段 可惜 這放在PC 與此無INTERNET聯通

 胡-楊通信(英文著作)胡適的一些英文出版品
讀陳寅恪 引文柳氏 某落水癡情漢
 9. 
 注音一式 ㄒㄩˇ ㄩˋ
 漢語拼音 x  y   注音二式 shi  y 
本指天地博愛,生養萬物。後比喻溫情撫育。禮記˙樂記:「天地訢合,陰陽相得,嫗覆育萬物。」宋史˙卷四七八˙列國世家一˙南唐傳李景傳:「陛下懷柔義廣,嫗仁深,必假清光,更逾曩日。」
----
8點運動會之聲音 (EMBA 會長盃 人口多 有點學店味--他們第二屆某學生說的)
星期天有空一聚嗎?若有空我十二點前去找你。
                                             永安
我請客 還輸妳女兒(馬英九)  所以記得帶母女來
 他們另有節目,改天再「罰」
 年初出版  CAROL很快就傾倒
我們安排梁先生讀書會
我將 憂鬱熱帶 與 Leach 的Claude Levi-Strauss來讀
梁先生依直很忙 我今天有機會在哥德餐廳與他暢談
 拿到書才知道 Claude從1977年起也是日本迷--工作中注入詩意

此書引用 LEACH的著作
可惜沒說清楚
它是說Claude 和沙特的爭議如 "Tweedledum and Tweedledee" (野性思維   末章/ Leach 的書好  也指出書名直譯 為 Good to Think 非英文  玩Goods to Think 文字遊戲)




昨夜起blogger新界面 不知有無比較好
半夜起來看電視  義美瘦肉精報告委託人peter出台

上午 洗衣 弄點leadership 作為一隱喻

2012年3月15日 星期四

0316 2012 五 晴


Leadership American Presidents Afternoon
1830 -2030 Spanish Movie

這樣長長的半天倫敦--萬狐之都
2011倫敦十日談----第五天

昨天將華八仙....寫入
賢夫係龜毛一族 個性專注徹底,表現在規畫爬山行程,亦然
他上網,綜合各家資料,重新整理合乎主客觀條件的路線,巨細靡遺http://blog.roodo.com/michaelcarolina/archives/19127974.html

1994年草書 用書中的字 (寫日本虎媽玉成12歲女兒拍性感寫真集)
李碧華 (作家):香港作家、編劇,著有小說數十種,其中知名作品如《
胭脂扣》、《霸王別姬》等曾改編成電影上映。2007年的導/ 領頭羊、領導、領袖、首腦 ......導其妻子,使養其老。

昨天與陳先生談他公司"驚天動地"的改組
主角們多是10年前的舊識
上班族的悲喜
(10年前大家上洗手間時 都不免談男人的問題.....)

中共上演權力鬥爭劇 台灣的不舉

2012年3月14日 星期三

0315 2012 四 陰轉晴


下午天晴 買讀浦江清《中國文學史講義 明清部分》天津:古籍出版社2009

"新校友會館"等建設
請考慮"百年建築" 不要50年之後就必須重來 (雖然我2周前聽說此校最多40年)
我2008年招待美國朋友夫婦在校友會館
一進去老美太太就驚呼有....(動物)
我付錢等作業 都讓人覺得其經營很不專業...


温家寶行不得也

昨天溫家寶又來一場溫情的演出
可惜以溫之地位 都還無法真正的政治改革
他說的話 都會被拿掉
他是行不得也
莫說臺灣自由行

昨日的品質月刊 內容不堪一翻(書)

林公等發燒友
會友及品質同道們 大家好!
向會友及品質同道報告—2,詳細內容如附檔。
歡迎加入討論或另闢討論主題!
林公孚 敬啟
03/14




《在春風裏》
近10篇懷年胡適的文章是1962年2月28日到3月11寫成的
其中有一封信的內容 陳之藩在《一星如月 序》(1984年11月 )再提出說明
譬如說 胡適說 趙明誠的《金石錄》
而陳之藩 卻會背李清照的《金石錄 序》......
浦江清(1904-57) 《浦江清 中國文學史講義 (宋元部分)》由其兒子夫婦整理 他讀到浦江清《 西行日記)》(北京:三聯) 始知其父同情 金石錄後序 (李清照)
--

"悲哉 大英百科全書"是說我1980年代初 買一套
其中重要的 都給新聞局命令用貼紙貼起來 禁讀
約30年過去 稍可撕下貼紙
不幸的是 忘記讓膠先風化 乾掉
下次 它還黏住另一頁 更慘

(這篇彷彿是6年前的文章:大英百科全書 停印)

****
今天午前 王將軍治翰來電 我給他你的電話
他談得很多 可是似乎還沒進入"實行"階段
我鼓勵他跟你看齊 努力寫東西

我聽過一場改變志向,決心走向工業界的演講,是高禩瑾先生請趙鐵頭來講中鋼創辦史的感人故事……這是我的一次難忘體驗: 我很少聽演講。這輩子印象最深刻的演講是:我1970年 代初,上高禩瑾先生的工業管理學課程,他講的,都是很正統的美國企業管理知識。實務方面,高先生會請他的舊部屬來演講,如中鋼公司負責人趙耀東先生(他後 當過經濟部長)的故事,最感人。他演講的一些具體內容,可參考雷穎《造化遊戲四十年:雷穎回憶錄》,(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民國88年(1999),頁175-80)。當然,最重要的是「趙鐵頭」親身說法,他很有說偉大英雄故事的魅力,讓年青人嚮往萬分。(現在,第一代中鋼員工多快退休了……2008年八月初還傳出新進員工考試作弊之醜聞)。高院長又請各行業界領導來演講「台灣的產業問題」,……. 敬悼 趙耀東先生

雷穎--盡所學 無怨無悔論 過往 悲喜難道 工程師 雷穎 兵工世界展長才 管理帶人一把罩


*陳之藩先生有篇悼念雷寶華的文章: 把酒論詩 (1981年3月寫於香港 是陳的最好文章之一) 收入一星如月



昨日的品質月刊 內容不堪一翻(書)

林公等發燒友
會友及品質同道們 大家好!
向會友及品質同道報告—2,詳細內容如附檔。
歡迎加入討論或另闢討論主題!
林公孚 敬啟
03/14




《在春風裏》近10篇懷年胡適的文章是1962年2月28日到3月11寫成的
其中有一封信的內容 陳之藩在《一星如月 序》(1984年11月 )再提出說明
譬如說 胡適說 趙明誠的《金石錄》
而陳之藩 卻會背李清照的《金石錄 序》......



"悲哉 大英百科全書"是說我1980年代初 買一套
其中重要的 都給新聞局命令用貼紙貼起來 禁讀
約30年過去 稍可撕下貼紙
不幸的是 忘記讓膠先風化 乾掉
下次 它還黏住另一頁 更慘
****
這篇彷彿是6年前的文章:大英百科全書 停印



我聽過一場改變志向,決心走向工業界的演講,是高禩瑾先生請趙鐵頭來講中鋼創辦史的感人故事……這是我的一次難忘體驗: 我很少聽演講。這輩子印象最深刻的演講是:我1970年 代初,上高禩瑾先生的工業管理學課程,他講的,都是很正統的美國企業管理知識。實務方面,高先生會請他的舊部屬來演講,如中鋼公司負責人趙耀東先生(他後 當過經濟部長)的故事,最感人。他演講的一些具體內容,可參考雷穎《造化遊戲四十年:雷穎回憶錄》,(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民國88年(1999),頁175-80)。當然,最重要的是「趙鐵頭」親身說法,他很有說偉大英雄故事的魅力,讓年青人嚮往萬分。(現在,第一代中鋼員工多快退休了……2008年八月初還傳出新進員工考試作弊之醜聞)。高院長又請各行業界領導來演講「台灣的產業問題」,……. 敬悼 趙耀東先生



雷穎--盡所學 無怨無悔論 過往 悲喜難道 工程師 雷穎 兵工世界展長才 管理帶人一把罩

基本資料:
姓  名 雷穎
性  別 男
訪談時間 2006年08月02日
訪談摘要:
雷 穎先生雖然是位將軍,並且在兵工界 享有盛名,歷任陸軍汽車基地廠廠長、61兵工廠廠長、兵工署署長、聯勤參謀長、聯勤副總司令,及臺灣機械公司總經理、董事長等,但是卻沒有任何一點官架 子,甚至比許多其他的榮民伯伯還親切,當我向他解釋這次專訪的目的及內容時,雷先生竟兩手一攤,笑笑地說沒關係,一切隨我擺佈,實在是令我受寵若驚。
雷 穎先生出生於北平,父親雷寶華* 曾任北票煤礦公司總工程師及總經理,來臺後擔任臺糖總經理,舅舅為重慶金融鉅子康心如,對雷先生小時後的教育有著重大影響。 中學時就讀南開中學,南開中學對於學生的德智體群美同等重視,要求學生不能偏廢任何一項,雷穎先生便是在這種自由開明中的環境中成長;畢業後由於體認到兵 工未來的發展,因此進入兵工學校造兵系就讀,接受嚴格的兵工訓練,畢業後派到各地進行兵工任務。
38年隨兵工廠來臺,因著對英文的興趣,46年 起,多次擔任高級企業管理討論會的翻譯,使得雷穎先生近一步了解管理並激起其對管理的興趣,49年時奉命代理陸軍汽車基地勤務廠廠長職務,雖然壓力沉重, 但雷穎先生仍本著身為軍人就要服從上級命令的精神,咬牙接下任務,談到當時工作的辛酸,直言「當時真是苦啊!」雖然辛苦,但3年後雷先生離開汽基廠時,已 將汽基廠的績效好轉,因此上級指名要求雷先生接任61兵工廠廠長一職,雷先生說這是他職場生涯中最快樂的一段日子,不僅做的是他最愛的兵工,同事間也相處 融洽。由於績效卓越,日後雷先生更是更上一層樓,擔任兵工生產署署長及聯勤參謀長、副總司令,因為功蹟顯著,接著被外調到臺灣機械公司擔任總經理及董事長 一職,雷先生語重心長地告訴我們,帶人主在帶心,只要能讓部屬心向著你,那麼一切事情就都好辦,我想,這就是雷先生一路走來,成功的秘訣。
訪談結束挑選照片時,雷先生拿出一個封袋笑說已經幾十年沒打開了,今天讓我們看一下,封袋上面寫著「最有價值、最值得珍藏的照片」,原本我猜想裡面可能是他與達官要人的合照,不料卻是雷先生家人的照片,由此也看到雷先生重視家庭的另一面,也讓我對這位將軍更加地敬佩。
*陳之藩先生有篇悼念雷寶華的文章: 把酒論詩 (1981年3月寫於香港 是陳的最好文章之一) 收入一星如月

2012年3月13日 星期二

0314 2012 三 雨

整理從柏拉圖到20世紀初領導學

晚上 西班牙電影 囚室 211?

今天午前 王將軍治翰來電 我給他你的電話
他談得很多 可是似乎還沒進入"實行"階段
我鼓勵他跟你看齊 努力寫東西
雷穎/雷寶華

雪花賦 許世旭/用腳思想 商禽
"所謂20年"寫 1984年第一次到大肚山 (許先生與我一樣 喜歡這 而非"大度")......

--
夜市主要非設計之問題
設計教育應從基本生活做起 包括重要的器材供應商


nhk 早上大談 認知症 這是近年來的主題 老化社會的現實
讀陳在春風裡
On March 12, 1947, President Truman established what became known as the Truman Doctrine to help Greece and Turkey resist Communism.
這事胡適致陳之藩信(1958/元月11日)中提到 當時是蘇聯軍力獨霸的時期
胡適文存索引童世鋼

沾 接 ,彈 指,蘭 闍,阿闍梨

世說新語政事第三

**王 (導) 丞 相 拜 揚 州 , 賓 客 數 百 人 並 加 沾 接 , 人 人 有 說 色 。 唯 有 臨 海 一 客 姓 任 及 數 胡 人 為 未 洽 。 公 因 便 還 到 過 任 邊 , 云 ﹕ 「 君 出 , 臨 海 便 無 復 人 。 」 任 大 喜 說 。 因 過 胡 人 前 , 彈 指 云 ﹕ 「 蘭 闍 , 蘭 闍 」 群 胡 同 笑 , 四 坐 並 歡 。

2012年3月12日 星期一

0313 2012 二 雨

#Henry#

還記得2006年的今天, 在沒有高鐵的年代, 搭著早上第一班飛機由高雄飛台北, 再搭小黃到公司報到. 還記得進入大門那一刻的場景, 還記得這些年來的的許許多多...., 而轉眼間, 就過了六年.......

在邁入第七年的第一天, 要繼續加油!!


繼續走遍天下
過河卒子



....讀商禽的"用腳思想"(1988) 其中有1985年的"木棉花" 是悼念陳文成的
(我今晚才發現 李敏勇的文章都將這些詩抄出 商禽 王迎先 陳文成/ "用腳思想"(1988) 上周四與李談過.....)
這本詩集還有 夜訪東海花園 楊逵素描 大度山本事 等詩 都讓我這東海畢業生很感傷
尤其知道Samuel J. Palmisano,對其母校的回饋

***---
羅教授的"我把夜市當作是一種日常生活文化,這學期帶研究所的設計題目,就是以台中市連串在西屯路的夜市與攤商為對象,進行調查、解讀、規畫與設計。學生包括四名曼谷朱拉隆功大學建築系四年級學生。".....http://lowindow.blogspot.com/
約1972年 境與象雜誌 有夏鑄九討論"台北建成圓環的去留" (當時似乎是逢甲大學的學生)
我印象最深的卻是該文的插畫
40年過去了 它真的成為"鄉愁"
***
這本書很有意思
鄭樹森/譯
耳聞證人 伊利亞斯‧卡內提/著 台北:允晨 2012

它是80年代的書 台北:遠流 諾貝爾文學獎全集
前幾年版權大概在台灣商務
現在似乎搶回來





余英時
《中國近世宗教倫理與商人精神》.
台北:聯經 1987
說M. Weber 的中國宗教的一般論旨錯誤
楊劉的前序後序都很精彩 可惜預行編目沒寫入



卡洛琳娜的cheese board complex
http://blog.roodo.com/michaelcarolina/archives/19109910.html

The British Cheese Board is the voice of British cheese and is dedicated to educating the British public about eating cheese as part of a balanced diet.
---
今天眼鏡故障 一早回永和 眼鏡行11點才開
所以回書庫
讀商禽的"用腳思考"(1988) 其中有1985年的"木棉花" 是悼念陳文成的
我會補入1981年的hc一文中
---
陳寬仁老師
你的這篇似乎該給二王一官
其中有一人王治翰將軍的 我的mail 暫時難找 所以或可由你給
我的書名可能採 領導品質師長
內容分二部分 一是談領導的品質 二是師長
第二部 我寫你的 應上萬字
如果沒足夠的篇幅 我會加上我寫張忠樸 活著是基督 懷念劉仲庸等先生的文章
---
我經常不在辦公室
近日有兩錄音
一是某銀行的某理財師
這要謝謝David Hsu 的幫忙
另外一通是謝老師的
他誤以為錄音是監聽 給一段訓示
那正是我這40年中留下的一段難得的聲音





Hsu: 看來收支票是最簡單的方式
我也是採用收支票的方式
不過最近實在不堪來要8D表 FMEA表的騷擾.... 乾脆關了它
3:02 PM me: 好 我就用此方式 我似乎看過匯入的方式呢ㄅ 都謝你啦
Hsu: 我最近工作較忙
3:03 PM me: 忙什麼
3:04 PM 昨天寶成的陳說他們第2代提前接班 有點意思
好不打擾你 bye
3:06 PM Hsu: 忙自己的公司 想要寫DFM為主題的書只好無限期的拖延


. HC [2012-03-13]
此地似乎無人放言
上周我同沈金標先生說
學校的藝術中心的網頁 似乎"死"在2005年
懶得更新


我記得上次提議過
論談應採webcasting方式比較可以讓全球校友參與


2 . hc [2011-12-28]
昨天跟小燕 (1978建築)說 我約1976年在軍中 曾投稿東海大學某學生刊物 (由她經手)數篇懷舊的散文 得稿酬近千元--這可能是我早期的文章 很想收藏 可惜沒人可幫我忙....

今天讀胡適的文章 發現康乃爾大學已將該刊物(一百多年)數位化並公開
枭 The Cornell Era
這本書的彩色圖有篇胡適在1912年元月發表在
The Cornell Era ( is a Cornell University student produced publication. This is Volume 44 published in 1911-1912.)的文章 這很可能是胡適學的新資料
該刊已完全數位化
讀者可從網路讀其pdf檔
http://ecommons.cornell.edu/handle/1813/22146


3 . HC [2011-12-24]
建議AS 將東海史設一網站 方便讀者回饋


4 . AS [2011-12-11]
致所有關懷母校的朋友:小弟正著手編撰東海現代史 - 為何東海競爭力滑落?我的第一手資料已經很多,包括學校高層、系所、董事會等等。歡迎各位提供更充足資訊...讓東海逆轟高灰!


5 . hc [2011-11-20]
或許,一個學校的靈魂反映在她的眼神中;不在精美的文宣印製品。
這眼神,或許是學校的人物 (40年之後,我還會懷念遠在德州的學長……);網站的”形”與內容;你我在70年代初期的空的校長公館草地上;或那晚路思義牆上的舞影;文理大道的霧 起;或是許達然的圖書館和館外的星夜;鍾鈴赤足的草地上;你心算牧場上的牛隻和供應大台中的乳量(80年代末起)…..。

2012年3月11日 星期日

0312 2012 一 陰

0600 沒88號 1st key 回去麵線
0800 排球已有人練習


讀寫leadership

古典與現實之間 (杜正勝) 杜先生會去請教錢穆先生

Much ado about Shakespeare 台灣相關的書可能近5本 可是都是翻譯的 有人說莎士比亞的中文 其實不是本尊
除非你是德國專家 說莎士比亞是德國的 .....

說到德國 我早上在書庫碰到一本書 Ibsen and Hitler
我的奮鬥 某章某節大抄人民公敵某幕某景


me我好像讀過 沒什內容 題目口氣大而已

從胡適到現代漢語世界的禪宗學史書寫 ── 一種學術史的評論



◆講者: 龔雋 教授(廣州中山大學)

◆時間:2011年2月25日(星期五)下午2-4點

◆地點:國立政治大學山上校區-「百年樓1樓文學院會議廳」(330106室,位於宗教所正樓下開放的研討室。)

◆閱讀材料:〈中國近現代禪學史研究評述-
從胡適到現代漢語世界禪學史的書寫〉


一、生世

吾少年嘗慕白屋詩人吳芳吉先生之詩曰:

「嗚呼!人生如朝露,百年行樂奚足數;安得讀盡古今書,行盡天下路,受盡人間苦,使我猛覺悟!」吳先生十餘歲時,為清華留美預備學校之學生,以校中當局開 除某生,吳先生與其他數同學,共為之鳴不平,當局乃併加以開除。然其他數同學,後皆具悔過書得復學,吳先生獨謂無過可悔,遂流落北平,為人傭工。後又轉往 上海書局,任校對。自此歷盡苦辛,終徒步過三峽返川。其友吳宓、湯用彤等,既由清華資送至美國留學,乃共各以其留學公費之若干,供吳先生自學之用。吳先生 遂年方弱冠,而詩文皆斐然可觀,有聲于時;年不及三十,而被聘為西北大學、成都大學及重慶大學教授。吳先生讀中西之詩,而以杜甫為宗。思想則為純儒。吳先 生孝于其母,而其妻與母不和,時有難言之痛。其友吳宓嘗離婚,亦嘗貽書勸吳先生離婚;而吳先生答以詩曰:「我輩持身關世運,夫婦之倫不可輕言離異也。」吳 先生于西北大學任教時,適逢吳佩孚與劉鎮華之戰,西安圍城者數月,居民皆以草根樹皮為食。吳先生時在西安城中,每日皆正衣冠以待斃。又在重慶大學任教時, 見大學士習敗壤,遂辭去教職,回故里辨江津中學,時江津中學之學生多信共產主義,叫囂狂肆,不可終日,而吳先生以身作則,不一年而校風丕轉。然吳先生亦以 勞瘁過度,病歿任上,年才三十六也。吳先生之詩,今存數百首,世多知之。而其志之所期,則在為中華民族,作三部史詩。第一部寫大禹治水,第二部寫孔子杏壇 設教,第三部寫創建民國之先烈之革命。惜所志未遂,而人間亦終不得誦此一史詩矣。吳先生與先父交,吾少年時嘗親見其為人,精誠惻怛,使人一見不忘;而其詩 中之句,吾亦多尚能憶。上文所引之數句,既足狀吳先生之一生,而尤足資吾之警惕,故尤喜誦之。

吾嘗以吾一生之所懷抱,與吳先生此數句詩之意對勘。砌自謂吾一生素未嘗有人生行樂之想,亦可謂嘗行萬里路,試讀萬卷書。然讀書未能念念在得聖賢之心,行路 未嘗念念在于開拓自家之胸襟,尤未能如吳先生之志在歷盡人生之艱險,受盡人間之苦難,以歸于覺悟。悠悠一世,行年將六十。今回顧此一生之所經,在求學之 時,既未嘗有不得已而輟學之事。離校之后,亦無所如不合之感。吾平生固未嘗志在溫飽,然亦未嘗有凍餒之憂,且隨處皆得人緣之助,未嘗有失業之慮。計三十餘 年來,薪資所得,除自養一身以外,兼有餘財,以奉養吾母及諸妹弟,亦嘗使我所識窮乏者,有以得我。南去香港後,并置有數百尺之樓宇一座,存書近萬卷,使吾 即在大學退休以後,亦有屋可居,有書可讀。吾又嘗自幸不特有賢父母,吾之妹弟,對我皆友愛備至。吾之妻,更與吾之母及妹弟,協睦無間,使吾未嘗有室家不和 之慮。又吾自入中學大學及離校以後,皆樂得良師益友,相與扶持。今日尚存之師友,更多能全其始終之交,二三十年如一日。則以吾之一生,與吳芳吉先生相較, 誠可謂邀天之眷,未嘗有吳先生所經歷之苦難,則欲有吳先生之猛覺悟,亦難矣。(一九六七年二月十五日)

吾自念吾一生所經歷,其中固亦多可傷痛之事。如吾父之歿於鄉中時,家人無一在側,吾母病逝蘇州,而吾亦不得奔喪。十七年來,羈旅異城,更時懷家國之痛。然 此可傷痛之事,皆出于悲情之不容已,非同逼惱之苦難,使人不得不忍所不能忍,亦使人難于更發大心,以求向上之覺悟煮若言吾生所受之逼惱之苦,唯在二十歲左 右時,身體特多病。腦、肺、腸、胃、腎,皆無不病。吾年十四五歲,即已有為學以希賢希聖之志。于二十歲左右,更自負不凡;乃時嘆人之不我知,恒不免歸于憤 世疾俗之心,故煩惱重重,屢欲自狀。然此時吾對人生之事之悟會,亦最多。吾二十二歲,先父逝世,吾更自念:吾身為長子,對吾家之責,更無旁貸,吾 一身之 病,乃自此而逐漸消失。又吾二十一歲,即已以文字自見于世,而世莫我知之感,亦與年俱減。及至今日,雖時有對世俗之憤疾,然好名之心,已漸淡泊。此則半由 己略為世所知,半由知「千秋萬歲名,寂寞身後事」,亦原不足戀之故。夜深人靜,偶念吾十八九歲時之煩惱重重,輒覺可笑。然三十餘年來,于義理時有悟會,亦 未必是真正之覺悟。前歲讀朱子書,見朱子晚年恒以韓愈所言之「聰明不及于前時,道德日負于初心」自嘆,更忽焉有警。唯吾去年罹目疾,纏綿病楊,已將一載, 今猶未愈。此可謂歷一人生之苦難。在此一年中,吾乃更于吾之一生,試顧往而瞻來,于人生之事,較有一真覺悟,而于昔年所讀之書,亦頗有勘驗印證,其中亦有 足資吾今後與他人之警惕者。故今就所能憶及者,述吾在病中所經之心情之曲折,及覺悟者之所在,于後。

二、目疾

吾之病目疾,初惟忽感左眼上角之天,遽爾崩陷,而天如缺西北,當即赴醫診治。醫謂此為視網膜剝離,乃極嚴重之目疾,必立即放下一切,先事休息。然吾仍照常 上課,意謂必先了諸當了未了之事,方再謀醫治。友人及學生來視疾時,輒笑謂不過左眼略病,吾有右眼,已足見廣大乾坤,不足慮也。其時吾適已應哥倫比亞大學 之約,原定四月去美,更念美國醫學發達,治此疾必較香港為佳。故旋即赴美。初至美時,與人談及吾疾,亦未嘗有憂慮之色。蓋此疾之傷在眼底,自外而觀,吾目 固與常人不異。憶其時與友論學,談及佛家之無明,即指吾目為喻。謂佛家所言之無明,要在指存于吾人心底之無明,非一般意識所及;正如吾目之無明之在眼底, 非外觀之所能得也。吾又嘗戲謂吾之左眼left eye雖已left,而右眼right eye固all right,此又何傷于論學云云。

然凡此上所述吾病目時談笑自若之態度,實皆貌似超脫。而別有虛憍慢易之情,隱約存于吾之心底;意謂此疾必可經醫治而霍然。此匪特由于吾于隱約中,信現代醫 學之功效,更由吾于隱約中,先對此疾有預感;又于隱約中,意謂此中應有天意,使我之目暗而復明。凡此存于隱約中之意念,實則吾之貌似超脫,而談笑自若之態 度之憑仗,以為足恃,而不知其實不足恃者。以不足恃者為足恃,而更高舉其心,故為超脫之言,即實出乎虛憍慢易之情也。

所謂吾于隱約中,于此疾有預感者,即吾之自發現有此疾,乃在一九六六年三月廿六日之下午。在當日之上午,吾為學生講書,即嘗突然及于禮記檀弓中,子夏哭子 喪明之一事。先此一月,吾作中國哲學原論序,嘗論聖哲之最高境界,必離言以歸默云云。按檀弓載子夏既喪明,曾子往見之,曾子痛朋友之喪明,乃與子夏相向而 哭。然當子夏之自言其無罪,曾子即又面責子夏之罪。子夏聞過,乃投杖而拜。此皆具載檀弓原文。曾子痛朋友之喪明而哭,仁也;面責朋友之過,義也。曾子年少 于子夏者十七年,子夏時年應已七十,乃聞曾子言,即投杖而拜,是誠不可及。吾當時為學生講及此,乃以喻古人之師友之義,亦自念吾當兼學此二賢。吾昔年之多 學于子夏之「日知其所無」者,今當更多學于曾子之「反求諸己」矣。然子夏不喪明,則亦無緣受曾子之面責,以自見其過;則吾今之目疾,蓋正所以使吾得由反 省,而自見己過,更從事于默證之功者。此非天意而何?天欲吾有此反省默證之功,吾目自當復明。此則吾隱約中所懷之自信,而初不知其亦為一虛憍慢易之情之又 一端也。(二月十六日)。

TOP


推薦網路上的賣場

較普通 如
飛利浦 iPod/iPhone/iPad/cd 音響(DCM2020) 功能齊全 $4990
http://buy.yahoo.com.tw/gdsale/gdsale.asp?gdid=3097013&act=gdsearch

山水SANSUI 數位式2.1聲道DVD音響組(HD-888) 不含ipod 台產 $2990
http://buy.yahoo.com.tw/gdsale/gdsale.asp?gdid=2986201&act=gdsearch

較高級
家庭影音劇院系統 http://buy.yahoo.com.tw/?catid=610

謝偉強 敬上


Federal agents were searching Walter and Christina Liew's home here last July for evidence of corporate espionage when a safe deposit box key caught their attention. They asked Ms. Liew if she knew where the bank was located. Her husband told her in Chinese to say she didn't, according to an account later given by federal prosecutors.

An agent who understood Chinese picked up on the exchange and followed Ms. Liew as she left the house, drove to an Oakland bank and tried to empty a safe deposit box the key fit. The box, according to prosecutors, contained documents outlining a more than decadelong plot to steal DuPont Co. corporate secrets and sell them to a Chinese government-owned company.

The Liews now are at the center of a case that the Justice Department says marks the first time U.S. officials have filed criminal espionage charges against a state-owned foreign company. The company, Pangang Group, is fighting the charges, which were unveiled a month ago in San Francisco. The Liews were charged with conspiring to steal trade secrets and sell them to the Chinese, charges they deny.

The allegations involve an obscure chemical and a 50-year-old technology that is hardly cutting edge, but one DuPont has wanted, for decades, to keep secret. The case, described by people intimate with its details and revealed by documents reviewed by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provides a rare view inside a stepped-up drive the federal government has mounted to combat organized efforts by foreign governments to steal U.S. intellectual property.

'What we've learned since the end of the Cold War is that when it comes to the economy, our adversaries and even our allies will spy on us when it's in their economic interest,' said Frank Figliuzzi, the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s assistant director for counterintelligence. He wouldn't comment on the DuPont-related case but said that, speaking generally, the FBI is doubling down on corporate-espionage investigations because despite years of attempts by the bureau to raise awareness at companies and prosecute trade-secret theft, the problem is growing.

Since passage of a law in 1996 giving the Justice Department wide powers to prosecute corporate espionage, only about a dozen cases have been brought. The number of cases has remained low even as Department officials publicly announced attempted crackdowns on corporate spying before, including one in 2007. Convictions are hard to get because they require tying companies directly to foreign governments, said Patrick Rowan, a former national-security prosecutor.

Lisa Monaco, assistant U.S. attorney general for national security, who also wouldn't comment on the DuPont-related case, said that while espionage is traditionally thought of as nations trying to steal military or diplomatic secrets, 'today's espionage also involves nation states like China focused on stealing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sensitive technology, corporate trade secrets and other materials to advance their economic and military capabilities.'

China regularly denies that its government or state-owned companies engage in concerted efforts at corporate espionage. On a broader level, China aims at gathering already-discovered technical know-how to build global competitors through legitimate means such as joint ventures. More controversially, China has been insisting that foreign companies hand over technology as the price of market access. Within China, many foreign companies are so concerned about intellectual-property theft that they avoid bringing in their cutting-edge technology and manufacturing processes.

Federal law-enforcement officials contend many U.S. companies do too little to protect their interests, failing to monitor employees and rarely bringing problems to federal agents for fear of bad publicity.

That is not the case with DuPont. It hires former high-ranking federal agents to keep tabs on its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notifies federal officials of problems. The Justice Department has won at least four DuPont-related cases in recent years, among them convictions in 2009 of a former DuPont employee for stealing information related to Kevlar high-strength fabric and giving it to a Korean company, and of another for stealing trade secrets related to light-emitting diodes and taking them to China.

DuPont tries as hard to protect long-established technologies as new ones. It was more than 50 years ago that the company laid the groundwork for an efficient process to produce titanium dioxide, a white pigment used in paints and other products, according to court filings. The company honed the process through the years, becoming the world's largest producer of the chemical. To keep its complex production process secret, DuPont allowed most employees to know about only individual pieces of it.

Chinese state-owned companies, including Pangang, a conglomerate based in Panzhihua in Sichuan Province, talked for years with DuPont about opening a joint-venture titanium plant in China, say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matter, but a deal was never worked out.

In the 1990s, according to documents confiscated from Mr. Liew in Orinda last summer and since filed in federal district court in San Francisco, Pangang and Chinese-government officials started asking businessmen to procure DuPont's proprietary titanium-production methods.

A spokesman for the Chinese embassy in Washington called that assertion 'groundless,' saying: 'There would not be any kind of instruction or request to Chinese businessmen. They behave on their own behalf.' He said the DuPont case is a business dispute and the businessmen involved 'have no connection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Pangang didn't respond to requests for comment. A former chairman of the company denied it dealt in stolen intellectual property.

One document taken in the search of the Liews' home and filed with the court is a letter Mr. Liew addressed in 2004 to Pangang officials, in which he stated that a high-ranking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leader asked him in 1991 to bring titanium-dioxide-making secrets back to China.

'Some years ago China let me know that she urgently needed titanium white by chlorination technology,' the letter reads. 'After many years of follow-up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 my company has possession and mastery of the complete DuPont way.'

In an affidavit filed in court, Mr. Liew─a 54-year-old Malaysian-born naturalized U.S. citizen who worked in Silicon Valley as an electrical engineer─said, 'Those documents are not accurate or reliable.' Mr. Liew said he had misrepresented facts, including his employment history and relationships with Chinese officials.

A lawyer for Mr. Liew said during a bail proceeding that his client hadn't told the truth in some documents cited by the government, including business pitches that claimed ties to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officials.

A former Pangang executive to whom the letter was addressed, Hong Jibi, said he was unfamiliar with Mr. Liew. 'I don't know him, I never met him, I never dealt with him, and I never got any letter from him,' Mr. Hong said in Beijing.

Over the past 15 years, according to court filings and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matter, Mr. Liew hired several former DuPont employees knowledgeable about specific pieces of the titanium process─a practice that isn't illegal.

One was Tim Spitler, an engineer in Reno, Nev., with a reputation for great titanium expertise. He told a friend around 2003 that he was working with Mr. Liew to cobble together titanium-making know-how to sell to a Chinese company, the friend said in an interview. A lawyer for Mr. Spitler said he eventually agreed to cooperate with investigators.

Another was Tze Chao, a 36-year DuPont veteran. Mr. Chao─who last week pleaded guilty to conspiracy to commit economic espionage─said in a statement filed in court that shortly after his 2002 retirement, Pangang officials asked him to provide DuPont titanium-dioxide-making information. Mr. Chao said he hooked up with Mr. Liew after learning Mr. Liew was trying to sell similar information to Pangang.

Prosecutors have filed in court letters purportedly written by Mr. Liew in which he says he has sold DuPont titanium-oxide technology to various companies affiliated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Mr. Liew's companies received more than $12 million from a Pangang subsidiary between 2009 and 2011 for his efforts, prosecutors alleged in their indictment of the Liews. The couple, prosecutors charged, 'wired millions of dollars in proceeds from Pangang Group to Christina Liew's relatives' in China.

In 2010, DuPont received an anonymous letter saying that Mr. Liew and one of his employees, a Bay Area man who was also employed by Chevron Corp. , had sold DuPont information to a Chinese company, according to court filings.

Chevron security officials began an investigation after hearing from DuPont, court filings say, and searched the computer of the employee, named John Liu. They found documents related to DuPont technology, court filings said. Mr. Liu's lawyer noted that his client hasn't been charged. According to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case, Mr. Liu has cooperated with prosecutors.

Chevron last March forwarded information found on Mr. Liu's computer to DuPont, which in turn brought it to FBI agents in San Francisco, said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case.

DuPont last spring also filed a civil suit against Mr. Liew in San Francisco federal court, seeking damages for alleged theft of trade secrets. Mr. Liew's response denied that he and his partners possessed DuPont trade secrets and said there was 'no uniqueness' to its titanium-dioxide process. He filed a counterclaim alleging that DuPont had improperly obtained his trade secrets. The suit is pending.

DuPont said the case 'demonstrates that DuPont reacts swiftly and vigorously when its trade secrets are stolen. When we learned of the suspected theft, we investigated further until we had sufficient information to file suit. We also notified law enforcement.'

On July 19, FBI agents searched the Liews' gray house in Orinda, a hilly suburb about 25 miles east of San Francisco. It was during that search that an agent trailed Ms. Liew to a safe deposit box that contained documents and disk drives, prosecutors wrote last month in a court filing opposing bail for Mr. Liew. The Liews were arrested on charges of obstructing their investigation.

FBI agents soon learned that two senior Pangang executives were in California and preparing to meet with the Liews, according to lawyers familiar with the case. They included a top company executive, Zhuang Kai. Agents confiscated the Chinese executives' passports and told them to stay in the hotel in Alameda, Calif., as material witnesses while the investigation continued.

Federal agents began translating thousands of pages of Chinese-language documents confiscated from the Liews and following the leads generated.

The investigation led them to Mr. Chao, the DuPont retiree. Agents searched Mr. Chao's house in Delaware in October, according to a statement he made as part of his guilty plea. While they found some DuPont-related documents, said a person familiar with the case, they missed others.

A few days later, Mr. Chao's court filing says, he took those others into his yard and burned them. But the information the FBI did find was enough for the 77-year-old to decide to cooperate with investigators, court filings show.

Prosecutors granted immunity to the two Pangang executives visiting California so they would talk with prosecutors with their American lawyers present. In late fall prosecutors decided they could no longer hold the men as witnesses and let them return to China. Lawyers for both men say their clients have done nothing wrong.

Prosecutors went ahead with preparations for a case against others, and made plans to ask a grand jury to hand up an indictment on a Wednesday in early January, said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case. But days before the scheduled grand jury meeting, one intended witness, Mr. Spitler, the Reno-area engineer with the wide knowledge of the titanium dioxide process, shot himself. His family hasn't returned calls requesting comment.

Prosecutors regrouped, and in early February obtained indictments that included Mr. and Ms. Liew; Pangang Group and three affiliates; a midlevel executive of a Pangang affiliate in China for whom the indictment said an arrest warrant had been issued; and a former DuPont engineer named Robert Maegerle. All were charged with conspiracy to commit economic espionage except for Mr. Maegerle, who was charged only with conspiracy to commit theft of trade secrets. He pleaded not guilty on Thursday.

Mr. Chao, in pleading guilty in San Francisco federal court a week ago to conspiracy to commit economic espionage, said he had been led astray after officials from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vertly appealed to my Chinese ethnicity and asked me to work for the good of the PRC.'

Pangang Group's lawyers have said they believe the prosecutors must go through the Chinese judicial system to serve the indictment and are fighting the matter in court. They haven't filed a plea.

Ms. Liew pleaded not guilty Thursday. Mr. Liew intends to do so as well, his lawyer said. Mr. Liew remains in an Alameda County jail, where he has been since the July raid on his home in Ori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