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4日 星期五

08052017 六


Vincent Lo 鍾兄;謝謝您今天給我們機會又見面,還請我們喫了午飯。請告訴我如何在網上發表我的新書,我覺得現在出版書很不容易,而且也賣不出去,最後都是送人。如果可以在網上送人,就方便的多了。文森上


游兄。今天我老弟北上,說你我的"紀念劉曉波"錄影只有10秒,我不知道怎有這種可能。特此通知,並說抱歉。




今天,我們的好幾位朋友要來聚會。我想作"漢清講堂三年:回顧與展望",談一些故事和感恩。
我又發現facebook上有些朋友"認識3年"了;Bill的照片,讓我想起10年前的演講和出書;老郭的一些"留言",考我40年前在Colcherster用他的蠔油料理的那道.....
就漢清講堂,我的出品是"拙速";就人生,萬物逆旅、天地倏忽。「理論是灰黑的,生命的黃金樹則是碧綠的。」


周五(8月4日)出版的《經濟學人》雜誌發表文章說,解放軍7月30日在內蒙古朱日和基地舉行的建軍90週年閲兵顯示,"中國半世紀以來最大的軍隊改組已經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經濟學人》雜誌發表文章說,中國對解放軍進行的大刀闊斧的改革,反映了習近平的改革策略。
BBC.COM|作者:BBC NEWS


一本文星叢刊出版50年之後再量它的溫度:胡汝森 (1919-1980)《 陌生的皺紋》Chagall Etchings for Dead Souls、艾森豪紀念堂的爭端




國際的朋友





熱愛品質:Phil Crosby's Quest for Quality Jean-Marie Gogue, HC Chung 2016-04-27



熱愛品質:Phil Crosby's Quest for Quality Jean-Marie Gogue, HC Chung 2016-04-27
For ten years, Phil Crosby was the quality manager of the multinational firm ITT…

漢清兄:
長話短說,想考考您的記憶。跟我在(英國 Colchester) The Avenue 同住時,
您曾下厨煑了一味菜,用了半樽珠江牌老抽;您煑的是什么名堂?
再說
老郭
----
我11月初要出版的書叫
《珍重集:朋友‧僑生‧譯業》(臺北:華人戴明學院,2013)
我希望多寫寫你。所以你有空就詳細點說說你的經歷,我會稍加潤色,寫入書中。




整個教育部前歌唱場、中山南路兩側對嗆場,人聲吵雜,近千人,各找各的位置。只有一處是學堂:臺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跟廿來位原住民女學生懇談--談什麼我不太清楚,主持人陶醉於8月1日的原住民節很有感觸,大發揮......。我認識周教授,所以不宜干擾她,就過馬路,直奔白狼邊......有位女高中生或許是初見構造尖銳的雙重鐵絲網,一直近照它們.....

傍晚去教育部現場前,年代張雅琴報:《天下》雜誌,有聲望的,最新民調指出,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以41.9%的支持度,大幅領先國民黨參選人洪秀柱的16.7%,兩人差距多達25.2個百分點。
幾家歡樂幾家愁:明天花園飯店宋阿伯要第4次參選,訂400席。

From 1958 to 1962, his Great Leap Forward policy led to the deaths of up to 45 million people – easily making it the biggest episode of mass murder ever recorded.

我約在10個月前Google"中原大學校長張光正",了解他。原因是我與該校某退休教授,在該校設我們共同朋友的紀念獎學金。幾個月後,我接到一大疊中原校長寄來的勸募信,沒什麼說服力,好像我捐過錢就必須繼續.....從他兩次當中原校長,就知道此公有一套官場本事。最近他忘其所以大放厥詞,令人搖頭。我非校友,等讀過該校校友和教師抱怨過之後,我再寫出這則。






天下的譯者偷懶: "The Graveyard by the Sea" 海濱墓園 是 Paul Valéry 最著名的詩作: 他的墓志銘---漢譯版本頗多....

昨晚在社交群組讀到學弟說明他們因為很喜歡東海大學的通識教育,很喜歡某些老師的學問與師生關係,研究所繼續追隨老師.....因此寫下這筆記。我自己心儀的大家,好幾個沒親自請益,很不懂得朝聞道....
從《發光體》(The Luminaries)說起
幾天前,讀到《紐約時報》中文版,對於將The Luminaries 翻譯成 《發光體》很不贊成。因為它是得獎作品,《維基百科》上有簡介,所以可以猜它不是關於物理學方面的《發光體》。
布克獎首次頒獎是在1969年,備受矚目的獲獎者包括V·S·奈保爾(V. S. Naipaul)、威廉姆·戈爾丁(William Golding)、麥克尤恩和瑪格麗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去年,新西蘭小說家埃莉諾·卡頓(Eleanor Catton)憑藉《發光體》(The Luminaries)獲得該獎。翻譯:王相宜
不過我讀了席慕蓉先生的《心靈的饗宴—葉嘉瑩先生的詩教 》,我懷疑自己的判斷:http://hcpeople.blogspot.tw/2011/08/blog-post_28.html
當時的我,只覺得葉老師在台上像個發光體,她所散發的美感,令我如醉如癡,在無限欣喜的同時還一直有著一種莫名的悵惘,一直到演講結束,離開了會場、離開了葉老師之後,卻還離不開這整整兩個多鐘頭的演講所給我的氛圍和影響。......
當時的我,只覺得台上的葉老師是一個發光體,好像她的人和她的話語都已經合而為一。不過,我也知道,葉老師在台上的光輝,並不是講堂裡的燈光可以營造出來的,而是她顧盼之間那種自在與從容,彷彿整個生命都在詩詞之中涵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