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1日 星期四

0812 2011 五 午後驟雨

上周

隔壁執事餐廳快開張 早上2次按錯鈴 傍晚已有指條說不要按此 非Gloria 的
yy說他們採網路預約制 我說連先前的"皮革定律"招牌都不用拆調
寫"離開 去開" 教也 喻也
午後驟雨中讀永井和風 (對照 日記)
去農產品中心前與管理員談簷下老兵的故事 他說的西雅圖咖啡館的手機故事要存疑
晚上回永和晚餐
yy說鳳蘭訪日的照片 讓他在橫濱國大宿舍的影像活下來
跟yy談原新世紀電影院的法國小吃店關門
談些友人如劉森堯電影圖書館的演講準備很好
帶回一些書


昨晚2140逛舊書店 公館的歇業
買科學哲學認識論等 碰到ABE
人類星球末段 非州美年用河泥抹聖堂 Jena? 和印度隔代用樹根築橋兩事 讓我驚訝不已

人類星球末段 非州美年用河泥抹聖堂 Jena? 和印度隔代用樹根築橋兩事 讓我驚訝不已
---

英國城市暴亂 我才知道台灣留英學生15000人
1977年一定不超過100人
當年1978年暑假要去歐陸 根本辦不通 visa.....

人事地 往事片斷: 劉森堯,陳珍吾,Thomas Schumocher

***
驕傲的南韓人30年之後 文化聲勢也相當大 譬如說

建立歐洲強小國的人們

作者金成進

**
恭賀經濟新潮社 搶救成功
如果「現代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回到現代世界,他會遭遇什麼樣的危機?~《搶救亞當斯密:一場財富與道德的思辯之旅》

人事地 往事片斷: 劉森堯,陳珍吾,Thomas Schumocher

人事地 往事片斷: 劉森堯,陳珍吾,Thomas Schumocher

2011/8/12

事地 往事片斷

我在英國讀書時,建築系的陳珍吾先生曾興奮地說,要到倫敦與我會面 (1978年)。可惜,他還是去了美國。他回國後80年代初,透露研究所唸的是一些諸如《朦朧的七種類型》的詩學名著。現在,我相當感謝當年他給我兩封長信,讓我知道他的情與才。主要的原因是我們有位共同的朋友,換句話說,他當年的女友,是我早數月認識的,而且畢業後數年,還有聯絡。可惜,現在他倆可能都在咫尺天涯的台北市

這篇倒是要介紹劉森堯,他是外文系畢業。我相信,現在到博客來網路書店去,一定會發現他譯作等身。我忘記怎麼認識他的。他當時可能在新潮文庫出版過2本電影譯/著作……戴金邊眼鏡,神情有點靦腆

19781-7森堯給我寫過四封信*。他讓我知道當年台北的天氣,從過年起連數月都很不理想。當年他對電影的熱情有點影響我。我們研究所的師生,知道我去30公里外的城市看一場電影 (忘記片名了),莫不稱奇不已

我最近看到英國某校有2人合住的宿舍,也覺得相當有意思。這肯定不是好主意。當年森堯兄將我宿舍當他的度假地,我心裡曾不痛快 (第3次起) 。…… (隔10年多?)他還去過法國和愛爾蘭的一些名校讀書………) 90年代末,我打電話到中部省政府宿舍去和他聊聊天2-3年前永安跟我說他大病一場。然後脫離險境……。我默禱祝福他…..

*信中片段和時空挪移大聯想:

……寄書的問題…..原則上還是先寄去你那裡。

我的學校沒有宿舍,但他們寄給我一個在 London 的暫住地址,是 International Student House…….過一陣子再在學校附近物色一住宿之處,意以為如何

敝校不屬於大學,乃一獨立技術 Graduate School,所以沒有校園可言,但偌大的London,以及座落其間的電影院和藝術館就是我的校園….. (當年我非常欣賞他這句話。他的倫敦學校真讓我開眼界。英國很懂得專業教育市場。而倫敦的確是世界文藝中心之一。90年代初,我曾與一位瑞士籍的同事Thomas Schumocher/Schumacher 先生重訪倫敦 (他懂得向英航BA致敬,我們從東京去的,省幾小時……),我很驚訝地發現,他對市中心的Hotels 的價碼,有點怕怕,我們竟然在郊區的一家Holiday Inn 落腳……. 我還請他在市中心的一家廣東飯館大吃一陣…….)

…….你這學期上完課之後有何打算?可不可以到歐洲大陸打工?聽說可以,而且待遇也不錯。最近正忙拍照半拍實驗電影,生活秩序有些混亂,希望到英國開始上課之後能夠夠恢復正常

…….我的學期將在周五(721)結束,我計畫先到你那兒玩幾天,一面等Home Office 寄回我的 Passport和 Visa。我在奧國已弄到一份工作……如果去不成,這個暑假只好留在倫敦遊蕩了…… (這Home Office負責各國留學生的業務的辦公室,位於倫敦和名勝Brighton的中間,我為了辦加簽,去過一次,相當擁擠兼官僚,辦完後的心情,讓我在2011年可以了解英國各地的暴動之一遠因……。)

---

翻譯一場鬧劇 Correspondence of Wagner and Liszt, 第 2 卷

作者:Franz &. Wagner Richard Liszt





沒有留言: