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4日 星期五

0815 2015 六

Aren't many of us consuming too much? Just under eight months into the year, humanity has already consumed its annual allotment of renewable resources, says a thinktank that tracks mankind's impact on Earth. Find out about it: http://u.afp.com/Z55j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35&v=JjtmzOeRAMY


防人,是古代中國日本律令制下的軍事制度。中國的防人主要來自農村,派往邊境服役,食物、武器自備,任期三年,但事實上經常延長役期。

日本的防人[編輯]

日本在飛鳥時代平安時代期間曾有過防人制度。在白江口海戰兵敗後,日本為防備唐朝新羅入侵,在北九州對馬壹岐駐扎防人。與中國一樣,日本的防人役期三年,食物、武器自備,由太宰府指揮。在東國,為防備蝦夷,也有駐扎防人;他們在服役期間免租,但食物、武器自備,負擔極大,因此士氣低落。
軍人的大量逃亡,造成律令制逐步解體。
防人歌(さきもりのうた)とは、大化の改新の後、九州沿岸の守りについた防人が詠んだ歌である。
防人は厳しい任務であり、遠い東国から九州までを自力で移動せねばならず、さらにその任務期間中の兵は食糧武器も各自で調達し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また、の免除も行われなかったため極限の状態であった。その様な状況で作られた歌が防人歌である。

万葉集[編集]

万葉集には防人歌が収録されている。巻13、14にも含まれているが、巻20には最も多く含まれている。
  • 《沖つ鳥鴨といふ船の還り来ば也良の崎守早く告げこそ》筑前国守山上憶良が防人を憐れんだ歌であり、具体的な也良という地名を詠み込んでいる。

[編集]

  • わが妻は いたく恋ひらし 飲む水に 影さへ見えて 世に忘られず
    • (現代語訳) 私の妻はとても恋しがっているようだ。飲もうとする水に影までもみえていて、決して忘れられない。
  • 唐衣 裾に取りつき 泣く子らを 置きてそ来ぬや 母なしにして
    • (現代語訳) 唐衣にすがって泣きつく子どもたちを(防人に出るため)置いてきてしまったなあ、母もいないのに

這種下降所導致的自然結果包括,在歐洲,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面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而束手無策;在實現全面民主的台灣,軍費開支佔國民總產值的比例顯著下降,與此同時,堅持實行一黨獨裁統治的中國大陸軍費開支連年大幅度增長,台灣由此面臨越來越大的軍事威脅。

8月15日午夜。日本最漫長的一日,進入最驚心動魄的後半。
店裡進的那本《日本最漫長的一天》前天被買走了,還好上周末我已經讀完一遍。今天上班的途中不斷想起「防人之詩」的旋律,甚至不自覺跟著用破爛的日文低聲唱著最後一段歌詞,同時覺得鼻酸起來。
在店裡也不知不覺放了好幾遍,想不到別的歌可以放就乾脆靜默。https://www.youtube.com/watch?t=35&v=JjtmzOeRAMY
我最愛的始終是1981年佐田雅志在奈良東大寺的這個現場演唱。相較於電影《二百三高地》片尾多層次的激昂合奏,一把木吉他刷弦配上歌聲的穿透力竟是更深刻更猛烈。
「請告訴我吧
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生命
如果所有的生命都是有限的話
海會死去嗎?山會死去嗎?
春意會死去嗎?秋意會死去嗎?
愛也會死去嗎?心也會死去嗎?
我最珍愛的故鄉的大家
也都會死去嗎…」

We are Facebook’s customers, but we are also their products and we are ultimately resold to others.
NYR.KR|由 TIM WU 上傳




中午再看Taken

Taken (film)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aken_(film)

Taken is a 2008 English-language French action thriller film directed by Pierre Morel, written by Luc Besson and Robert Mark Kamen, and starring Liam Neeson, ...


CORBU
許多年前
東海大學某大樓為某佛教信徒所施捨
大家討論樓名不該取佛教字眼 如
般若
最後據說以"大智慧樓"皆贏

底下的詩 告訴CP在天之靈
真理
也是外教用語
此故事姑且一笑置之
2007/7/27




書寄忠樸(2007728日)
五年? 其實
我們歷經多少五年了。
詩人Yeats的墓碑, “Cast a cold eye / On life, on death”
生死,能夠冷眼相看(不厭)嗎?
你那顆溫暖的心已煙消雲散了嗎?
五年前,一干人參加市立殯儀館的告別,到我這兒小坐
大家都在嘆息你這樣人才的消亡……
園內的老桑樹 葉子還是在盛夏更新五番
教堂(真理堂)已聳立
你一定沒讀過類似的唐詩:
「聞僧說真理,煩惱自然輕。」(唐˙方干˙遊竹林寺詩)
所以大肚山的「大智慧」也罷,
莫非 神的一聲嘆息……
你會再飛往西雅圖去品味那Starbucks的體驗嗎?
多可惜 台灣的書市一樣熱鬧
但是 愛書人少了一位
不變的 也許是日本還敬佩你寫過書摘的那巨人
你肯定會參加我們縱談精實和六標準差
我會說 成事在人
我們十年前桃園中信的那場戴明紀念研習會
也不差 許多經驗 無法累積
ASQ QP暢談DOE的最近發展(2006)
你會遙想那些電腦中模擬嗎?
我相信這些
都是過眼煙雲 而你肯定
會去紐約 哥倫比亞
會爽朗地開懷大笑
你那「不標準」的人生

Charity shops are sorting and selling record volumes of used household items. While tough economic times may make recycled objects especially popular, Belgium's leading charity shop network says it fears for the future.
Report: Nina-Maria Potts

我家隔壁的"真理堂" (這在堂唐朝可能指飼寺廟 現在指 路德宗基督教)
從去年起一直有賣上手之固定攤販



具体的な死因はいまのところ解明されていない。 バーティンは、高校の同級生であったT3と故J・ ...

中國數字時代網站報導,"網信辦"、"天津市委宣傳部"及"某省宣傳部"均發布了禁令,要求對天津爆炸事件的報導"只能使用新華社和權威部門和媒體的稿件。各網站不可私自採集事故新聞,發布新聞不可擅自添加個人理解,不要搞信息直播";"本市各電視台,廣播電台,紙媒和新媒體單位,全部編輯記者包括播音員主持人,一律不可私自對爆炸事件發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不可參與事件傳播";"天津塘沽開發區爆炸事件撤出頭條及頭圖推薦,清理跟帖,不要轉載非新華社稿件,已轉的請撤後台" 。該網站長期在"真理部指示"欄目披露中國宣傳禁令,多被證實,也未見中國官方否認。



"真理部"是George Orwell 小說中嚴厲控制言論的部門。



老曹的禮物
老曹不是從我們這一班開始叫的,學長們就是這麼稱他們的國文老師,老曹。
我第一次見到尉老師的時候,自我介紹︰我是士林高中老曹的學生(我喜歡中正高中本來的名稱)。哎呀,老曹啊,我的老朋友,尉老師說。我後來想,我和尉老師之間沒有太多的客套和隔閡,除了尉老師爽朗的個性外,可能也是因為老曹的緣故。據說一些士林高中的學長考入政大後,在上尉老師的課時,也會想起老曹。下次去看尉老師時,要請他談一談老曹的二三事。他年輕時就被叫老曹嗎?
退伍後,我幾乎沒去看過老曹,但偶而聯繫,如果有文學性的書籍出版,也會寄給我的這位高中老師。他曾兩次路過出版社,但我都不在辦公室裡,兩次都留了2000元給會計,說是要買書,若不夠扣,再告訴他。我第一遇到這種事,我只有聽過在酒吧寄酒。我在路上曾偶遇老曹幾次,一次在秋水堂書店—那次除了買書以外,其實想借廁所,沒想到一進到書店,就見到老曹背著厚重背包,裡頭裝滿書,背包頂端還露出一截羽毛球拍的握把,完全是以前模樣,頭髮稍微稀疏,目光則溫和許多。如果你在青春時期遇見中年的老曹,你所見識過最凌厲和炯炯有神的目光,非老曹莫屬,讓人想起白鯨記裡的白鯨。他單是一肢粗壯的手臂,就足以威嚇五十個生命力旺盛,荷爾蒙蠢動的高中男生。還有一次是帶單老師去現在已關門的總書記書店,在台大校門口遇到老曹,他正要去見其他的學生。謙謙君子的單老師對我滿口老曹不以為然,他該慶幸沒教過我,我把這事對老曹說了,老曹哈哈一笑:我本來就是老曹,現在更是名符其實地老了。
自己的新書發表會其實辦得有點尷尬,所以很多人都沒有邀請,包括老曹。老曹事前已聽說了,又聽文發提起,打電話來報名,受寵若驚。那天參加發表會的朋友是幸運的,他們見識到我的高中國文課都在聽什麼,而我像是又回到高中時期,那一年18歲。莒哈絲說,18歲就已經太遲了,我想她指的是我遇到老曹這件事。如果一個人有這樣的高中國文老師,在51歲才出版了人生中的第一本書,也真是太遲了。
發表會結束後,我回家翻出高三那年老曹送我的《老人與海》,這本絕版珍品在冥冥中引向我的出版人生,只是我要很久之後才明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