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0日 星期日

0711 2011


品質月刊時空挪移 2011-à 2006

中華民國一百年七月號47卷7期

編輯室報告

編輯室報告

理事長專欄

人的品質是一切品質的根本

封面故事

由腦到心的教育大趨勢

教育品質

體驗式教育-看見獨特看見愛

醒覺-開啟教育品質的契機

電子化師徒制的品質與效益評估

可靠度

可靠度技術在核電廠的應用

扣件裂紋可靠度分析方法 JUSTING KUO

經營品質

品質乾坤之三 人際互動與群我關係-工作態度與職場觀念

-----

品質報導

應邀參加第二屆海峽兩岸品質論壇側記 Tony Chen

相知何必舊 (2000/04) HC

陳寬仁教授周四(2006/5/11)來訪,跟我講些故事,其中一則出自其大作『品質人語』( 台北:中華民國品質學會,2000p.106)

這本「增訂二版序」中有兩三處提到鄙人,包括出書前我引詩慶祝;

謹以陶淵明詩恭賀陳教授 :

相知何必舊

傾蓋定前言

有客賞我趣

每每顧林園

談諧無俗調

所說聖人篇

我自己忘記曾經那麼有氣質……

陳寬仁『品質人語』「我們從差勁的領導所學到的,遠比從好的領導所學到的要多得多。你學會了不該這樣去做。」( 台北:中華民國品質學會,2000p.106)

2006/5/11

15:30陳寬仁教授來訪。

昨晚與他通信(國立編譯館:

林學 QUINCUNX planting 五株植樹法

統計學名詞 Galton's QUINCUNX Galton梅花陣

統計學名詞 QUINCUNX 梅花陣式

-----hc

陳老師,

最近翻讀劉振老師編的『施政楷先生品質管制遺作選集』(台北:中華民國民國品質管制學會,1983年)

知道你與劉老師翻譯了『品質管制入門』。不過我所讀的這本是夏子中先生翻譯的,不知道怎回事?

-----"陳寬仁"答(標點HC所加)

請參閱『中華民國品質發展史』第38頁。剛好又校正一件事:38頁中說下冊是劉振所譯,(這)是我以為如此,其實應是夏子中--也許施先生交給劉振,劉又交給夏,上冊中有「梅花陣」一詞。當時是我創造的,施先生很高興。那本書我早就不見了。

你要整理劉老資料,『品質發展史』36頁下面我寫的一段,確有其事,可取用。

---hc

謝謝。

?的確劉老採用你的翻譯(劉振編『品質管制學名詞增訂版』(台北:中華民國品質管制學會,1979QUINCUNX梅花陣式」)

我翻譯第四代管理(台北:華人戴明學院,1996,pp.147-62,「昆康克斯」)則未參考此書。以後補記。)

「梅花陣」為「方世平?」打雷台之木樁PATTERN—(梅樹的花。花五瓣,色白或紅,臘月開花者稱臘梅,早春開花者稱春梅。)

梅花到底有幾個花瓣呢?

Quincunx
的分佈可是方陣形式,第五個物件在四角的中心,這有可能形成梅花陣嗎?

大概也只有知之不詳卻自以為知的人才會把 Quincunx 翻譯成梅花陣吧?

二信相同乎 你想學寫胡適式日記乎 三民書局老闆是劉振強 方世玉打擂台故事可見乾隆遊江南一書 四點中間加一點的圖形 一般見於天九牌 稱為梅花 國花的梅花是五瓣 形狀不同 ---

-------

品質探索

大學設立品質工程與管理研究所之可行性探討 ----以東海大學為例


******

南方朔《笨蛋!問題在領導》台北:有鹿文化,2010

王先生在此書自序中有一小錯 不過這本書很好 它告訴我們平常幾百字 幾百字

看人 看書寫評論 幾年就是個專家

《序》是統合之新作,下文括號內黑體字是我的批評。

“二十世紀這些民主理論家的觀點當然不一定對,但戰後政治學的只談民主不談領導,終於在一九八七年受到重要學者龐斯(Tames M. Burns 按: 原文有誤 應是James MacGregor Burns他才是第一次提出「交易式的領袖風格」(Transactional Leadership)vs「轉型式的領袖風格」(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的不是作者前穩說的90年代的轉型政治學。此書政大公企中心有備;中國社會科學院 1996年的翻譯本《領袖論》錯誤很多,前幾年有新版,我未再購買/查核。)的注意,他發現到美國自從甘迺迪、馬丁路德.金恩之後,就再也沒有偉大的領袖型人物。他所謂的偉大,並不一定是要有甚麼豐功偉業,而是要替國 家創造出新的可持續努力及分享的願景,他在一九七八年所著的《領導》一書裡,首次把「偉大」這個價值放進了政治領導人物的品質要求中。…….”

妙的是,”Burns” 教授大名的拼寫,在內文第44頁卻是對的。不過,作者可能只是引述 Leadership 一書的要點, 沒讀過原書, 所以不知道上述黑體字。又該書主要的領袖二元分類法,在學術界沒什麼特別的偏愛,因為很難運作。一句話,Burns 的說法是見仁見智的。我在2006年與《紐約時報》的朋友談過他,我的朋友還在《星期日紐約時報》撰文,提起我,並訪問Burns 教授就「轉型的外交」的英文之選字。

----

同樣 ,在第19頁:「…….當代林肯學權威威爾遜教授在《林肯之劍:總統職位和話語力量》書裡,就明言林肯是用那種人間幾乎難以聽到的高度話語力量呼喚著人心跟著他攀爬到另一個境界,他用「話語之劍」征服人心。…….」

在第220頁:「…….當代林肯學權威美國諾克斯學院威爾森 (Douglas L. Wilson)在所著《林肯之劍:總統及話語力量》*裡就明言,當時林肯在總統任內並不像今天這樣被視為偉人……..甚至還有很多人認為他根本不過資格當總統;而林肯也知道這點,……..但誠實與值得信賴則無可懷疑。林肯的不朽聲名,就建立在真誠和值得信賴這兩根支柱上,他讓人們「心服」!」

按:本書第一篇《林肯的靈魂》是祝服歐巴馬總統的「以林肯自期」

*按: Lincoln's Sword: The Presidency and the Power of Words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