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9日 星期一

0301 2016 二


3點多醒;5點多校園繞一圈

3.1 週二晨已限時掛號寄出鍾青章照片一疊
女舍買2 SANDWICHES ,50元
睡3鐘頭。

Did you know the daffodil is the birth flower for March? We love these yellow and white daffodil illustrations by Edouard Maubert – also perfect for marking ‪#‎StDavidsDay‬!
(Image © Florilegius / the British Library Board)


志峰 (允晨),

此信並未事先徵求繆詠華女士的意見,就發信。
我有時讀允晨志峰談他出版的法國諾貝爾獎作品之迷戀,就覺得該讓你們認識一下,因為我知道繆詠華女士不只會翻譯法、英文的作品,手頭上還有巴黎的Metro 文化方面的搞子。

尤其是剛剛看了這計畫,這十幾年前在中國就搞過,允晨說不定可思考多加利用:

「版權」補助 : 5月3日
「出版」補助 : 5月13日
申請表格與預算表都附在Voila官網上, 裏頭也有關於補助項目與篩選條件更詳盡的解釋, 歡迎踴躍遞件 !
http://www.voila.tw/livres/2016/02/26/pap-2016-05/


Henry Chen 覺得感恩──和 Iris Chen


3M8D,佐佐第一次回阿祖家,阿祖馬上說:來,哇剖!阿祖也跟魚丸玩扮家家酒,上了幼幼班七個月剛滿三歲的魚丸除了對答如流之外,也很有自己的邏輯跟意見,常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這次回去問阿嬤,你出生時是日本人嗎?阿嬤說是啊!(1931)只是沒有取日本名字。阿嬤話夾子一開說了好多故事。
阿嬤小時後住在月眉,阿嬤是老大,家裡有九個小孩,那時根本沒有幼稚園,上小學時老師都是日本人,而且小學畢業也沒錢再讀書了,當時沒有鞋子穿,冬天好冷萬一又下雨真是凍的受不了,曾經穿過紙做的鞋子,但第二天就壞了,阿嬤自己也哈哈大笑。
阿嬤說:那時日子好苦,想吃豆腐的話早上五點要帶弟弟拿戶口名簿去排隊才能買到你知道嗎?阿嬤住在月眉,如果家裡要吃筍,弟弟早上五點要走去后里買再回來!只有初一十五才有豬肉可以吃,但是只有一小口!其他肉只有自己養的雞跟鴨。
阿嬤的爸爸在糖廠上班,日本人住很大的房子,台灣人住很小的,廁所都是在外面很遠的地方。我問小孩都睡同一間房間嗎?阿嬤說是啊,大概6-8塊榻榻米(睡九個孩子)
阿嬤說她媽媽的工作是幫忙在除鐵軌的雜草,因為她是大姐,都要幫忙煮飯,有一次跟朋友去偷摘人家甘蔗吃沒有煮飯(說著自己不好意思笑)被弟弟告狀,她後來煮一鍋稀飯但抱上桌時打翻淋了自己一身,肚子到大腿及雙手嚴重燙傷,那時不懂,把身上稀飯撥掉,皮都掉下來,(並比著雙手的疤給我看)那時十個人有九個說這沒救了,隔天帶去擦藥,藥抹過去血又滲出來,痛得要死,她忘了多久後才好。看著阿嬤邊說故事邊比畫的雙手,我久久不能平復....
阿嬤說那時一天到晚被美國人空襲,家裡旁邊有一個私人的一個公家的防空洞,她媽媽一直說私人的比較堅固,但她都不喜歡,有一次吃飯時警報響,大家往防空洞衝,她躲進公家的,弟弟躲進私人的,結果炸彈掉在私人的前面,就塌了,九歲!阿嬤說的平淡,無法想像十來歲的孩子要面對這一些....
我問阿嬤當初小孩都是生下來才知道性別齁?阿嬤說當然啊,都是產婆在接生,阿嬤說生我二舅時早產,沒有保溫箱,每天都要燒熱水裝在罐子裏墊在身體旁邊,一直說現在人很幸福喔!咖咋蝦米攏謀,安那安娜....阿嬤每天早上都要拜大聖爺,當初請大聖爺收二舅做義子,這一拜就是60多年,後來二舅長大後的運動細胞跟體力是五個孩子中最好的!
這是那個年代的故事....
我們真的很幸福,有機會多回家陪阿嬤....


向明 
【番石榴】 葉珊
因為,如果有秋,番石榴的葉也
黄了,紅了,或許掉了
我乃托她遞個信,說如果你路過
埃及,別忘了為我採購一些煙草啦等等的
但你說你只愛橄欖……
唉!你真儍,橄欖是苦澀的,
而且家裡多的是,滿山滿園哩!
從祖父舉了秀才那一年,我就知道
番石榴園是你家的,雖然
我還沒有生下,喲!我是知道的、
我總是在下霜的夜晚,提個灯籠
上園裡走走,偷聽下
你的琴聲,叮叮噹噹的 
(按葉珊係名詩人楊牧早年的筆名, 本詩係自我的舊剪貼簿中發現)


The kinetic wind sculptures of Anthony Howe are made to be like “nothing else you’ve ever seen before,” and we’d have to agree. Our friends Great Big Story went to meet Anthony and learn how his sculptures are making waves, from the fine art marketplace toYouTube.


109,659 次觀看
Great Big Story
"I want them to be like nothing else you've seen before." Props to Anthony Howe. From YouTube videos to the fine art marketplace, his kinetic wind sculptures are truly and extraordinarily unique.

2016年2月28日 星期日

0229 2016 一



半夜起來BLOGGING。
約8點多,阿佳從台北來電談我的牙齒之方案。我選擇不動手術來植牙.....3.20 看診。


11點-13.20 Oscar
“Leo, you are 'The Revenant.' Thank you for giving me … your soul, your heart, your life.”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who won the best director Oscar for "The Revenant"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s new film, “The Revenant”, is a visceral man-against-the-wilderness tale with full metaphysical reverb: Jack London by way of Terrence Malick


“The Revenant” confirms him as the most exciting director in Hollywood
ECON.ST
Architecture also provides a useful indicator of status in academia – the more prestigious the architect, the more favoured the subject matter. At the moment, business schools and biotechnology lead the way. David Chipperfield’s HEC campus in Paris is coolly impressive, while Irish firm Grafton Architects’ Bocconi University in Milan is a visceral example of a new concrete brutalism

 Certainly there is more to do, but eviscerating privacy rights in the process is not the solution.'


蘋論:228與轉型正義的兩難

前天是228事件69周年,蔡英文在紀念會上致辭說:「有真相才有和解,有和解才能帶來團結。」228事件是轉型正義的核心,這些年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開啟了對228事件的道歉、賠償和紀念,台灣人的悲願和情緒已大為平復,是台灣社會穩定的關鍵。

每年勾起新仇舊恨

台灣轉型正義之所以窒礙難行,很主要的原因是台灣民主化採取的是和平演變,而非暴力革命。革命與改革非常不同,革命比較可以做到徹底的轉型,但代價很高,人命和制度都需經歷慘烈的付出。
孫中山的國民革命到最後因實力不足,只能與北方軍閥妥協,讓滿清皇室的後代能生存下去,才有後來的復辟、袁世凱稱帝、滿洲國,乃至北洋軍閥割據等鬧劇。
列寧革命最後把沙俄皇室徹底消滅(據說留有一公主逃脫在外),轉型共產體制較為順利。毛澤東清洗中國社會更為徹底,為後來中共統治以及改革開放提供條件,搭建舞台,但代價是大量的鮮血。據中國官方統計,文革結束前非自然死亡人數達4千多萬人,遠超過日本人殺害的中國人。
台灣的普遍文明程度較高,加上中共在旁虎視眈眈,台灣內部無論統獨都自然產生一項共識:絕不能有動亂!結果是台灣儘管認同嚴重分裂,但竟相安無事,成為另類台灣奇蹟。但是,轉型正義就很難徹底完成,引起被迫害家屬的不滿。
轉型正義力有未逮,但每年紀念228事件又不斷勾起新仇舊恨,許多悲情人士厭恨政府無法徹底還以正義,就會出現暴力事件,像是前天污染銅像、國民黨中央黨部被丟汽油彈等,如果繼續宣揚228和白色恐怖,又在實際上做不到徹底的平反,受害人會產生期待的挫折,社會動亂就在門口。 

紀念應制度化就好

政府已經做到紀念、道歉和賠償,可以不必再那麼高分貝強調,以免刺激情緒。以後每年228仍然應該紀念,但制度化就好。轉型正義範圍很廣,不必只強調228,默默地在各領域裡修法做出轉變,比敲鑼打鼓製造轉型仇恨好得多。

有時讓我停下腳步的是一棵樹
一個不預期的樹影
剛回到台北
往北的陽光一路躲回雲層去
回到基隆是完全的陰天了
就用這棵樹記憶這四年一次的一天
2月29日

2月29日




Bourdieu與McLuhan:一些學術經典翻譯的往事追憶(黃厚銘)

HERMES HUANG·2016年2月29日

凌晨被黃鼻妹吵醒,睡不著了,就來談談一件陳年往事吧。是有關一本未能面世的經典--McLuhan《理解媒介》--中譯本的故事。說到這裡,一定有很多人會很疑惑,McLuhan的這本書,不是有書名為《認識媒體》的中譯本嗎?而且不論簡體或繁體也早就有其他譯本了,哪來未能面世的版本呢?
這故事得從頭說起,也希望 Poe Yu-ze Wan 萬毓澤不要覺得我硬是要沾他的光。我昨天深夜才注意到,在聯經出版社無條件退換《資本社會的十七個矛盾》的報導中提到,原來的譯本被毓澤痛罵,但新譯本則受到他的肯定、甚至願意列名推薦。而我在這波新聞熱潮中曾於臉書上提到,就我所知,上一本在中譯本問世後很快又再找人重新翻譯出版的書籍是Bouridieu的《布赫迪厄論電視》。這本書之所以會重譯,也是因為我在聯合報「讀書人」週報上寫了一篇書評把譯者與出版社編輯痛罵一頓。隨後這本書的新譯者則是前一陣子才剛加我臉友的 林志明 (Chi-ming Lin)教授。
更類似的是,正如聯經出版公司事後反而找毓澤推薦重新翻譯的譯本,當年我這篇痛罵譯者與出版社的書評,也開啟了我跟麥田出版社之間延續多年的合作關係。後來麥田的資深編輯吳惠貞小姐有時會抱著其他書籍的譯稿來找我,一處一處挑出她有疑惑的地方來請我幫她確認翻譯的正誤。並且,還邀我為有關Bourdieu的幾本著作撰寫導讀。甚至《布赫迪厄社會學面面觀》這本書直接授權老朋友北京大學李猛李康等人的既有翻譯出版,也是我的建議。直到《所述之言》出版之刻,我因為已經江郎才盡、針對Bourdieu已經寫不出新東西而拒絕他們撰寫導讀的邀約為止。此外,我之所以非要沾光毓澤,還因為在吳惠貞辭去麥田出版社的專職工作以後,當時接任她職位的人正是此次與《資本社會的十七個矛盾》重譯密切相關的聯經出版公司胡金倫。真的是有許多巧合吧?
咦,《認識媒體》或《理解媒介》呢?請稍安勿躁,讓我把Bourdieu談完。
其後麥田出版社有意翻譯Bourdieu的《實作理論綱要》又來找我問譯者的人選,我跟他們大力推薦資深譯者宋偉航。有些人應該知道,這本書有個只存在於各校圖書館的中譯本,封面比後來正式出版的版本簡陋許多。原因就在於宋偉航是個非常認真、但也因而有些固執的譯者,在這本書的翻譯過程中與麥田的編輯爭執不斷。再加上宋偉航拼命三郎、錙銖必較的查考態度,以致這本書到翻譯授權失效(還是國立編譯館補助逾期?)前都還未能出版。麥田為避免蒙受重大損失,就想到先發行只流通到圖書館的版本做個交代,之後再正式出版後來大家所購買的「全新修訂譯本」。而在宋偉航與麥田編輯的爭執當中,我則是唯一雙方都可以信任的仲裁者。說實話,我對宋偉航跟吳惠貞的專業能力與認真態度都是很肯定的,這之間並沒有誰從來都是佔上風或絕對錯誤的情形。
好了,終於快要回到McLuhan了。我之所以會注意到宋偉航,是因為她翻譯的《數位麥克魯漢》。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這本書有非常多的譯註,那都是歸功於宋偉航的認真執著。宋偉航的英文閱讀能力沒問題、翻譯查考的態度非常嚴謹,更重要的是,她的中文很好(比我西化的文筆好太多太多了),這都是我向麥田推薦由她翻譯Bourdieu《實作理論綱要》的「一半」原因。另「一半」原因是,就Bourdieu著作英譯本的複雜構句和纏繞思想,在學術界之外,當時我也真的想不出還有哪位其他的合適人選。而實際上,這也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因為宋偉航也為了這本書的翻譯而嚴重影響她賴以為生的稿費收入,甚至還變成她體力與精神上的沈重負擔。
此外,也因為翻譯Bourdieu這本書的高難度,我一方面幫宋偉航向麥田出版社爭取到非常高的稿費,另一方面也協助麥田申請國立編譯館的補助。值得肯定的是,麥田出版社並未因為獲得補助而減低原來預計要支出給宋偉航的預算,而是全額累加上去。結果,就我所知,宋偉航拿到的應該是整個翻譯界難得一見的高額稿酬(應該也比很多人寫稿的價碼還高)。但我覺得這是她應得的。
其間(或是其後,我記不太清楚了),貓頭鷹出版社也延續《數位麥克魯漢》的合作關係,又找宋偉航翻譯McLuhan的Understanding Media。過程中宋偉航也偶而會打電話來問我一些McLuhan思想或引註上的問題。McLuhan身為文學研究者,其實根本就是他自己筆下的藝術家,有超越時代的洞見,但也有藝術家的隨性(迷之聲:草率隨便。例如,把莎士比亞原著中不相連的兩句逗在一起徵引)。這讓宋偉航在查考上吃盡了苦頭。結果譯稿完成時的情形是,譯註跟譯稿的篇幅一樣多。也就是說,如果後來出版的是宋偉航的譯本,將會是一本譯本搭配一本一樣厚的譯註。但我必須說,這絕對有助於讀者了解McLuhan這本書的思想,與進行相關的學術研究。甚至這譯註已經堪稱是獨步全球的學術貢獻。我不知後來貓頭鷹改找別人翻譯的真正原因是不是這樣的出版方式太不切實際了。但我確定的是,其中一個原因是牽涉到這本書書名的翻譯。
剛剛提到宋偉航在翻譯McLuhan這本書當中也不時會與我聯繫,我也趁勢向她推銷了我對media這個詞在翻譯上所做的區分。簡言之,就是當media所指涉的是報社、電視台等機構時就翻譯為媒體,而所指的是技術層面時,像是報紙、電視,則翻譯為媒介。這個區分後來也被好友兼學長蘇碩斌在翻譯《媒介文化論》時所採納,並在書中以一個譯註來加以說明推廣。顯然,McLuhan這本書中絕大多數的情形所指的都是媒介,而非媒體機構。再加上,McLuhan在本書導言末尾就已經用經濟蕭條為例,說明了理解與控制之間的關係,以便凸顯Understanding Media這本書的意圖,宋偉航和我都認為應該要把這本書的書名翻譯為《理解媒介》。但貓頭鷹出版社的總編老貓卻因為他心目中一般讀者的考量,堅持要改為《認識媒體》。我在這爭執中又被宋偉航請出來協助調停,不過,連我也凹不過對方,畢竟人家是出版社的實際負責人。後來貓頭鷹就把宋偉航撤換掉,重新找人翻譯。但對於宋偉航在這本書裡投注的可觀心力,貓頭鷹有沒有支付稿費、以怎麼樣的價碼計算稿酬,這我就不得而知了。
實際上,宋偉航曾寄給我一個word檔,是她真正為整本書翻譯過程做的所有查考。就她告訴我,這檔案大得很容易造成word當機。而裡面的字數,其實又遠超過原來她希望搭配《理解媒介》譯本出版的「譯註」。只可惜,讀者們終究沒有機會讀到這個譯本。也因為曾經涉入這本書翻譯過程中的爭議,我一度想寫一篇以「認識媒體或/與理解媒介」為題的文章,以此為例談談我在過程中所「認識」到出版社這樣的「媒體」的商業考量跟學術文化之間的矛盾衝突。寫到這裡,這好像是 李令儀 (Ling-Yee Lee)得到台灣社會學會博士論文獎、有關台灣出版事業的博士論文之切入觀點。 終於趁著睡不著覺把埋藏在心底多年的一件往事寫下來,除了為這本未能面世的譯本留個歷史紀錄以外,也是為了向已經多年沒有聯絡、且根本就素未謀面的專業譯者宋偉航小姐致敬。請不要忘記,既然是同一家出版社,大家手上的那個《認識媒體》中譯本,一定多少也有宋偉航的心血(最起碼,這未能面世的譯本,就像是編輯背後可供隨時諮詢的專家吧?),也應該要為她記上一筆。

2016年2月27日 星期六

0228 2016 日


(1977-78年,劉學長幾次從倫敦到我就讀學校訪我,一起住單身宿舍。同層的9未住戶多很友善,......)
周五2015.09.18與曹永洋先生聚會的一些細節,我補充一下:他也推薦許多書與文章,最出乎我意外的是劉森堯學長的三篇大文:記母親、戀人.... (據說刊在劉森堯著 《天光雲影共徘徊》, 爾雅 出版社,2001),待查。2016.2.28 補《母親的書》,台北: 爾雅 出版社,2004)收入《母親的書》(我很佩服他可以用台語唸名著給不識字的母親聽)、《我的初戀情人林美麗》兩篇,應該是老曹說的。《母親的書》自序說隱地先生在2001年預付20萬元給作者。.....




10點多,時瑋來電長談。
施先生在同學當上校長,捐了5億4蓋樓。
我們的財富雖然只是他的萬分之一,然而同學當上院長,要大搞"東海創新人博覽會"平台,也要貢獻自己的人際關係資訊,希望真的:捐款只是資訊 (錢)的分享。


半夜起來BLOGGING,3點重新上線。

胡適之先生與此校有緣:記憶之誤/ Eton College 演講 --The school for people born to rule; 體罰制 BRICHING " The New Literary Movement in China" 
http://hushihhc.blogspot.tw/…/eton-college-new-literary-mov…



路易-費迪南·塞利納法語:Louis-Ferdinand Céline,1894年5月27日-1961年7月1日)為法國作家,原名路易-費迪南·德圖什(Louis-Ferdinand Destouches),「塞利納」這個筆名來自他祖母和母親的名字。塞利納被認為是20世紀最有影響的作家之一,通過運用新的寫作手法,他使得法國及整個世界文學走向現代。然而他也是一個有爭議的人物,因為他在1937年及二戰中發表過一些激進的反猶宣言。


【歐吉桑的瘋狂挑戰背後】‪#‎柯文哲‬
台北市長柯文哲挑戰騎自行車「一日雙塔」,昨天凌晨5時30分從台灣最北端的新北市富貴角燈塔出發,今天上午約10時抵達台灣南端的屏東鵝鑾鼻燈塔,以28.5小時騎完520公里。
瘋狂的挑戰背後,為的是什麼?


為期4天的「全球自行車城市大會」,週六(27日)在台北市拉開帷幕,吸…
CW.COM.TW|作者:天下雜誌

為期4天的「全球自行車城市大會」,週六(27日)在台北市拉開帷幕,吸引逾千名海內外人士參與。同日,市長柯文哲展開「一日雙塔」單車行。歐洲自行車聯盟主席 Manfred Neun 在開幕式說,他從沒遇過如此投入的主辦城市首長,甚至為此踏上逾500公里的自行車挑戰。 - See more at: 


台北市長柯文哲昨清晨騎自行車挑戰雙塔(富貴角燈塔到鵝鑾鼻燈塔),在今早10:02抵達,由於今天是228紀念日,身為228受難者家屬,柯文哲也在抵達終點時特別發表一段短講,他在演講過程中憶及祖父過去曾遭受迫害,以及家族因228事件而陷入陰霾,數度哽咽、哭泣。
柯文哲提到,今天是228,很特別的日子,去年他首次以台北市長的身份出席二二八紀念儀式,在致詞時想起祖父在二二八事件受難,家族也因此事陷入驚慌的困境,他祖父於228事件後臥病三年去世,入殮時連一套新衣服都沒有,這是他父親幾十年來的遺憾。所以去年他在致詞時,想到家族過去的苦難,不禁泣不成聲,久久無法自己,他為祖父的苦難而哭、為父親的傷痕而哭、為1947年那個悲傷的年代、不幸折損的台灣先賢先烈而哭。
以前每一年的228,都是他最不想要面對的日子。因為他的父親每次在參加追思活動後都是哭著回家,當兒子的很難面對這個心理障礙,身為人兒,不知道該說什麼該做什麼。228事件,造成他和他的父親,以及父親和他的父親永遠無法彌補的傷害。
去年他在228致詞時痛哭失聲,但他發現父親反而幾十年來第一次沒有哭。他知道,兒子哭的時候,父親基於保護子女的天性,會格外堅強。但去年那時候,他也暗自決定從此以後,以後228的日子,他們父子都不再流淚了,要走出悲傷的歷史。因此今年他想以不同的方式,來紀念228事件。
一日雙塔是從台灣最北端的富貴角燈塔,到台灣最南端的鵝鑾鼻燈塔,520公里的挑戰,其實從肉體的磨練中,也許是一種精神重新的救贖。過去在他們的淚水充滿怨恨,他在想能否用汗水開啟寬容與諒解的未來。
在這520公里的路上,他的汗水滴落在這片土地的一村一里。只有呼吸聲與心跳聲陪伴中,他並不感到孤單,因為他知道祖父在天上看顧著他,當年他祖父甚至有保護外省新移民,卻還是遭到國民黨政權的迫害,他祖父只是一位小學老師,卻始終堅持台灣人的善良與勇氣,所以祖父的精神支撐著他,撐過漫漫長征。另外,沿途加油打氣的鄉親,也給他最堅實的力量。這520公里,有汗水滴落過的鄉鎮,不再是地圖上的名字,它們在他腳下親身踩過,從此在他的生命之中有不同的意義。
他現在站在台灣的最南端─鵝鑾鼻燈塔,三面都是海,南島語族的先民曾跨越巴士海峽來到台灣開疆闢土,繁衍出光榮而偉大的原住民族;漢民族也曾以勇氣克服黑水溝的風浪,來建立新故鄉;台灣作為海洋國家,也透過太平洋走向國際,在全世界發光發熱。
不管將來怎麼樣,在他心中,台灣人要做台灣這片土地的主人、台灣人要決定自己的命運、台灣人要建立公平正義的新世界,這是他的信念和努力的目標。
柯最後也提到,今天是228,身為受難者家屬的柯文哲,希望以「寬容如海、成就台灣」與大家共勉,還是要記取歷史的教訓,但要走出悲情。儘管大家可能有不同的過去,但讓大家珍惜共同擁有的現在,也希望大家一齊邁向共同的未來。在這特別的日子,衷心希望臺灣因為大家的努力而變得更好。(張博亭/台北報導)




"I like to see flowers growing, but when they are gathered, they cease to please. I look on them as things rootless and perishable; their likeness to life makes me sad. I never offer flowers to those I love; I never wish to receive them from hands dear to me."
--from VILLETTE by Charlotte Brontë
Left by harrowing circumstances to fend for herself in the great capital of a foreign country, Lucy Snowe, the narrator and heroine of Villette, achieves by degrees an authentic independence from both outer necessity and inward grief. Charlotte Brontë's last novel, published in 1853, has a dramatic force comparable to that of her other masterpiece, Jane Eyre, as well as strikingly modern psychological insight and a revolutionary understanding of human loneliness. With an introduction by Lucy Hughes-Hallet.

Nova Scotia isle

Packing your bags? A tiny Nova Scotia isle is ready to take you in.



The possibility of a Trump presidency is moving from the laughable to possible.
USATODAY.COM

二二八:兩邊都說不能忘記但是距離很遠

二二八公園內的追思廊Image copyright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二二八公園內的追思廊:二二八事件受難者中有許多是台灣的精英知識分子。
台灣的二二八事件到今年已經69年,從1995年政府開始正式紀念與賠償也已經過了20年,但是傷口卻沒有癒合。
在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贏得了年初的總統大選之後,似乎令台灣支持平反二二八的一派受到了鼓舞。

蔣介石與二二八

蔣介石的銅像又被破壞或者「披麻戴孝」、中正紀念堂的存廢或是改名再次引起熱議、蔣介石甚至被形容是「上世紀第四大殺人魔王」。
台灣總統馬英九說二二八「不能遺忘」、行政院長張善政說台灣要「轉型正義」,這個和民進黨或者民間團體的訴求相當一致。
但是為什麼這個傷口不能癒合?受難者家人不能「遺忘」?為什麼兩邊的說法那麼接近,但是距離卻那麼遙遠?
從受難人數來說,從五十萬、五萬、兩萬一路到八千、兩千都有,比較大的數字都是來自反國民黨的一方,而數字比較少的則都是來自國民黨或者支持國民黨的一方。

和解與原諒

國民黨說,政府成立了基金會負責賠償,到現在已經有近萬人收到賠償,所以雖然不能遺忘,但是也要「往前看」。
但是二二八受難者家屬說了,到現在為止,官方都不公開當年的史料,也不調查真相,甚至否認蔣介石應該為二二八事件負責,在「只有受害人、沒有加害者」的情況之下「如何原諒?」。
在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之後,1949年國民黨政府撤退台灣,台灣隨後進入了「白色恐怖」時期,二二八事件隨之成了禁忌。
1950年之後出生的台灣人不論上一代是所謂的外省籍或者是本省籍,通常都是到了90年代才知道或者才敢提二二八事件。
就算到了後來,二二八事件被官方正式承認、也成了國定紀念假日,兩邊的說法或者對事件的闡釋還是有很大的差異。

認知差距

藍營的一方強調,當年導致事件爆發的導火索、賣私煙的女販陳江邁的女兒後來嫁給了外省人,由此強調族群的融合。
但是反國民黨的一派指出,起碼在30年前,還是有本省人家庭因為二二八事件不願與外省籍家庭聯姻論及婚嫁。
台灣的台北市有個二二八紀念公園也有二二八紀念館,各地也有許多與紀念二二八有關的地方或者場館,好像二二八事件如今已經可以正視與面對。
不過對反國民黨一派而言,沒有「真相」、沒有「元兇」是無法接受、是無法忘懷的,而國民黨則是強調「和解」,並說國民黨已經多次道歉。

受難者家屬的話

曾經和一名受難者家屬談到二二八事件,這位自認尚稱溫和的家屬說,當年事件影響的範圍和層級非常廣泛,每個人看到的「都只是事件的一角」,很難看到全貌。
但是國民黨試圖以「官逼民反」作為事件的起因,他是絕對不能接受,因為有很多受難者「根本沒造反」,他也批評說民進黨在2000年贏得總統大選,也執政八年,但是公開的二二八事件相關史料和文獻,也沒比國民黨執政的時候多多少。
這個人是我好友的父親,他自己的父親、大哥、叔叔、以及舅舅在二二八事件的時候「失蹤」,至今仍然不知道生死或者遺體在何處…..
(責編:威克)

中研院:二二八日本是元凶 美國是幫凶

阿波羅新聞網 2007-03-03 讯】
中央研究院院士黃彰健、研究員朱宏源、民間史學學者武之璋、戚嘉林27日上午聯合發表研究新發現。他們發現,日本人蓄意放棄對糧食配給管制,造成光復後台灣糧食大災難是228事件的原凶;美國人則為自身利益,企圖掌控、佔據台灣,屬於幫凶。228事件,其實是「民逼官反」。

中研院研究員朱宏源、民間史學學者武之璋、戚嘉林今天上午在立法院,以「中研院二二八研究增補小組」為名,在台灣228事件60周年前夕,聯合發表事件源由的研究新發現。原要參與聯合發表新發現的黃彰健院士,因身體欠佳,所以缺席;研究員朱□源之後還返回中研院,發表228真相的文章。

武之璋指出,台灣光復後面臨三個問題,一是戰後復原症候群,二是經濟症候群,三是光復症候群,當時尚有在日據時代出生的台灣人,自認是日本人,所以鄙視衣服破爛、裝備簡陋的國民政府軍及外省人。228事件發生的原因,不是「官逼民反」是一偶發事件,其實是「民逼官反」。

?嘉林也據史料認為,228事件真正的原凶,不是陳水扁總統所說的蔣介石,而是日本殖民政府。

他發現,台灣在二次大戰結束前,物資米糧極度匱乏,日本人早已實施嚴厲的糧食配給,但日人要將台灣歸還中華民國前,蓄意放棄台灣的糧食配給管制,使台灣人大量消費糧食,日人又加發薪資給在台的日人大肆添購物資米糧,引爆光復後台灣糧荒大災難,令本省人誤以為糧荒災難是陳儀政府造成,進而導致外省人與本省人兄弟相殘的228事件。

朱浤源也指出,當時美國人也為了自身的利益,作了228事件的幫凶。朱□源指出,美國在台的Geogre Kerr、Paine、Catto等三個人皆為中情局工作,他們密謀計畫,麥克阿瑟將軍佔領菲律賓後,他們負責掌控、佔據台灣,所他們抵毀、弄垮國民政府,搞壞美國與國民政府關係,放任鼓勵台獨自治人士搞叛亂活動;尤其Geogre Kerr在台北更是「上下其手」,Geogre Kerr後來著「被出賣的台灣」一書。

朱浤源也提出三本研究著作,一是黃彰健著「二二八事件真相考證稿」;武之璋著「二二八真相解密」;以及?嘉林著「台灣二二八大揭密」,以交待他們研究推論歷史責任的觀點。
-----------------------
武之璋鄭義著「二二八真相解密」系列鏈接

武之璋鄭義:以南京大屠殺以及荻島靜夫日記為例論一手資料之珍貴http://tw.aboluowang.com/life/data/2007/0225/article_8059.htm
鄭義:二.二八事件的真相(一)http://tw.aboluowang.com/life/data/2007/0209/article_7579.htm
武之璋、鄭義:陳儀對二二八事件應負的責任http://tw.aboluowang.com/life/data/2007/0216/article_7808.htm
武之璋鄭義:蔣介石對二二八事變處理並無過錯http://tw.aboluowang.com/life/data/2007/0219/article_7897.htm
武之璋鄭義:暴徒格殺外省人的場景http://tw.aboluowang.com/life/data/2007/0302/article_8211.htm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tw.aboluowang.com/2007/0303/32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