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7日 星期三

0617 2015 三


我在中一中高一時,隔壁班的同學追殺教官後逃逸,轟動全台灣。期間我發現所有的報紙多片面之報導。
近50年過去了,今天報紙又開始報導東海大學的四方之爭:董事會、"校長"、"教育部"、法院。由於我從1月23日湯某到立法院開記者會起,就深入了解這場衝突過程和因果,一向認為:"校長""團隊"之斯文掃地到極點,"教育部"越權做許多裁決,背後也可能如"課綱"個案那麼不單純。





Dear HC;

      我現在已經住進醫院,醫師通知手術會在明天中午十二點,要拿掉一顆腎臟,手術時間會長達八小時,或者甚至更久。
      希望能一切順利,回來參加大家的藝文活動。

              謝謝!


決定慢慢翻譯The Institute.



Dear Friends,

I am the Chinese translators of Dr. Deming's Out of the Crisis and The New Economics. Both due to  publish this year in Beijing and Taipei this year.
I like to do some voluntary work for the Institute, that is, I can contribute the translation of the whole  in Chinese, including the annexed papers for your site to provide the readers like Wikipedia language options. 
I can contribute Chinese version. I believe it is also possible to ask Dr. Deming's friends to provide other main language options, so that to make the Institute site a truly global one.
This is my proposal and hope this dream come true next year.

Regards,


Hanching  Chung




8點半燕打來談陽台外水龍頭自動打開的怪事。



我對於鮑羅廷說的:"那一年,尼采第一次讀到斯賓諾莎....."有點疑問,因為尼采是位飽學之士,可能更早讀過斯賓諾莎。參考下文,http://hctranslations.blogspot.tw/2015/06/spinoza-spence.html


近3天可能讀Peter Gay 的SCHNITZLER'S CENTURY各一章。剩下的是對比其專著。




註:) 這是4個月前 "新新聞"周刊的報導,針對湯銘哲校長 1/23/2015 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後的探討與分析。新新聞在台灣有一定的知名度與公信力。




 
輸入email訂閱電子報 
 
水立方-靚采紓壓一日套票
奇美方案
【社會事】基督教東海大學「失了主」 紛爭難了2015-02-10 12:30
【社會事】基督教東海大學「失了主」  紛爭難了
點擊圖片可瀏覽相關圖片
立委挺校長控校方,教師、董事不支持
東海校長湯銘哲控訴他向董事會、教育部檢舉校內董事多次介入工程,不但毫無處理,還突遭停職。然而,東海董事長曾紀鴻喊冤,指湯控訴董事卻不給證據,且其借調程序有問題。東海校長與董事會互鬥,教育部能否展現魄力?
李又如
一月二十三日,東海大學校長湯銘哲由立委陳學聖、蔡其昌、鄭麗君陪同召開記者會,控訴他向董事會、教育部檢舉校內董事多次介入工程,不但毫無處理,還突遭董事會停職。三十日,遭指控的董事江銘鐘按鈴控告湯銘哲「背信」與「誹謗」。私校董事會與校長的紛爭槓上檯面,雙方各說各話,外界更是霧裡看花,東海大學究竟出了什麼事?

送交查核書卻不給證據?

湯銘哲指出,江銘鐘擅自指示更改工程項目、追加款項,造成校內工程「綠之心」工期延宕一年十個月。江銘鐘還私下找總務長至台北與廠商開會,總務長詢問他是否有先獲得校長、董事會授權,江銘鐘卻回應「他們不需要知道。」

弊案被揭發,陳年舊事也被翻出來。據報導,身為東海大學的財務董事的江銘鐘,在〇四年被爆經營台灣賭團至韓國賭博,賺取佣金。但當時江銘鐘指出,自己被誣陷,而東海大學校方也強調「他動不到學校的錢」。

「我站出來揭發不公義,卻被粗暴趕走,對整個高教是很大的侮辱。」湯銘哲感嘆地說。認識湯銘哲多年的資深媒體人楊憲宏也提到,他曾提醒湯銘哲公開揭弊需要很大的勇氣,可能會面臨抹黑,「但他一直是很有勇氣的人。」

楊憲宏表示,江銘鐘曾用董事身分威脅校長「不用想續聘」,湯銘哲也曾送交查核書給董事會,董事會卻不辦,還反他咬一口;他上報給教育部,教育部也不處理,「教育部有沒有門神啊!」

然而,本刊查證東海大學董事會,董事長曾紀鴻表示,董事會有處理檢舉江銘鐘的查核書,「但調查後缺乏直接證據」。而湯銘哲卻在教育部前來學校調查時,拿出一大疊資料,「他手中有我們沒有的資料,卻不給我們,還在外面不停放話。」曾紀鴻難掩氣憤。

督學本為調查董事,卻轉查校長

被檢舉的當事人江銘鐘也澄清,綠之心工程的延宕是湯銘哲造成,「校長置之不理,也不與廠商溝通,我身為財務董事,被董事會派來幫忙協調。」變更設計、增加工程款是因為施工時發現遮陽板為纖維水泥材質,若遇颱風會被掀掉,才更換為金屬板。「這些都有經過學校的行政程序,湯銘哲也簽核同意,我卻被說介入校務。」因此,他按鈴控告湯銘哲誹謗。

曾紀鴻指出,江銘鐘已自動停止董事一職,關於背後是否涉及弊案,已進入司法調查。而針對湯銘哲開記者會控訴「被停職」,似乎並非如他所說,是因為揭發董事的弊案。

記者會後,除了媒體報導,不見東海教師、校友或學生聲援。一名不願具名的教師提到,學校內部忙於期末,校長卻突然跑去開記者會,「老師、學生都是看新聞才知道,大家心情都很不好。」甚至,還有立委辦公室在記者會後接到東海教職員的抗議電話:「你們為什麼要幫忙校長?」

東海大學教師會也指出,湯銘哲被停職的原因與其指控董事違法無關,卻在教育部調查之前,就開記者會陳述片面之詞,造成東海大學名譽受損,「湯校長與董事會之間已無信賴基礎,且任內諸多爭議作為,已不適合領導本校。」不僅董事會不挺,教師會認為湯銘哲已經不適任。
二十六日,教育部督學來到東海大學,原本是為了董事可能涉弊,卻意外開始調查湯銘哲。

自行發函借調自己續任?

其實,湯銘哲是從成功大學借調來的校長,卻在第三年的借調程序出了問題。曾紀鴻表示,董事會有聘任校長的權力,已通過不續聘,湯銘哲卻擅自發函成功大學,借調自己續任東海大學職務。

但湯銘哲表示,當初與董事會的協議就是三年,董事會故意破壞協議,「我當然有權力發函續聘。」

這份「協議」哪裡來?曾紀鴻解釋,「我們最初發出的函,是要徵校長,沒有說要借調。當時教育部核定湯銘哲為校長時,原本的校長程海東卻突然辭職,剩下的任期沒有校長,我們只能提請代理。」

「當時湯銘哲還在成大,實驗室還有學生,不能辭職,只好用借調的方式。」曾紀鴻表示,「雖然代理職務最多只能半年,但一般公務員借調是任期多久,就寫多久,所以才會借調三年,這就是他口中的『協議』。」

「但當時成大的規定是一年一調,我們也與湯銘哲簽了同意書,若成大逐年借調有問題,他願意從成大辭職,專心當東海校長。」「今年成大的借調辦法修改,需要回饋金,我們便要求湯校長辭職。」「他原本接受,後來又反悔。」曾紀鴻說。

史無前例,校長要求團隊總辭

「最初,沒有人知道湯校長必須借調,對另一個校長候選人並不公平。我們希望有一個能專心於東海校務的校長。」曾紀鴻表示,雖然發函是校長室的職責,「但他的借調文件中,有一份是從『董事會』發出的同意函,沒有人知道那份文件從哪來的?」由於問題尚待釐清,才會「停職待調查」。

但教育部認為,停職、解聘校長屬重大事件,東海董事會召開會議太倉促,程序有瑕疵。蔡其昌也認為,「如果校長真的很爛,該解聘就解聘,沒有停職這種事。只要能受公評,董事會本來就有權解聘校長,他們不該用這種方式處理。」

湯銘哲控訴董事會的停職是「粗暴對待」,在校內,他卻要求自己的「內閣總辭」。「湯銘哲說剩下的一年任期內要大力改革,在校務會議要求三十幾位一級主管總辭,大家都嚇到了,也沒有人願意。」曾紀鴻說:「後來他自己宣布,教務長、學務長、研發長願意配合辭職,但他們根本沒有意願,『校長說謊』這事就在校園裡傳開。」

「東海值得更好的校長」
「我只是希望最後一年可以有同心協力的團隊,校長本來就有行政裁量權,我不希望粗暴地停職,才要他們自己辭。」湯銘哲解釋,「三長不顧行政倫理,寫信給董事會抗議我希望大家辭職的事。」曾紀鴻還指控他僱用「幽靈職員」,湯銘哲回應這是惡意攻擊。
陳學聖指出,在被校長被停職的兩周前,他就已將資料送交教育部,希望他們調查。蔡其昌也提到,「無論事實的真相是什麼,但校長檢舉董事,董事會沒有處理,校長也有爭議事件,教育部是在睡覺嗎?」

陳學聖提到,教育部不能因為「大學自主」就放任學校亂來。教育部高教司長黃雯玲解釋,學校與董事會根據《大學法》、《私立學校法》都有相關權利義務的規範,若實際執行有灰色地帶,「教育部會從法律的精神來判斷,若還有模糊,兩邊就自訂更細的協調辦法。」看來,教育部似乎不願意「沾一身腥」。

不同於其他私校都是「家族企業」,東海是一間「沒有主」的學校。一名教師提到,這場風暴從一開始,「董事會都會寄公開信給老師、學生解釋。看雙方的說詞,誰對誰錯,大家心裡都有底。」對於校長是否適任,他表示,在行政能力、對學校的用心上,「東海值得更好的校長。」

東海校長與董事會互鬥,看似茶壺裡的風暴,某種程度上卻成為典範案例,教育部能否在這件事情上展現魄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