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31日 星期六

0601 2014 日

 畢業季。恭喜Daniel 女兒Connie (東海IE.....)
朋友們端午節喜悅......
*****
看東森半部 姊妹花:In Her Shoes is a 2005 American comedy-drama film based on the novel of the same name by Jennifer Weiner.

末節姊姊Rose結婚時,Magi 念這首:
[i carry your heart with me(i carry it in] By E. E. Cummings / i: six nonlectures, 《我:六次非演講》/ Fourteen Poems by ...
...
here is the deepest secret nobody knows
(here is the root of the root and the bud of the bud
and the sky of the sky of a tree called life;which grows
higher than soul can hope or mind can hide)
and this is the wonder that's keeping the stars apart

*****
6月剛來報到。之前,一整個月,中國加緊維安,
就只是怕六四25周年全球有心人的大團結。.....想起那天凌晨,我們在NHK看到天安門的混亂與哀慟.....台灣也出版過《六四詩選》.....
但是,1989年的6月11日,我們看到17歲的拼命英雄在球場上慶祝勝利;看台上,全世界的轉播觀眾的淚水:Michael Chang Returns to French Open, With a Proté..
****
我們的父親來東海大學.......(60年代與70年代) 補記:
我對父親跑來東海,睡在兒子的宿舍之現象,很有興趣。因為這種父子之間的交情,一定不錯。2013年11月,我有一則記錄:

1971年秋、冬,我見過室友鍾寶衡的父母、徐海偉的父親等來訪。我爸爸也送來寒衣。四十來年之後,一位大二轉學清華的系友說,那年他爸爸喜歡從宜蘭到山上玩,就住在第七棟樓下某室……

這次讀羅文森學長的《戀戀九號宿舍》,更妙:

「我念了四年大學,爸爸最少來了二十趟。到了學校,他睡床,我睡地上。他跟我的室友們,天南地北地暢談,猶如知己。當初我並不覺得什麼,後來我跟我孩子的朋友們,頂多只是寒暄而已.......」(頁208)。
同頁,有上文作者爸爸第一次 造訪東海的說法。採取直敘方式,不像上文的對話戲劇法。關於那本辭典,作者說「結果我是我們班上唯一擁有這本化學詞典的人。」

今天讀校友總會安排訪院士的消息,化學系的最多,可能有3個校友。此系是東海最有才華的。鄧學長那兒有該系50周年的專集,下次當借閱。

--
2014.6 格森:莫斯科正在失去靈魂 就發生了巨變:國家處在戰爭,對異見容忍度降到歷史最低,不允許雙重國籍,經濟前景一片黯淡。所有的人都在討論移民。
藍英年《日瓦戈醫生》= 改名《齊瓦哥醫生》台北:遠景,2014
2008:話說昔日. "Leonid Pasternak". Wikipedia article "Leonid Pasternak". )一家多英才,譬如說兒子詩人Boris比父親更有名(著『齊瓦哥醫生』;中國出版的Pasternak 回憶錄集『人和事』(三聯)等),我看過他哥哥亞歷山大的回憶錄(英文) 。
Leonid 1921年離開俄國,1945年客死牛津。在21世紀,她的孫女幫他弄個要預約才能參觀的紀念館。
最有趣的是她的先生「害怕失去他的安寧空間」,這樣說(寫/譯):「我期望著一位沒有膀胱的百萬富翁前來靜靜地參觀,他不用廁所,願意花一根金條購買風景明信片,還說,『不用再找了!』。」【大陸滥譯本【牛津:歷史和文化】 第182頁】


......但願能做個不太壞的老頭兒。......老人要能能像佛家那樣,歡歡喜喜的捨該捨就捨,包括生命。......王鼎鈞 《活到老,真好》台北:爾雅,1999





半夜2點多起來大BLOGGING
跟忠信請代購長歌.....,


 早上6點多回64號。看東森半部In Her Shoe 姊妹花

In Her Shoes is a 2005 American comedy-drama film based on the novel of the same name by Jennifer Weiner. It is directed by Curtis Hanson with an adapted screenplay by Susannah Grant and stars Cameron Diaz, Toni Collette, and Shirley MacLaine. Wikipedia


 i: six nonlectures, 《我:六次非演講》/ Fourteen Poems by ...

i: six nonlectures, 《我:六次非演講》/ Fourteen Poems by E. E. Cummings 《康明思的詩》

末節姊姊Rose結婚時Magi 念這首
[i carry your heart with me(i carry it in] By E. E. Cummings

i carry your heart with me(i carry it in
my heart)i am never without it(anywhere
i go you go,my dear;and whatever is done
by only me is your doing,my darling)
i fear
no fate(for you are my fate,my sweet)i want
no world(for beautiful you are my world,my true)
and it’s you are whatever a moon has always meant
and whatever a sun will always sing is you

here is the deepest secret nobody knows
(here is the root of the root and the bud of the bud
and the sky of the sky of a tree called life;which grows
higher than soul can hope or mind can hide)
and this is the wonder that's keeping the stars apart

i carry your heart(i carry it in my heart)





大清早,找張培德先生17歲時,1989年到底那一天大贏。看了Wikipedia 的英日中文版:網頁的表現粗細,各表現網路體育報導的成熟程度。
我們當年很幸運,在六四屠殺之悲哀中,看到張的感人奮戰。電視中,看台上許多女士跟我們一樣,在拭淚.....
張先生來台灣時,我們公司當然共同贊助他。

  http://hcpeople.blogspot.tw/2014/05/michael-chang-returns-to-french-open.html


優勝 2. 1989年6月11日 フランスの旗 全仏オープン クレー スウェーデンの旗 ステファン・エドベリ 6–1, 3–6, 4–6, 6–4, 6–2
25年了。
此君是重要人物. 最動人的奮不顧身贏球.......19901991台灣杜邦在本地共同贊助他。

 17-year-old Michael Chang won the title, and as such broke the record for the youngest-ever Grand Slam – Men's Singles champion. Among his victories was a defeat of World No. 1 and three-time French Open champion Ivan Lendl, which is remembered as one of the most significant matches in French Open history.

Michael Chang Underhand Serve vs Ivan Lendl (French ...

vimeo.com/50229630
Sep 26, 2012
[Featured in CNN Open Court and Guardian] Michael Chang's famous underhand / drop / underarm service ...

Michael Chang Returns to French Open, With a Protégé

  May 30, 2014

25年後重遊故地,張德培率弟子回到法網

人物2014年05月30日
張德培對陣伊萬·倫德爾的知名一戰,他在比賽中利用一記大膽的下手發球,為他唯一主要的冠軍頭銜鋪平了道路。
張德培對陣伊萬·倫德爾的知名一戰,他在比賽中利用一記大膽的下手發球,為他唯一主要的冠軍頭銜鋪平了道路。
Lionel Cironneau/Associated Press
PARIS — Twenty-five years later, Michael Chang still has not talked about the 1989 French Open with Ivan Lendl. Nor has he hit another underhand serve in competition.
25年過去了,張德培(Michael Chang)依然未談及自己1989年和伊萬·倫德爾(Ivan Lendl)在法國網球公開賽(French Open)上的對陣。他也沒有再在比賽中用過下手發球。
Back in Paris at age 42, Chang still has a bowl cut, still is an openly devout Christian and still is traveling with family, only this time he is here not with his parents, Betty and Joe, but with his wife, Amber, and their two daughters, ages 3 and 1.
如今,42歲重回巴黎的張德培依然留着西瓜頭,依然是一名公開表達其虔誠信仰的基督徒,依然是和家人前來,但這次和他一起來巴黎的不是他的雙親貝蒂(Betty)和喬(Joe),而是他的妻子安布爾(Amber),以及他們的兩個女兒,一個3歲,一個1歲。
But this French Open, which begins Sunday, is not merely about nostalgia for Chang. It is also about fresh dreams.
但將於周日(即5月25日,本文最初發表於2014年5月24日——編注)開幕的本屆法網不僅涉及對張德培的懷舊,還與鮮活的夢想有關。
Yes, this is the anniversary of his victory at 17 against sound logic and great odds; a victory that coincided with violence far away in Tiananmen Square; a victory he attributes to a potent brew of talent, toil, youthful insouciance and divine intervention.
是的,這是對他在17歲時顛覆常理,克服重重困難取得勝利的周年紀念;他的勝利與遠方天安門廣場上的暴力事件發生在同一時間。他將自己的勝利歸功於天資、辛苦投入、年輕人的無憂無慮和神靈的干預這張混合配方。
張德培現在是排名世界第十的日本明星選手錦織圭(左)的教練。
張德培現在是排名世界第十的日本明星選手錦織圭(左)的教練。
Scott Barbour/Getty Images

“There were matches I just shouldn’t have won,” Chang said. “There were balls that should have gone out that didn’t. There was rain that had no business coming down. I mean, you can’t fathom how those things had happened. There was a purpose there, and there was a purpose for me being 17 and a purpose for me being Chinese and for the events that unfolded during that period of time. There was a reason it happened the way it did.”
「有些比賽我本來根本不會贏,」張德培 說,「有些球本來應該出界,但卻沒有。有些八竿子打不着的雨下了下來。我是說,你看不透這些事情是怎麼發生的。當時發生的事情是有目的的,我當年17歲是 有目的的,我身為華人,以及那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都是有目的的。事情之所以會成這樣是有原因的。」
This year, Chang is at Roland Garros on a new mission, as coach of Kei Nishikori, the Japanese star who is ranked in the top 10 for the first time and hitting new heights under Chang’s tutelage. After winning the clay-court tournament in Barcelona, Nishikori had Rafael Nadal on the ropes in Madrid this month before retiring with back spasms.
今年,現身法網的張德培是帶着新的使命而 來的。他是日本網球明星錦織圭(Kei Nishikori)的教練。錦織圭的排名首次進了前十,成績在張德培的指導下也屢創新高。在贏得巴賽羅那的那場紅土場地錦標賽後,本月在馬德里,錦織圭 一度讓拉斐爾·納達爾(Rafael Nadal)陷入困境,後因背部痙攣退賽。
The lessons from 1989 were manifold: keep your tactics flexible; refuse to be intimidated by those of greater experience and achievement; keep fighting, hustling, lunging and hobbling no matter how much your legs cramp and your optimism wavers.
1989年收穫的經驗是多方面的:保持戰術靈活;不要被那些經驗更豐富、成就更大的人嚇到;無論雙腿怎麼抽筋、樂觀情緒消失了多少,都要堅持戰鬥、猛攻、前沖、蹦跳。
“Bjorn Borg won the French Open when he was a teenager,” said José Higueras, Chang’s coach in 1989. “So did Mats Wilander and Rafa. But to me, the special thing about Michael’s win was not so much that he won the French but how he won it: having the audacity to play the best players in the sport in a huge arena and having the guts to actually serve underhand and having the nerve to believe he actually could win.”
「比約恩·伯格(Bjorn Borg)在法網奪冠時才十幾歲,」張德培在1989年時的教練若澤·伊格拉斯(José Higueras)說,「馬茨·維蘭德(Mats Wilander)和拉法(Rafa)也是。但對我而言,邁克爾(Michael,張德培的英文名——譯註)獲勝一事的特別之處與其說是他在法網奪冠,不 如說是他如何奪冠的:有膽量在大型體育場同這項運動最好的運動員一較高下、有魄力採用下手發球、有勇氣相信自己真的會贏。」
Higueras and others tend, understandably, to focus on the fourth-round match against Lendl, instead of the other victories. It came on Court Central and was perhaps the closest tennis has come to David and Goliath.
伊格拉斯和其他人傾向於把重點放在對陣倫德爾的第四輪比賽,而不是其他勝利上,這是可以理解的。比賽在中央網球場(Court Central)舉行,而且可能是最接近《大衛和歌利亞》(David and Goliath)這個故事的網球比賽。
“If they play that match 20 times, Michael wins it once,” Higueras said.
「如果他們那場比賽打20次,邁克爾只能贏一次,」伊格拉斯說。
It was astonishing. Lendl was a seven-time Grand Slam singles winner and three-time French Open winner long established as the No. 1 player in the world. Chang, who had played rarely on clay as a standout junior or young professional, had not been past the fourth round in a major.
的確令人震驚。倫德爾曾七獲大滿貫單打冠軍,三次在法網奪冠,長期以來一直被認為是全世界的頭號選手。而作為一名出色的後輩,或者說一名年輕的職業運動員,張德培之前很少在黏土賽場上打球,也未在重大賽事的第四輪中獲勝過。
He was, however, seeded 15th at Roland Garros because of some injuries and withdrawals. Though he had never played Lendl in an official match, he had played him in two exhibitions in the year before the French Open, losing indoors in Des Moines, Iowa and then beating him in Atlanta on green clay. After the Des Moines match, Lendl, who could be caustic, gave Chang some unsolicited counsel in the limousine heading back to the hotel.
然而,因為有人受傷,有人退賽,他當時是 法網的15號種子選手。儘管之前從未在正式比賽中與倫德爾對陣過,但他曾在那屆法網前一年的兩場表演賽中與倫德爾交過手,先是在艾奧瓦州得梅因的室內賽場 上輸給了對方,後來在亞特蘭大的綠土賽場上將對方打敗。打完得梅因那場比賽後,偶爾言辭尖刻的倫德爾在乘坐豪華轎車回酒店時,不請自來地向張德培提了一些 建議。
“Just out of the blue, not even trying necessarily to start a conversation he said, ‘Do you want to know why you lost today?’” Chang said. “And I’m like, ‘Sure. Go ahead. Tell me.’ And he goes: ‘Well, you have no serve. Your second serve is like nothing, and you know you move pretty well but you have no weapons. You get a lot of balls back but you have absolutely nothing you can hurt me with.’ And he goes, ‘If you don’t work on your game, there’s just no way you’re going to be able to survive out here on tour.’”
「他甚至都沒試着講些客套話,便突然說 道,『想知道你今天為什麼輸了嗎?』」張德培說,「我就說,『當然。你說吧,告訴我。於是他說:『你的發球不好。你的第二個發球一點威力都沒有。你知道你 的移動很好,但你沒有武器。你接到了很多球,但你完全沒有可以傷到我的武器。』他還接著說,『如果不在網球上努努力,你根本沒辦法留在巡迴賽里。』」
Chang said he was grateful, not resentful, for the advice from on high and went back to work. He trained with Higueras and another promising American teenager, Pete Sampras, in Palm Springs, Calif. Chang had reached the third round in 1988 in his first French Open, losing to John McEnroe on Court Central, and Higueras believed he had long-range potential to do very well at Roland Garros.
對這種高高在上的建議,張德培說他感到感 激,而非忿恨,然後就回去努力了。在加州棕櫚泉,他與伊格拉斯,以及另一名很有前途的美國少年皮特·桑普拉斯(Pete Sampras)一起進行了訓練。1988年,張德培在自己的首次法網賽事中打入第三輪,但在中央網球場上輸給了約翰·麥肯羅(John McEnroe)。伊格拉斯相信,他具有長期的潛力,能夠在法網表現驚人。
“The game was not as physical as it is today, wasn’t as fast,” Higueras said. “He had a very good perception of the ball. He was quicker than quick, and the only thing he wasn’t doing well enough was taking advantage of some of those short balls and moving up a bit more. So I worked with him for a few days and said, ‘Hey Michael. Listen, you keep working hard, and I think you have a good chance to do well at the French in a few years.”
「當時,比賽並不像現在這樣對體力有這麼 高的要求,球也沒這麼快,」伊格拉斯說,「他球感極好,速度快得不得了,唯一的不足就是沒有利用一些短球的機會,更多地往網前移動。所以我們一起訓練了幾 天,我說,「嗨,邁克爾。聽着,你要繼續努力,我相信幾年之內,你就很有機會在法網取得好成績。」
Chang said his response was: “Why not this year?”
張德培說,他回答道:「為什麼今年不行?」
“I don’t think it was necessarily an arrogant comment,” Chang said. “But I was just kind of like why not? You never know.”
「我想,這樣回答倒不是自負,」張德培說,「但我就是想,為什麼不可能?誰知道呢。」
Clearly not, especially when you are a youngster with precocious talent and precious little scar tissue from big disappointments past. “There’s advantages, I think of being 17,” Chang said.
這明顯不是自負,尤其是,說這番話的是位一早顯露出天分的少年,而且他還不曾因為過去敗得一塌塗地而留下什麼傷痕,這一點很可貴。張德培說,「我想這就是17歲的優勢。」
The match with Lendl was played on June 5, one day afte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rackdown on student protests in Tiananmen Square in Beijing.
和倫德爾的對戰發生在6月5日,就在中國政府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鎮壓學生的後一天。
Chang, the American-born son of Taiwanese immigrants, followed the news closely with his family. “Once the crackdown actually happened,” he said, “and you saw so many people dying and you see the guy standing in front of the tank and stuff like that, it does put things into proper perspective.”
張德培的父母是台灣移民,他本人在美國出生,他和他的家人密切關注着天安門事件的消息。他說,「一旦鎮壓真的發生了,一旦你看到這麼多人死去,看到一個人站在坦克前,以及諸如此類的畫面,你會知道怎麼去正確地看待很多事情。」
After dropping the first two sets against Lendl, Chang won the next two despite cramping in both legs near the end of the fourth. He recalled walking toward the chair umpire, Richard Ings, to retire after the third game of the fifth set, then stopping at the service line because he had “an unbelievable conviction of heart.”
在和倫德爾對陣時,張德培輸掉了前兩盤比 賽,隨後贏得了接下來的兩盤比賽,儘管在第四盤比賽接近尾聲時,他的兩條腿都抽筋了。據他回憶,他在第五盤第三局比賽結束後走向主裁判理乍得·英格斯 (Richard Ings)準備退賽,卻在發球線停了下來,因為他「心裡湧出了一股難以置信的信念」。
“Something I’ve never had happen to me at any other time in my career,” he added. “I honestly just felt like God was just saying to me, ‘Michael, what are you doing?’ ”
他還說,「在我職業生涯的任何時刻都從未發生過的事,就這樣發生了。我真地感受到,就好像是上帝直接對我說,『邁克爾,你在幹什麼?』」
Chang’s overt expressions of faith would not play particularly well to the French press or public, a fact that pained him in the years ahead. “In my mind, my heart, that’s the best part of me,” he said.
張德培公開表達自己信仰的做法並不為法國新聞媒體或公眾所接受,這個事實讓他在接下來的多年裡都感到痛心。他說,「在我心底,信仰是我最大的優點。」
The underhand serve, the first and last of Chang’s career, came at 4-3, 15-30 in the fifth set. Chang sensed that Lendl was on his way to breaking him again and felt he needed to do something different.
在第五盤的大比分達到4-3,局比分為15-30時,張德培使出了下手發球,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在職業生涯的關鍵時刻這麼做。張德培感覺,倫德爾就要再次獲得破發點了,他覺得自己需要採取一些不一樣的打法。
Lendl, understandably surprised, managed to keep the ball in play but lost the point after a Chang passing shot.
倫德爾設法把球打了回去,然而,在張德培擊出一記穿越球後,倫德爾丟失了這一分,他的驚訝是可以理解的。
On match point, Lendl missed his first serve, and Chang hobbled forward, much farther forward than was customary, to return. With Chang a few feet from the service box, the crowd tittered. Lendl, irritated, asked Ings for another first serve. Ings denied the request, and Lendl, shaking his head, hit a second serve that struck the tape and landed long for a double fault. Chang soon landed, too, on his back on the clay, in tears after 4 hours 37 minutes and a 4-6, 4-6, 6-3, 6-3, 6-3 victory.
比賽處於賽點時,倫德爾的第一個發球失誤 了,張德培蹦跳着上前去接球,他比一般情況走得更靠前許多。他站在距發球區只有幾步之遙的地方,觀眾因此發出了竊笑聲。惱怒的倫德爾請英格斯批准他重發第 一球,英格斯拒絕了他的請求,倫德爾搖着頭,發了第二球,球擊中球網上緣之後,飛出了發球區,倫德爾雙發失誤了。張德培馬上就仰面躺倒在紅土場上,滿臉是 淚,他在經歷了4小時37分的奮戰後獲勝了,比分分別是4-6、4-6、 6-3、6-3和6-3。
“I umpired over 2,000 tour matches,” Ings said in an email. “Nothing came close to the drama and passion of that match.”
英格斯在一封電子郵件里說,「我擔任了2000多場比賽的裁判。還沒有哪場比賽能及得上這場這麼驚心動魄、富有激情。」
Chang said that despite spending time together on the senior tour and golf course, he and Lendl had never discussed the match. “I don’t plan to,” Chang said, laughing.
張德培說,儘管他和倫德爾在元老巡迴賽和高爾夫場上有所交往,然而他們從未討論過這場比賽。張德培笑着說,「我也不打算這麼做。」
What is nearly as remarkable in retrospect is that Chang had the emotional and physical reserves to avoid a letdown in 1989. He still had to fight through tough four-set matches against Ronald Agenor of Haiti and against Andrei Chesnokov, then of the Soviet Union, to reach the final.
事後看來,與這場比賽幾乎一樣了不起的是 張德培擁有足夠的激情和體力儲備,由此在1989年避免了虎頭蛇尾的結果。他當時不得不再打兩場為時四盤的艱難比賽,才能進入決賽,他的對手分別是海地選 手羅納德·阿熱諾爾(Ronald Agenor)和當時的蘇聯選手安德烈·切斯諾科夫(Andrei Chesnokov)。
In the final, Chang faced Stefan Edberg, the net-rushing future No. 1 player from Sweden who was the reigning Wimbledon champion. Chang rallied again, this time from a two-sets-to-one deficit, fending off nine break points in two pivotal games in the fourth set. Attacking the net plenty of times himself, he ultimately wore down Edberg, 6-1, 3-6, 4-6, 6-4, 6-2.
在決賽中,張德培面對的是喜歡上網前沖的 瑞典選手斯蒂芬·埃德伯格(Stefan Edberg)。埃德伯格當時是溫網那一年的冠軍,也是後來的世界一號選手。張德培再次在落後的情況下「重整旗鼓」,一度盤比分是2比1,然後在第四盤的 兩個關鍵局中挽救了九個破發點。在自己也多次上網進攻後,他終於以6比1、3比6、4比6、6比4、6比2的比分拖垮了埃德伯格。
Chang was the first American man since Tony Trabert in 1955 to win the French Open, and he remains the youngest man to win a Grand Slam singles title.
張德培是在托尼·特拉伯特(Tony Trabert)1955年問鼎法網冠軍後首個在法網奪冠的美國人。他依然是大滿貫歷史上最年輕的男單冠軍。
He acknowledges the odds are slim that another 17-year-old could do it in this era of physical tennis. Though he reached other major finals, he never won another Grand Slam title. But his breakthrough inspired his American  peer group — Andre Agassi, Sampras and Jim Courier — who used his victory for fuel, winning 26 Grand Slam tournaments among them in the years ahead.
他承認,另一個17歲的運動員在對體能有 着極大要求的網球領域取得這種成功的幾率很小。儘管他也進入了其他重要賽事的決賽,但他卻從未再在大滿貫比賽中折桂。然而,他取得的突破激勵了他在美國的 同齡人——安德烈·阿加西(Andre Agassi)、桑普拉斯(Sampras)和吉姆·考瑞爾(Jim Courier)。他們以他的勝利為動力,未來的歲月里共贏得了26場大滿貫賽事。

本文最初發表於2013年5月24日。
翻譯:陳亦亭、張薇

0531 2014 六


今天中午與阿嬋和淑弟午餐
她們來真理堂參加老師女兒婚禮

約11點半,去台大女/研餐廳,燒鴉飯75元,類似1977年倫敦的物價。
走福和橋回永和修理眼睛---鏡片掉出。橋高而巨,頗有懼高之威脅。橋下已是永和社區大學濕地實習場所。永和是行人很不友善之地....眼鏡行生意好,態度不佳....


聯經特價末日,買三本書。近日發現允晨的新書訂價很合理的多,應該多支持它。



   我們的父親來東海大學.......(60年代與70年代)

(我們每人都有類似的故事。  "我們對於作者父親帶她上東海入學,到了文學院,研究佈告欄上的東西,來了解中文學系等的描寫,都印象深刻。"《長歌行過美麗島:寫給年輕的你 》(唐香燕) :我聽見了,我看見了。我寫下來了。)/

(《戀戀九號宿舍》的折頁廣告是九歌同年出版的《飄著細雪的下午(作者:趙民德,台北:九歌,2007也是作者跟父親的故事......飄著細雪的下午: quod erat faciendum)


      朋友,今天羅文森 (1942~ ;1964級東海化學)學長來訪。他在九歌出版2本:《戀戀九號宿舍》2007、《當機會被我遇見 》 (2009,中山文藝獎,獎金25萬)。
    羅學長很了不起,我稍微聽過他服務於企業的30年工作史和故事,有些也很感人的,這些以後再談;我說的了不起,指他退休之後,為自己訂一生活目標清單,譬如說,每年學多少齣京戲;高爾夫球要達80桿;.....這由他說才精彩。
     當然他最大目標之一是將生活的經驗和專業知識寫出來。他的手頭上還有5-6本書稿已完成,包括將自己的書翻譯成英文,給自己的子女看......

     我有幸讀他的《大學四年》,真是 先睹為快。我提出許多增補與修改之建議。今天我跟他說,對身為東海學弟的我而言,非常感謝他的《大學四年》,因為書中的主角,三位耶穌會神父的故事,根本 就是我們的大學生活經驗之外----。
     我在1971-75,經常散步到中港路旁的小小天主教堂,因為都是weekdays,完全沒見過書中的許多故事。所以 說,《大學四年》在這方面,讓我再活一次---我跟羅學長說,我的一位同學陳浩斌,也跟耶穌會和新竹的語文教學中心密切相關.....2009年我出書,有篇記中港路故事,再去東海附近巡禮一番,只有兩處變化較小:第7宿舍以及天主教堂---它最讓我感動。.....不過羅學長說,近年稍有擴建。
         我要談他父親與我父親。很巧,他們分別在我們大一時,到東海找兒子的故事。

    我父親來自一個天主教家庭,......後來他覺得自己的個性不太適合於當神父,就去念河北工學院了。
     羅學長今天送我一本《戀戀九號宿舍》(25坪,一家9口。最感動人的是,羅學長會準備濕毛巾,迎接坐交通車回家的父親......),我只看後面的近10 頁,讓我最衝擊的是,他父親在57歲時就過世,不過他這一輩子的行事,經常會想到他父親會怎麼想,他經常知道父親在天之靈一定同意他的做事或決策,經常容 光煥發。
  《戀戀九號宿舍》有羅學長沒考上成大,父親的不平與安慰他東海是好學校,學費雖然比公立大學貴3-4倍,籌錢是身為父母的事.....
 

Dr. Collins上第一堂課的時候,就告訴我們,我們需要買一本化學詞典,我們所學的化學方面的詞彙都在那本詞典裡,我們會一生受用無窮。當天晚上寫家信回家的時候,我就告訴我爸爸,老師要我們買這本化學辭典,大度山上又沒有書店,我只有等有機會到台中去買了。
 

“爸爸,我只是隨便說一說,您怎麼就把書給我買來了哪?”爸爸接著說:

“由你信上的口氣,聽起來這本書很重要。我也可以想像開始念英文原文,沒有一個詞典,很多意思是看不明白的。我念電機工程的時候,也經過這個階段。其實我昨天 在高雄找了好幾個書局,才找到這本化學辭典。今天早上坐第一班北上的火車到台中來,由於昨天辦公室裏事情很多,開了一整天的會,一上車我就睡着了,睜開眼 一看,台中已經過了,我就在新竹下了車,又買了一張到台中的票,等南下的列車。上了車,我又睡着了,睜開眼一看,已經到了斗南。我乾脆下火車,出了火車 站,找到公路局車站,買了一張直達台中的車票,到了台中,坐上到東海的公路局汽車,所以才這麼晚到。”
     
    我家住台中,所以故事沒有上述的戲劇性(有點O. Henry的小說味道)。父親在1971年冬天,為我買件冬衣,帶來大肚山的第7宿舍給我。我當時有點不好意思,還怪他多此一舉......。


補記:
我對父親跑來東海,睡在兒子的宿舍之現象,很有興趣。因為這種父子之間的交情,一定不錯。2013年11月,我有一則記錄:

1971年秋、冬,我見過室友鍾寶衡的父母、徐海偉的父親等來訪。我爸爸也送來寒衣。四十來年之後,一位轉學華的系友說,那年他爸爸喜歡從宜蘭到山上玩,就住在第七棟樓下某室……

這次讀羅文森學長的《戀戀九號宿舍》,更妙:

「我念了四年大學,爸爸最少來了二十趟。到了學校,他睡床,我睡地上。他跟我的室友們,天南地北地暢談,猶如知己。當初我並不覺得什麼,後來我跟我孩子的朋友們,頂多只是寒暄而已.......」(頁208)。
同頁,有上文作者爸爸第一次 造訪東海的說法。採取直敘方式,不像上文的對話戲劇法。關於那本辭典,作者說「結果我是我們班上唯一擁有這本化學詞典的人。」

今天讀校友總會安排訪院士的消息,化學系的最多,可能有3個校友。此系是東海最有才華的。鄧學長那兒有該系50周年的專集,下次當借閱。

2014年5月30日 星期五

0530 2014 五

謝謝 Daniel 和 Justing ,請我家吃玉荷包和蛋殻裝的布丁----
我有點錯亂,先將Justing誤記為東海大學的總務處長,寫信附筆:
附:郭總務長應該給我報告潼院長宿舍屋頂的進度---完成日期-----好讓我看看如何推下去:幾個關係人住在三城市的不同地方,有的email不通,很難做事。
-----
最近2014.5.30國是以"大一中"、"六四25周年"等為熱門,我談談自己的淺見:

昨天讀施明德等人的「我們的呼籲」,想起倡中華邦聯的余紀忠先生。
余紀中忠的論點,遠比當今的「我們的呼籲」深入多多;在實務上,他也曾和北京高層談數小時。這些,可以在余紀忠先生的傳計中找到,譬如說,張慧英寫的「提筆為時代:余紀忠」(台北:時報文化,2002)第3章:永遠的愛國者。
今天蘋果日報的" 蘋論:大一中架構關鍵在北京",大部分都可參考。
蘋論:大一中架構關鍵在北京;難被台灣中國接受(魏千峰)、余紀忠、「我們的呼籲」施明德、程建人、蘇起、...
很有點慧見;
平路:七位大男人的集體告白

  其實沈君山著《 浮生後記:一而不統 》 ( 2004 )  中的 " 與江澤民晤談始末(一九九○至一九九二)"最寶貴,我相信江的談話是中共對台灣問題與六四等的定調:
  • 晤談機緣
  • 第一次晤談第二次晤談
  • 第三次晤談
  • 回顧中共對台灣的心態和對兩岸關係的幾點建議
  • 晤談中提到的幾位先生
《 浮生後記:一而不統 》 ( 沈君山/著 2004 )
-----
這幾年這系列的遊記,真不是蓋的。像這篇Kew Garden,讓我懷疑:我1978年是否造訪過此地。因為鏡頭下的,跟我貧乏記憶的,很不相同.....
  • Hsiangyen Tang Kew Gardens一直都在變化吧。例如那座樹廊,是這些年才有的,推薦我去一遊的朋友留學時期也還沒有。
    Hanching Chung 這是英國了不起的地方之一,年年豐富......
  • 建議下次請特別注意:英國的蛋之味是否真的不同Why English Eggs Are Way Different Than American Ones
請看;特別末段http://demingcircle.blogspot.tw/....../why-english...... demingcircle.blogspot.com

------為昨天"我們的父親來東海大學.......(
60年代與70年代)"加一前言與後語,將它貼到一些facebook群組,試試反應:結果以4599協會的反應最熱烈.....2014 年的愚人節,羅文森學長在4599協會說法,我很想去認識他。不料,那天白狼一夥要路過"立法院--太陽花革命總部",我就帶一把傘去那兒,準備必要時加 入戰鬥。所以那天錯過與羅學長認識的機會。不過,我們是有緣人,所以昨天聊過天---很慚愧,真的是招待不周,不過6月11號可以彌補一下。昨晚,很感念 我們的父輩,所以寫著這篇。


羅學長的入學--東海大學--故事,有些"教訓"可以談談,那就是東海的入學排行問題。他入學時,1960,東海還沒工業工程系IE。1971年,工學院三 系中入學分數殿底的IE,所有的人都可以進成大土木系,我相信理學院的情形,類似。換句話說,1971,說不定東海的化學比成大的高.....這多少可 說,東海創校17年是它的高峰,或許之後就不再那樣風光。


Dear Justing,

布丁收到了。謝謝。
用蛋殼裝布丁之點子,有點好玩,
不知道是否MISLEADING......
再謝
 郭兄、王總經理:
今早分別收到您倆(互不認識)快遞的東西,謝謝。
原先想到Facebook等處寫文章,
後來想用email比較有共同平台。
再次說聲謝謝。

平安

附:郭總務長應該給我報告院長宿舍屋頂的進度---完成日期-----好讓我看看如何推下去:幾個關係人住在三城市的不同地方,有的email不通,很難做事。
 郭總務長,我把您和另外一位郭先弄混了,抱歉。
只有附筆的話是適用的。

2014 年的愚人節,羅文森學長在4599協會說法,我很想去認識他。不料,那天白狼一夥要路過"立法院--太陽花革命總部",我就帶一把傘去那兒,準備必要時加 入戰鬥。所以那天錯過與羅學長認識的機會。不過,我們是有緣人,所以昨天聊過天---很慚愧,真的是招待不周,不過6月11號可以彌補一下。昨晚,很感念 我們的父輩,所以寫著這篇。
我們的父親來東海大學.......(60年代與70年代)
(我們每人都有類似的故事。 "我們對於作者父親帶她上東海入學,到了文學院,研究佈告欄上的東西,來了解中文學系等的描寫,都印象深刻。"讀《長歌行過美麗島:寫給年輕的你 》(唐香燕) :ˊ我聽見了,我看見了。我寫下來了。)
(《戀戀九號宿舍》的折頁廣告是九歌同年出版的《飄著細雪的下午》(作者:趙民德,台北:九歌,2007)也是作者跟父親的故事......飄著細雪的下午: quod erat faciendum)
朋友,今天羅文森 (1942~ ;1964級東海化學)學長來訪。他在九歌出版2本:《戀戀九號宿舍》2007、《當機會被我遇見 》 (2009,中山文藝獎,獎金25萬)。
羅學長很了不起,我稍微聽過他服務於企業的30年工作史和故事,有些也很感人的,這些以後再談;我說的了不起,指他退休之後,為自己訂一生活目標清單,譬如說,每年學多少齣京戲;高爾夫球要達80桿;.....這由他說才精彩。
當然他最大目標之一是將生活的經驗和專業知識寫出來。他的手頭上還有5-6本書稿已完成,包括將自己的書翻譯成英文,給自己的子女看......
我有幸讀他的《大學四年》,真是 先睹為快。我提出許多增補與修改之建議。今天我跟他說,對身為東海學弟的我而言,非常感謝他的《大學四年》,因為書中的主角,三位耶穌會神父的故事,根本 就是我們的大學生活經驗之外----。
我在1971-75,經常散步到中港路旁的小小天主教堂,因為都是weekdays,完全沒見過書中的許多故事。所以 說,《大學四年》在這方面,讓我再活一次---我跟羅學長說,我的一位同學陳浩斌,也跟耶穌會和新竹的語文教學中心密切相關.....2009年我出書, 有篇記中港路故事,再去東海附近巡禮一番,只有兩處變化較小:第7宿舍以及天主教堂---它最讓我感動。.....不過羅學長說,近年稍有擴建。
我要談他父親與我父親。很巧,他們分別在我們大一時,到東海找兒子的故事。
"我父親來自一個天主教家庭,......後來他覺得自己的個性不太適合於當神父,就去念河北工學院了。 "
羅學長今天送我一本《戀戀九號宿舍》(25坪,一家9口。最感動人的是,羅學長會準備濕毛巾,迎接坐交通車回家的父親......),我只看後面的近10 頁,讓我最衝擊的是,他父親在57歲時就過世,不過他這一輩子的行事,經常會想到他父親會怎麼想,他經常知道父親在天之靈一定同意他的做事或決策,經常容 光煥發。
《戀戀九號宿舍》有羅學長沒考上成大,父親的不平與安慰他東海是好學校,學費雖然比公立大學貴3-4倍,籌錢是身為父母的事.....

"Dr. Collins上第一堂課的時候,就告訴我們,我們需要買一本化學詞典,我們所學的化學方面的詞彙都在那本詞典裡,我們會一生受用無窮。當天晚上寫家信回 家的時候,我就告訴我爸爸,老師要我們買這本化學辭典,大度山上又沒有書店,我只有等有機會到台中去買了。"

"“爸爸,我只是隨便說一說,您怎麼就把書給我買來了哪?”爸爸接著說:
“由你信上的口氣,聽起來這本書很重要。我也可以想像開始念英文原文,沒有一個詞典,很多意思是看不明白的。我念電機工程的時候,也經過這個階段。其實我 昨天 在高雄找了好幾個書局,才找到這本化學辭典。今天早上坐第一班北上的火車到台中來,由於昨天辦公室裏事情很多,開了一整天的會,一上車我就睡着了,睜開眼 一看,台中已經過了,我就在新竹下了車,又買了一張到台中的票,等南下的列車。上了車,我又睡着了,睜開眼一看,已經到了斗南。我乾脆下火車,出了火車 站,找到公路局車站,買了一張直達台中的車票,到了台中,坐上到東海的公路局汽車,所以才這麼晚到。”"

我家住台中,所以故事沒有上述的戲劇性(有點O. Henry的小說味道)。父親在1971年冬天,為我買件冬衣,帶來大肚山的第7宿舍給我。我當時有點不好意思,還怪他多此一舉......。

羅 學長的入學--東海大學--故事,有些"教訓"可以談談,那就是東海的入學排行問題。他入學時,1960,東海還沒工業工程系IE。1971年,工學院三 系中入學分數殿底的IE,所有的人都可以進成大土木系,我相信理學院的情形,類似。換句話說,1971,說不定東海的化學比成大的高.....這多少可 說,東海創校17年是它的高峰,或許之後就不再那樣風光。
我 的書櫃上有一本思高本《聖經》,偶爾我仍會讀。這本L送我的大書,他在末頁寫著「Dear Sol:1993年的聖誕節紀念,主與你同在,你就不再孤獨!你與主同在,就不會失落!從人間的愛來體會天主的愛!在你每天的生活,活出天主的愛!與你同 行 你的L 1993.12.28 」語末,他又加了一句「面對人生的波浪」。而人生的波浪終究沖散了我們。
中文是L的第二語言,他的字體稚拙、用力,用太多驚嘆號。我讀聖經時,總不免想到他一生的追求,非凡人之路的孤獨。
我在十九、二十歲時,接觸到天主教信仰,從法國神父雷煥章聽了三年的教理,後來領洗成為天主教徒,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虔誠信仰生活,那時信仰給我破碎的靈 魂帶來很大的支持與安慰。然而,我的信仰沒有繼續深化,反而對信仰背後的系統產生極大質疑,終而成為冷淡教友,最後失去信仰。
不過,有許多年,我仍習慣性地維持默禱、背誦經文的習慣,直到去年的某一日,我發現自己陷於「無」的狀態,巨大的空虛與巨大的飽滿並存,個體的存在感如此清晰、精神上已是孤身一人。
儘管我不再是基督徒,但我仍喜愛《聖經》格林多前書第十三章1-3節的話:
「我若能說人間的語言,和能說天使的語言;但我若沒有愛,我就成了個發聲的鑼,或發響的鈸。
我若有先知之恩,又明白一切奧秘和各種知識;我若有全備的信心,甚至能移山,但我若沒有愛,我什麼也不算。
我若把我所有的財產全施捨了,我若捨身投火被焚;但我若沒有愛,為我毫無益處。 」
這些話浸潤在我靈魂深處,給我儆醒,當我產生罪感、犯錯時,這些話語以及生命中一張張呼照過我的臉龐會自然浮現,他們注視我的眼瞳,給我徬徨的身影映出光。

2014年5月28日 星期三

0529 2014 四《戀戀九號宿舍》《大學四年》「。」



下午4-6點走去永和修眼鏡框,回來落湯雞。





   我們的父親來東海大學.......(60年代與70年代)

(我們每人都有類似的故事。  "我們對於作者父親帶她上東海入學,到了文學院,研究佈告欄上的東西,來了解中文學系等的描寫,都印象深刻。"《長歌行過美麗島:寫給年輕的你 》(唐香燕) :我聽見了,我看見了。我寫下來了。)/

(《戀戀九號宿舍》的折頁廣告是九歌同年出版的飄著細雪的下午(作者:趙民德,台北:九歌,2007也是作者跟父親的故事......飄著細雪的下午: quod erat faciendum)


      朋友,今天羅文森 (1942~ ;1964級東海化學)學長來訪。他在九歌出版2本:《戀戀九號宿舍》2007、《當機會被我遇見 》 (2009,中山文藝獎,獎金25萬)。
    羅學長很了不起,我稍微聽過他服務於企業的30年工作史和故事,有些也很感人的,這些以後再談;我說的了不起,指他退休之後,為自己訂一生活目標清單,譬如說,每年學多少齣京戲;高爾夫球要達80桿;.....這由他說才精彩。
     當然他最大目標之一是將生活的經驗和專業知識寫出來。他的手頭上還有5-6本書稿已完成,包括將自己的書翻譯成英文,給自己的子女看......

     我有幸讀他的《大學四年》,真是 先睹為快。我提出許多增補與修改之建議。今天我跟他說,對身為東海學弟的我而言,非常感謝他的《大學四年》,因為書中的主角,三位耶穌會神父的故事,根本 就是我們的大學生活經驗之外----。
     我在1971-75,經常散步到中港路旁的小小天主教堂,因為都是weekdays,完全沒見過書中的許多故事。所以 說,《大學四年》在這方面,讓我再活一次---我跟羅學長說,我的一位同學陳浩斌,也跟耶穌會和新竹的語文教學中心密切相關.....2009年我出書,有篇記中港路故事,再去東海附近巡禮一番,只有兩處變化較小:第7宿舍以及天主教堂---它最讓我感動。.....不過羅學長說,近年稍有擴建。
         我要談他父親與我父親。很巧,他們分別在我們大一時,到東海找兒子的故事。

    我父親來自一個天主教家庭,......後來他覺得自己的個性不太適合於當神父,就去念河北工學院了。
     羅學長今天送我一本《戀戀九號宿舍》(25坪,一家9口。最感動人的是,羅學長會準備濕毛巾,迎接坐交通車回家的父親......),我只看後面的近10 頁,讓我最衝擊的是,他父親在57歲時就過世,不過他這一輩子的行事,經常會想到他父親會怎麼想,他經常知道父親在天之靈一定同意他的做事或決策,經常容 光煥發。
  《戀戀九號宿舍》有羅學長沒考上成大,父親的不平與安慰他東海是好學校,學費雖然比公立大學貴3-4倍,籌錢是身為父母的事.....
 

Dr. Collins上第一堂課的時候,就告訴我們,我們需要買一本化學詞典,我們所學的化學方面的詞彙都在那本詞典裡,我們會一生受用無窮。當天晚上寫家信回家的時候,我就告訴我爸爸,老師要我們買這本化學辭典,大度山上又沒有書店,我只有等有機會到台中去買了。
 

“爸爸,我只是隨便說一說,您怎麼就把書給我買來了哪?”爸爸接著說:

“由你信上的口氣,聽起來這本書很重要。我也可以想像開始念英文原文,沒有一個詞典,很多意思是看不明白的。我念電機工程的時候,也經過這個階段。其實我昨天 在高雄找了好幾個書局,才找到這本化學辭典。今天早上坐第一班北上的火車到台中來,由於昨天辦公室裏事情很多,開了一整天的會,一上車我就睡着了,睜開眼 一看,台中已經過了,我就在新竹下了車,又買了一張到台中的票,等南下的列車。上了車,我又睡着了,睜開眼一看,已經到了斗南。我乾脆下火車,出了火車 站,找到公路局車站,買了一張直達台中的車票,到了台中,坐上到東海的公路局汽車,所以才這麼晚到。”
     
    我家住台中,所以故事沒有上述的戲劇性(有點O. Henry的小說味道)。父親在1971年冬天,為我買件冬衣,帶來大肚山的第7宿舍給我。我當時有點不好意思,還怪他多此一舉......。


補記:
我對父親跑來東海,睡在兒子的宿舍之現象,很有興趣。因為這種父子之間的交情,一定不錯。2013年11月,我有一則記錄:

1971年秋、冬,我見過室友鍾寶衡的父母、徐海偉的父親等來訪。我爸爸也送來寒衣。四十來年之後,一位轉學華的系友說,那年他爸爸喜歡從宜蘭到山上玩,就住在第七棟樓下某室……

這次讀羅文森學長的《戀戀九號宿舍》,更妙:

「我念了四年大學,爸爸最少來了二十趟。到了學校,他睡床,我睡地上。他跟我的室友們,天南地北地暢談,猶如知己。當初我並不覺得什麼,後來我跟我孩子的朋友們,頂多只是寒暄而已.......」(頁208)。
同頁其實有上文作者爸爸第一次 造訪東海的說法,採取直敘方式,不像上文的對話戲劇法。關於那本辭典,作者說「結果我是我們班上唯一擁有這本化學詞典的人。」

「。」
「然以風流醞藉,俯仰可觀,音韻清朗,聽者忘倦。」亦作「風流蘊藉」。
漢玉小雅集:6月11日(三) 內有介紹,希望每人都有簡介放那兒。
共襄盛舉者;張華、梁永安、胡慧玲、唐香燕、陳忠信、
吳國維、吳鳴、羅文森、游常山、鍾漢清、    蘇錦坤*
-----
我匆匆介紹Essex大學的三個暑期課程(1周),希望從今以後可以小資助有能力去學習的學生。有意思的是,校友參加可減免萬來元台幣。Essex Summer School 2014:in Human Rights Research Methods/ Social Science Data Analysis/ Transitional Justice Network 
锺同学:谢谢你的来信,也很感谢您给我的批评与建议。其实我已经写好了五本书:

  1. 大学四年
  2. 神州行 (写我在大陆建立美国Watson Pharmaceuticals的十年经验)
  3. 我们身边的蓝海(分成大陆篇,台湾篇,国际篇,企业成功的例证)
  4. 令人怀念的公司(庄臣公司的管理与待人的方法)
  5. 生活化学(日常生活的基本化学知识,以过去几年台湾与大陆发生的化学问题如毒品油,毒奶粉,毒淀粉,等等为基础)




睡前讀沈君山兩次與江澤民的對談,實在是很寶貴的兩岸關係-----和而不統----的思想與文獻。
1小時之後爬起。


6月4日報名截止。參加者事後或可取得某校友的小資助。
Essex Summer School 2014:in Human Rights Research Methods/ Social Science Data Analysis/ Transitional Justice Network
http://hclectures.blogspot.tw/2014/05/essex-summer-school-2014in-human-rights.html



此片以Luce Chapel 的祈禱始,以唱詩終.....
上週三(21日),21歲的東海大學環工系二年級學生鄭捷,竟然於台北捷運上,手持鈦金菜刀在密閉車廂內瘋狂獵殺乘客,造成4死24傷的慘劇。一場台灣首次發生在公共運輸工具上隨機殺人事件,震醒了國人。一個青春正盛,...
nextmag.com.tw|由 EndPlay 上傳


2014年5月27日 星期二

0528 2014 三


半夜大讀書,9點半起,左眼甚疲。
Facebook東西頗多,無暇弄東海方面的---昨日多。
gmail 用98% 它要我繳費吧

報紙/媒體無法提供"事實/真像",只好和稀泥.......報紙遠比毒品/麻醉品/酒類......危害大。
 The most dangerous drug isn't meow meow. It isn't ...

待查: 余紀忠中國時報王國的起落


現在,我們不願意看"昨日"的書與新聞。
昨天讀施明德等人的「我們的呼籲」,想起倡中華邦聯的余紀忠先生。
余紀忠的論點,遠比當今的「我們的呼籲」深入多多;在實務上,他也曾和北京高層談數小時。這些,可以在余紀忠先生的傳計中找到,譬如說,張慧英寫的「提筆為時代:余紀忠」(台北:時報文化,2002)第3章:永遠的愛國者。
今天蘋果日報的" 蘋論:大一中架構關鍵在北京",大部分都可參考。
People 人物: 蘋論:大一中架構關鍵在北京、余紀忠、「我們的呼籲」施明德、程建人、蘇起、陳明通、洪奇昌、焦仁和、張五岳


 台灣的企業管理還是很落後的,譬如說余紀忠中國時報王國的起落,就還沒研究報告或專書。可能的原因之一是它除時報文化出版公司之外,都未上市,屬家族企業。
 余紀忠培養多少人才,至少捐出千萬美金成立基金......
 中國時報極盛時,發行量120萬份,最衰期,可能不到30萬份。
天下月刊等對台灣的媒體大王國的專題分析之後,情勢急轉直下。最後,聯合報和中國時報都必須將報紙降回每日10元,而蘋果日報逆勢從每份10元升為15元。
 我印象很深的是,余紀忠先生生前約2年,知道香港壹傳要來台營業,起而準備應戰。
 情勢丕變,可以對照整個業界的印報量急減,網路閱讀大興......




 中午,陽光太大,學校肉飯,看字有新聞。



報稅時節,寫些小錢怎麼花?東西自省。
上周,多年未見的宏遠葉總經理,很驚訝我已是銀髮族。
昨天,拿兩張東海的捐款証明,去抵數千元的所得捝。
我想,60-70,每年捐20萬;70-80歲,每年30萬;80歲以後,說不定破產、或死掉、或可再多捐點。
原則上,我領過兼課錢的東海和中原,都該回饋。利用臺大機會多,除捐書外,可考慮其他方式。
英國Essex大學,可能獎助台灣的留學生,或人權研究單位去交流。
東海人的出書,應特別贊助、獎勵。朋友的子女,類似。








*****
 犯下捷運無差別殺人案的鄭捷,在台北看守所遭收押至今7天,她的父母家人始終未曾去探視,但鄭捷就得讀的東海大學系主任與2名教授、1名公關室人員共4 人,上午10時特地帶了4本書1封信到台北看守所,要會見鄭捷,但因鄭捷之前已經表明僅願見父母及弟弟,因此校方人員並未見到鄭捷,只好請所方將書信轉交 給鄭捷,便離開,校方下午2時將對外說明。(法庭中心/新北報導)

2014年5月26日 星期一

0527 2014 二

羅學長,
今天再讀您4.18的信。
我簡單談一下書的出版。
我1996年起陸續出版過約20本管理類書,前十年的15本有上市(每刷2000本),小賺,但我錯誤將大盤經銷商合約取消,這讓我近5本(每刷1000本)無法上市,這是敗筆。2年前我幫陳老師做80歲大壽文集,只印200本。

您的書,我認為第一冊已上市,好的出版社,所以我建議往此方向走。萬一此路不通,我9-10月起比較有空,到時或能幫點忙。

半頁匆筆
敬祝順利




我今天看到淡江時報,做點介紹:
"臺大:校訊、校友雙月刊、意識報、花火時代、電子報每日一刊.....各委員會的報告;淡江時報 ......
http://hcbooks.blogspot.tw/2014/05/blog-post_613.html"
晚上,想補充東海的。到總頁,卻找不到刊物?請幫忙。
又到會議紀錄區,仍然規定特定人才可讀: 數月前,副校長說,教育部要求它們公開....我年紀好像有點大了?





 謝謝吳鳴兄的自我介紹。他很早就料到清華有同名的大炮。
台灣的諸"鄭捷",很可能申請改名----不知何故,他家人,含東海,都沒去探望---我有點想,曾經。

我今天知道忠信兄6.10晚8時,在誠品臺大共同主講:錢先生與80年代。

剛剛接到錦坤兄的妙文,看來我們要選他當simon university的翻譯院士:

Dear HC,

    我原來想跟大家介紹 西元 220 年討論的「翻譯策略」。
 當時的翻譯就好像我和吳鳴在不懂英文的情況之下,找一位 ABC 在美國將《墨子》翻譯成英文一樣。
 實況是,兩個印度人找一位移民到中國的移民第二代,將一本《法句經》翻譯成三國時候的漢語。這一本翻譯的一部分成為現代漢語的語彙,你幾乎每星期會見到一次;有一些則是像法國人講英文一樣,沒人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我把 ppt 附上,原因是,很不巧,有一件突發的私事我必須出國一趟, 6/11整個星期都不在台灣,給我一張餐廳的 rain check , 我再去補吃了。
 我的報告,就請你代我宣讀了,我會酌付給你論文宣讀費用。

Ken Su


謝。你們隨時來吃河粉,不用支票。
對了,今天知道有人從"260字的《心經》"寫本書,所以記入:《心經》,《般若心經‧金剛般若經》
我剛剛翻譯Dr. Deming的引路加福音,思考
 but the chaff he will burn with unquenchable fire.”
改成:And the chaff he will burn with unquenchable fire.
即,but 改成and.....



晚上8-9 吳密察

近8點到區公所辦說,捐40萬抵約5000....出去郵局領錢,隔壁7-Eleven繳款。

林太乙《春雷春雨》提徐志摩與胡適

《春雷春雨》寫1948年的大學畢業生、富家子徐偉林喜歡徐志摩1925年8月9日的日記 頁93《愛眉小扎》....徐對教育有自己的看法 (大學裡的標準都是假的.......我們追求的只是文憑........,跟教育部王山谷談,部長同意:假使一個人對某一學科有興趣,無論怎樣他都會教 育他自己.....

"王伯伯一定認識胡適之先生。我是最佩服他的了。有沒有可能,他如果來上海,安排個機會讓我見見他,親瞻他的風采......"
"......假使適之來上海,我一定為你設法見他一面。頁95

林太乙《春雷春雨》《丁香遍野》《林語堂傳》《文英集》/《文華集》

補吳鳴資料。

11點多。學校素麵    Herme展wsj  火花48頁、2000份,據說學校只給1/3,可此期缺廣告。
6月10
新月台近一周拆內牆等,焊工 咖啡館 已有貨櫃
台北港福建
▲「麗娜輪」可載客800人,以及24輛遊覽車及300輛小客車,外型非常搶眼。
27日的首航儀式,國民黨榮譽副主席蔣孝嚴、交通部航港局長祈文中等多長官出席,「麗娜輪」所屬華岡集團董事長洪清潭表示,福建平潭是離台灣最近的 港口,可填補兩岸空運交通不足,讓台灣有機會成為國際航線中轉站。 洪清潭估計,麗娜號與海峽號合作之下,兩岸每年可達30-40萬來往旅客。
高速客貨輪的「麗娜輪」隸屬於華岡集團東聯航運公司,該客輪在4月時就已取得台北至平潭港直航許可,核准載客數為774人。兩岸定期海運直航目前僅有陸籍 「中遠之星」、「海峽號」,分別航行基隆、台中、高雄至廈門及台北、台中至平潭,麗娜輪加入兩岸航運市場後,將成為第一艘直航兩岸的中華民國籍客輪。海峽 號原為每周三班來回台北─平潭,也在麗娜輪加入市場後,調整為每周兩班,於周一與周六航行。

台北─平潭直航航線約92海里,麗娜輪最高時速約36海里,航行兩岸只需3小時時間即可抵達。麗娜輪排水量達1萬700噸,共配有四層船艙,第一、二層為貨艙,第三層為經濟艙和商務艙,第四層為頭等艙,共可容納800名旅客、24輛遊覽車及300輛小客車。

目前麗娜輪票價與陸籍海峽號相同,單趟經濟艙3,450元、商務艙3,950元,而海峽號沒有設立的頭等艙則是4,500元,孩童票價為2,600元。

【楊沛騏/台北報導】福建高速客輪「海峽號」今天(10/9)正式開航台北港至福建平潭的航線,首航搭載200多名旅客抵達台北港,也讓台北港首度啟動「客運」服務機制。

福 建海峽號船長97.22公尺,寬26.6公尺,船舶總噸位為6,556噸,時速高達43節(約80公里);艙內共有4層甲板可供裝載,第1、2層為載重汽 車甲板,第3、4層分別為旅客層和駕駛艙,最多可載客750人。2011年海峽號首先開通福建平潭到台中港的直航航線之後,今天再度開啟平潭直航台北港新 航線,海上航程約3小時。未來將提供每周三和周六各一個往返航班,平潭開船時間為早上09:00,台北港開船時間則為下午14:00。提供北台灣民眾前往 大陸進香、經商、探親和旅遊的新選擇。

為慶祝台北港的開航,海峽號即日起推出限時優惠專案,單程每人只要台幣3,200元(未稅),來回每人台幣6,300元(未稅),優惠期限至2013年11月8日。

相關訊息可洽福建海峽高速客滾航運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02-2507-1632。

敬愛的哥哥姊姊們,我是行政管理暨政策學系(公共行政系)三年級的學生,黃姿熒。
我這個學期修了一門「東海校史編纂及人物書寫」的課程,我的題目是「銘賢堂的椅子」。我和我的隊友想要了解為什麼過去辦舞會的地方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小演講廳」的模樣,我們希望能從椅子來看到東海大學學生們生活重心的轉變及學校生態的改變。
但,我們遍尋了各處,始終找不到為什麼銘賢堂要改建,還有改建的時間。我們想要請哥哥姊姊們提供我們一些線索,讓我們有跡可循!



70 年代初,「銘賢堂的椅子」是鐵製,漆白藍,座面打小圓孔。重要聚會在那兒,譬如說1971年的新生訓練(可能是末屆)、1973年牟宗三先生演 講.....我猜改成階梯教室90年代,因為文理大道等教室使用率超過9成....銘賢堂外的小楓樹,是孟祥森先生認為最美的,如今樹更美,孟先生已過世 數年。

 1.認識及理解東海大學的歷史與立校精神。
2.熟習相關校史資料的蒐集方式與歷史書寫的方法及理論。
3.掌握校史編撰及人物採訪的具體程序。
4.訓練獨立思考、書寫、探討與解決問題的能力。
第一週 課程說明
第二週 東海精神的建構與校史的編撰
第三週 二二八紀念日
第四週 課題的選擇
第五週 校史資料的蒐集與整理
第六週 東海校史暨人物傳記書寫工作坊
第七週 問題討論—課題選擇與資料蒐集
第八週 《東海大學校史》與《東海風》的編撰過程
 第十週 《東海大學五十年校史》的編撰過程
第十一週 問題討論—資料整理與分析
第十二週 人物採訪與紀錄片製作
第十三週 老照片及文物的蒐集與整理
第十四週 問題討論—人物採訪與書寫實務
第十六週 成果呈現
第十七週 成果呈現
第十八週 期末考


 

2014年5月25日 星期日

0526 2014 一


午前去區公所7F。6F 報稅一半
蘋果凍粉很少卻成功

共襄盛舉者;張華、梁永安、蘇錦坤、胡慧玲、唐香燕、陳忠信、吳國維、吳鳴、游常山
=簡介張華兄與趙先生的翻譯:
略談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CHAPTER IV. Tweedle...
張華兄寄些進一步資料,謝謝。
=感謝一些朋友按贊,繼續討論東海;0526 2014 一


給東海大學的一些朋友
半夜,看到東海的同學(他倆職稱是院長和副校長)的po文,多少可以感受學校的一些朋友,情感上受到震撼.....他們需要鼓勵。
我是校友,很愛母校;不過也會扮演魔鬼的代言人,說些學校的缺點,譬如說,東海的資源和發展的優先序等,應該公開討論,不是某些人說得算。
我也知道母校兩位校長的策略方向,不幸的是,我認為這條路風險高,可能只會浪得些虛名而已,卻可能會讓東海浪費十年的光陰。(當然,這都是個人的見解而已。也有無力可回天的遺憾)
我覺得如果學校的師長願意真心反省,就不只在教堂聚會而已,而是真的好好再重頭界定我們辦學的理想與限制,譬如說,怎樣真的讓全世界數十萬(至少十來萬校友)的東海利和害關係人,是個真有向心力的家。而不只是發一封信,希望每位校友每年捐東少錢而已。
身為校友的我們,也應該思考我們在"董事會"和"管裡幹部"的人數的比率不可謂不低,但是成績呢?





大地的母親在哭泣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五月廿一日,北捷血案敲響了科技文明最血腥的警鐘:摧毀生命,讓大地母親哭泣!
六 零年代的教育家驚覺科技文明的快速發展,預見專業獨裁和專家公害將橫行社會,因而推出了通才教育(General Education) 於高等學府之中,以博而雅(Liberal Arts) 為教育主軸,為新世紀儲備人才,防禦「尊重生命」的經典價值觀被科技潮流所沖毀。
然 而科技的魔力,有如伊甸園的蘋果,遠超越想像,它不但能滿足人類的慾望,甚而創造人類的慾望,將靈魂深陷其中而無法自拔。呈現在當今的大學校園的現象就是:學生上課如儀,老師教課也如儀,師生之間的主要語言不是成績,就是分數。因此,課堂上最普遍的現況就是大部分的學生搶坐後排,老師滔滔不絕,學生「滑 滑」不已。課後又沉溺在網路世界中,校園再好的戶外環境全無吸引力。虛擬世界的「自由行」,幾乎消滅了傳統教育的任何著力點。對深溺虛擬世界的學生而言, 目前精緻的博雅教育似乎反而成了孤島,所以迎戰虛擬世界的邪惡面,應是新世紀教育的主題,東海應該有能力挑起這份重責大任。
東 海學生鑄下521北捷血案的大錯,已讓路思義教堂哭泣。在錯愕傷痛之餘,東海的董事會和師生都有責任反省和採取補救的措施。如何負荊向社會請罪,也將是對 東海大學金色招牌的重大考驗。(圖為東海大學學生在校園發起為受害人祝福、祈禱,學生在學校教堂祈禱牆,寫下對受害人的祝福。)



東海大學至少也該寄本聖經與「東海大學的承擔」一文給他,
否則...未免太言行不一了,上午未見鄭家人出現,
也無人寄送物品給鄭捷!
上周三在台北捷運車廂犯下4死24傷慘案的鄭捷,被收押在台北看守所至今...
appledaily.com.tw





走到鏡子裡跟愛麗斯看見裡頭有些什麼 "The Walrus and the Carpenter"




略談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CHAPTER IV. Tweedledum And Tweedledee 趙元任、張華譯本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By Lewis Carroll
http://www.gutenberg.org/files/12/12-h/12-h.htm#link2HCH0004

走到鏡子裡,趙元任譯,北京:商務,2002 (原1968 走到鏡子裡跟愛麗斯看見裡頭有些什麼)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愛麗絲鏡中棋緣 (譯者:張華)   2011

趙先生的翻譯,重視白話。不過,他的語言屬老一輩的,有許多地方,與現在一般說法有差異。不過他的翻譯有些地方有化境,很可參考。

張華兄的版本,採英漢對照、詳注方式,有很多資訊很可參考。譬如說本章的長詩之介紹。

CHAPTER IV. Tweedledum And Tweedledee 

首先談章名Tweedledum And Tweedledee 的翻譯。張華著附錄四收入約34種翻譯
趙本:腿得兒敦跟腿得兒弟
張本:哈啦叮和哈啦噹
另外:半斤和八兩,.......




mor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jwWOwnOS_k

"The Walrus and the Carpenter" by Lewis Carroll (read by Roy Macready / music by Kevin MacLeod)



晚7-9
沒什麼 2001年hacker可能比較新鮮點







More images
Swordfish
2001 Film
6.5/10-IMDb
26%-Rotten Tomatoes
Swordfish is a 2001 American action crime thriller film directed by Dominic Sena and starring John Travolta, Hugh Jackman, Halle Berry, Don Cheadle and Vinnie Jones. Wikipedia


Initial release: June 8, 2001 (USA)
Director: Dominic Se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